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主任,雷峰塔地宫发掘考古领队黎毓馨写过这样一段话:标志大唐帝国鼎盛治世终结的安史之乱,埋下了藩镇割据祸根,武将跋扈、外重内轻之局延续两百年之久。宋初重归专制集权,在完备的科举取士制度下,文人成为官僚集团主流,皇帝“与士大夫治天下”。在武人统治走向文官政治的历史进程中,偏居一隅的吴越国,率时代之先,成为有宋一代开明政治的引领者。

建筑、水利、航海技术独树一帜;丝织、制瓷、琢玉、雕版及金银造作,是吴越国重要的手工业部门,“越罗吴绫”、“秘色瓷器”、“金花银器”名扬海内外。

黎毓馨一直在吴越和宋之间做“连连看”。这当然不是游戏。

宋瓷、宋词、宋版书,很多艺术在宋代达到了最高峰。比如龙泉青瓷,奠定了温柔敦厚的审美观。宋版书,是后世书籍审美的典范。这些,都可以在吴越国找到前传。

【 一 】

五代乱世,梁、唐、晋、汉、周五朝走马灯般更替,国祚短促。同时存在的十国政权,大多由中原南下之武人所创。但是吴越不一样,如果要评价,黎毓馨经常会用一句话:土人建国,且善始善终者,独有吴越。

胆大智慧,对内对外有区别,跟隔壁邻居的关系,杨吴和南唐,是敌对的。有些是要搞好关系的,比如钱镠第十二个儿子钱元珦娶了闽王王审知的女儿琅琊郡君。

对马楚政权也是如此。天祐四年(907年),朱温篡唐,建立后梁。河南人马殷采取向中原称臣纳贡以对抗强邻之策,向朱温称臣,朱温封他为楚王,马楚政权自此建立,是五代十国时期以今天的湖南地区为主建立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马殷的女儿马氏就嫁给了钱镠的儿子钱传琇。

湖南出土了一面线刻铜镜,就是因为吴越跟他家有联姻关系。

对了,在铜镜的背面刻图像,也是吴越的传统,是源头。迄今为止已出土12面吴越线刻镜。

较为开明的统治方式,佛道并重的信仰,长年的和平安定环境,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商品贸易的繁荣,极大促进了吴越国手工业的兴盛。

用锋利的工具在铜镜照人的一面錾刻画面,是一种新兴的工艺技术,也是钱俶统治期间吴越国工匠的首创,时代风格明显。出土资料显示,这类线刻铜镜出土于吴越国境内的佛塔中,应是僧俗敬献佛祖的供纳品。镜上錾刻多为佛教题材,有些刻出明确纪年。

黄岩灵石寺塔发现的最多,共五面,杭州雷峰塔、苏州云岩寺塔、东阳中兴寺塔各发现一面。日本京都清凉寺所藏线刻水月观音铜镜,为日僧奝然于北宋雍熙三年(986年)自台州携归。镜纽系带上有墨书“台州女弟子朱口娘舍带子一条”,清楚表明这面铜镜也是吴越国工匠创作。

黄岩灵石寺塔第四层北天宫铁函内发现的南方毗楼勒叉天王线刻镜,周刻“乾德四年上元丙寅玖月十五日勾当僧归进慕缘舍入塔永充供养咸平元年十一月廿四日重建此塔僧绍光记灵石寺”。此铜镜上出现两次纪年文字,表明灵石寺塔在吴越国晚年的乾德四年(966年)兴建,纳土归宋20年后,北宋咸平元年(998年)才建成,历时三十多年。

【 二 】

宋瓷是宋代的logo,“前任”越窑青瓷,自然也是吴越的logo。

越窑青瓷从中晚唐开始列为地方土贡,法门寺地宫皇家供佛的青瓷器,由物帐而确定为文献记载的“秘色瓷”。吴越建国后,越窑制瓷业进入全盛期,成为吴越国的重要经济门类,越窑青瓷成为最重要的进贡物品,在归宋前短短18年间,钱俶向北宋朝廷进贡越窑瓷器达14万件之多。

▲水丘氏墓出土青瓷褐彩云纹熏炉

吴越国烧造的越窑青瓷,境内域外,墓葬、沉船、塔基,均有发现。辽(契丹)境内出土的众多越窑产品,以刻划精细花纹的青瓷器为主,有些属进贡,有些可能与越窑青瓷器的外销贸易有关。

而慈溪上林湖、寺龙口窑址的发掘表明,五代时期越窑处于颠峰,在制坯、配釉、装饰和用匣钵装烧方面均有重大改进。墓葬资料显示,越窑青瓷器多出土于皇家、王室及高等级贵族墓中。水丘氏墓出土青瓷器25件,褐彩云纹熏炉、盖罂、油灯三件大型器,釉下彩绘如意云纹,为五代早期越窑青瓷精品。“康陵”出土的44件秘色瓷器更是空前的大发现,造型端庄朴素,胎体细腻致密,釉色青翠滋润,为吴越中期秘色瓷的典范之作。钱元瓘墓出土的龙纹罂,肩腹间浮雕双龙戏珠,腾云驾雾。

▲“康陵”出土的青瓷盏托

越窑青瓷生产的高度繁荣,除了进贡因素外,另一重要推动力就是外销。

钱弘佐时“航海所入,岁贡百万”。钱俶当政时期,青瓷的外销更是盛况空前,越窑青瓷在境外相继发现。印度尼西亚井里汶沉船出水的30余万件越窑青瓷器,一件刻划“戊辰”(968年)纪年,由此可以将其年代定在10世纪中后期。

我们知道,宋代的海外贸易,代表了宋代开放的姿态,这是宋韵文化之一。而在吴越国,造船和航海技术已经很先进。

最远到哪里?

有一个资料。吴越攻打杨吴南唐政权,使用了石油,火攻。有人推测石油可能来自阿拉伯。

碑林的展览里,有一块山东青州云门山南麓的《云门山大云寺重妆修壁龛功德记》,为什么会跑到山东那么远的地方去?

五台山送贡,此地是中转站。

这块功德记镌刻在山东青州市城南5公里云门山南麓崖面,位于隋代开凿的东龛造像下方,黎毓馨去过两次。隋代开凿了佛龛,建了大云寺,后来被破坏掉了,吴越国为了传承,派官员常年驻守青州去修,讲经沙门贞峻专门刻了这块功德记,讲述这件事。

这个人叫彭仁福,“寓居海岱,因安赐履”, 吴越广顺三年(953),他带着一家人,还有两个女儿,驻守在这儿。讲经沙门贞峻述并书,清段松苓《益都金石记》等著录其文,这是一件反映吴越海上交通和佛教信仰的重要资料。

包括烟台。昆嵛山上有一座古庙,名为无染院。唐光化四年(901),《无染院碑》记载了当时捐资修庙的施主,其中有彭城郡王钱镠和“家别扶桑(今日本)”的“鸡林(今朝鲜)金清押衙”。

北京、内蒙古、辽宁等辽(契丹)境都出土过越窑青瓷器,不仅说明官方往来密切,有些可能与越窑青瓷器的外销贸易有关。内蒙古辽会同四年(941年)耶律羽之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葵口碗和瓜棱盖罐”,与临安天福四年(939年)“康陵”出土的同类器物相同。内蒙古辽开泰七年(1018年)陈国公主墓出土的越窑青瓷缠枝菊花纹盘,底刻“官”字,同类器物在慈溪樟树有出土,越窑青瓷器带“官”字款的极少见,此为一例。

线绘镜也能看出吴越当时的外交,很早就传入了日本。

日本琦玉县个人收藏的瑞花双凤八棱镜,线刻阿弥陀佛五尊像,镜背刻“永延二年八月廿七日辛巳檀越刑部氏本愿也”发愿文,永延二年为988年,表明日僧奝然于北宋雍熙三年(986年)自台州携归线刻水月观音铜镜后,线刻镜在日本即大量创作。

日本鸟取县三佛寺收藏的唐代鹦鹉纹镜,据考证,八世纪时由遣唐使带入日本,镜面錾刻佛教密宗造像,并刻“长德三年(北宋至道三年,997年)”、“女弟子平山”供养文字。在内蒙古巴林右旗庆州白塔出土的线刻镜,镜面为“释迦牟尼佛”,有辽乾统五年(1105年)刻记,比吴越国线刻镜晚一个多世纪。

朝鲜半岛高丽时代后期,也有在宋代湖州镜上刻划佛教造像的传统。线刻镜在吴越、契丹及日本、朝鲜等地发现,反映了十世纪以后东亚地区频繁的海上文化交流。

【 三 】

宋版书的厉害,不用多说了。四大发明里,活字印刷术也出现在宋代。那么我们往前看,始于唐代的雕版印刷手工业,在五代乱世中偏安东南的吴越之地得到了急剧发展。

据嵊州人张秀民统计,钱弘俶与高憎延寿所印佛教经像等,有数字可考者,达六十八万二千卷。雕版印刷在吴越国得到了空前发展,数量之巨,质量之精,为宋代所继承。

钱俶开官府大规模刻经之先河,于显德三年丙辰岁(956年)、乙丑岁(965年)、乙亥岁(975年),三次雕印《宝箧印经》各八万四千卷,藏于铜、铁阿育王塔及雷峰塔内,在中国印刷史上影响深远。吴越雕版泽及后代,宋代杭刻冠于全国,有赖于钱氏统治两浙时期的坚实基础。而吴越归宋后,杭、越(绍兴)二州成为宋初雕印版画的重要地区。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石刻佛经拓本

▲《大方广佛华严经》石刻佛经拓本

我们说几个例子。

日本京都清凉寺藏日僧奝然自台州携归的旃檀佛像,腹内装藏有甲申岁(雍熙元年,984年)雕印的版画《弥勒菩萨像》,左上角刊刻“越州僧知礼雕”。雍熙元年,上距太平兴国三年(978年)钱俶纳土归宋仅六年,足见吴越国的“东都”越州,也就是绍兴,是雕版印刷的重要地区。

苏州瑞光寺塔发现的刻本《大随求陀罗尼经咒》,末记“咸平四年(1001年)十一月日杭州赵宗霸开”,表明旧吴越之地雕版印刷业仍极为兴旺。两宋民间或寺院开雕的六部大藏经,全在吴越故境刊版,更是明证。

我们再来说一件重要的实物,就是钱俶三次印雕的《宝箧印经》。

956年,吴越国王钱弘俶第一次印施《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1917年,在湖州天宁寺石幢中发现,现在藏于瑞典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卷首有“天下都元帅吴越国王/钱弘俶印宝箧印经/八万四千卷在宝塔内供/养显德三年丙辰岁记”。这件事,王国维在《显德刊本宝箧印陀罗尼经跋》中记载详细。

1971年,安徽省无为中学宋代舍利塔地宫,又出土了显德三年丙辰岁(956年)刻本《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也是目前国内的唯一发现。经过观察对照,它用质地柔软的棉纸印刷,至少三张粘连,卷轴装,和瑞典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所藏为相同版本。这是非常珍贵的资料。

吴昌硕也收藏过一卷,82岁,他在上方题写了跋文一则,钤“老缶”朱文方印。

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高丽境内月精寺八角九层石塔也出土了刻本《宝箧印经》,卷首题刊5行43字:“高丽国总持寺主真念/广济大师释弘哲敬造/宝箧印经板印施普安/佛塔中供养时/统和二十五年丁未岁记”。辽圣宗统和二十五年为1007年,版式文字、扉画内容竟然与吴越显德刊本《宝箧印经》几乎相同。

黎毓馨说,或许,高丽版刻本《宝箧印经》源自吴越国,或者两者共同使用唐五代版本。鉴于目前尚没有发现比吴越显德刊本《宝箧印经》更早的版本,结合吴越国与辽代往来密切并有诸多相似的工艺成就,该高丽版刻本《宝箧印经》,应仿自吴越国。也就是说,吴越国印的佛经,是他们的原始资料。

雷峰塔倒塌后,经卷流散,杭州的印铺及书商仿原刻本翻刻出售,有的染色充旧欺瞒藏家。雷峰塔藏经的鉴别,套用俞平伯的话,“辨别之道,惟在看得多,自然到眼分明了。”

还有一件实物。

维修湖州飞英塔时,发现了广顺元年(951)钱俶的母亲吴汉月舍入天台山的漆函,镶嵌螺钿,函内装藏刻本经折装《妙法莲华经》。如今藏于湖州博物馆。

它太重要了。“一是最早,更重要的是,它是大字版的,就跟我们后来的宋版书一样。而且,不光版本是大的,连装帧的方式——我们标准的方式叫卷轴装,而它已经是经折装了,可以说装帧设计大大领先。”

一块石经,一片莲花,大到制度,小到器物,黎毓馨在找线索,一一对照,慢慢想,“细微的地方,都要想到,有时候只要一想,就能对上。”

有一种纹样,上面像个盖子,是倒垂的荷叶,中间是柱状的牌子,上写铭文,边缘装饰着花瓣,下面托着莲座。这样的形制,在北宋大量流行。比如江苏宜兴法藏寺北宋地宫出土了一块铜牌——北宋刻铭莲花铜牌,就是标准模板。而雷峰塔的石刻佛经里,已经有了雏形,只是中间铭文看不到了。

【 四 】

钱俶统治吴越三十年间,兴寺建塔、刻经立幢,重修灵隐寺,创建永明禅寺(今净慈寺),建造皇妃塔(雷峰塔)、六和塔、保俶塔,吴越之地成了名副其实的“东南佛国”。

▲金华万佛塔地宫出土的鎏金铜水月观音像

讲一个大家不太知道的佛塔,东阳的中兴寺塔。

1963年倒塌,出土文物有金银器、铜器、陶瓷器、漆木器、石器、玻璃器、经卷等170余件。其中,《婺州东场县中兴寺新砖塔舍利记》记载了建隆元年(庚申岁)天台国师德韶等功德主舍财建塔的经历。

▲中兴寺塔出土“婺州东场县中兴寺新砖塔舍利记”

塔身出土了铜阿育王塔7座,内有钱俶“乙卯岁”造铜阿育王塔2座,民间造铜阿育王塔5座。

▲中兴寺塔出土“三斤十三两”铭鎏金铜阿育王塔

钱弘俶在台州当刺史时,20岁不到,天台山名僧德韶预料到他会当国王,说,不要留在台州了,你还是赶紧回杭州吧。回杭州后,乾祐元年(948),他赶上了政变,乱中袭位,当上了国王。

他很感恩这位预言家,请他来杭州,授予他吴越国国师,人称“天台国师”。在德韶的推动下,钱弘俶大兴佛法,创寺建塔,造像刊经。

目前发现钱俶造铜、铁阿育王塔近30座,多分布在吴越国所辖的杭州、安国衣锦军、明州、越州、台州、温州、婺州、秀州、福州等地。最北发现在河北定州北宋太平兴国元年(976)重新封闭的静志寺塔地宫内,应为开宝九年(976)钱俶朝觐宋太祖时携至北方。福建连江、闽侯出土的铜阿育王塔,为最南之发现。

宋代阿育王塔的制作,仍以五代吴越国故境为众。受吴越余风波及,地域分布已达长江下游南岸,江苏南京、安徽青阳佛塔地宫中亦有发现。吴越国纳土归宋,钱俶足迹所至,宝塔相继在首都汴京、封地邓州涌出。

▲雷峰塔地宫出土鎏金银阿育王塔

而《咸淳临安志》记载:“有西竺僧曰转智,冰炎一楮袍,人呼纸衣道者,走海南诸国,至日本,适吴越忠懿王用五金铸十万塔,以五百遣使者颁日本”,在日本平安时代和歌山那智经冢、奈良大峰山经冢,以及九州岛福冈等地,也多次出土过“钱弘俶塔”。目前在日本至少发现了三处铜阿育王塔。

【 五 】

最后,祭出吴越国的大杀器——天文。

两宋时期,代表知识阶层的士大夫的创造力充分发挥了出来,出现了很多著名的科学家,还有很多科技天团,其中天文学方面就有苏颂与沈括,他们共同推动历法与观天仪器的改进。

而在钱宽、水丘氏、马氏康陵、钱元瓘、吴汉月五座吴越国最高等级的王室墓葬中,都发现了多处天文星象图,或绘或刻,在中国目前已发现的天文星象图属时代较早者。

比如碑林馆藏的钱元瓘墓凿刻的天文星象图,星象位置准确完整,成为一种特殊的墓葬美术形式。展览二楼就展出了钱元瓘墓室顶部石刻天文图。

▲钱元瓘墓室顶部石刻天文图

楼下,还放着一件特别的星象图 。2012年扬州发现了一方墓志,是911年叛逃杨吴的钱镠小弟钱镖之子——钱匡道。

2012年4月,出土于扬州市城北乡三星村夏庄某基建工地上。从墓志上确认墓主为供职于杨吴政权的钱匡道。

钱匡道的生平,在史料里没有记载,但墓志记载了他的籍贯和曾祖、皇祖、世父、皇考的名讳,同时也记载了本人及其五位姊妹的婚姻状况。志文关于吴越国钱氏、杨吴东海徐氏、汝南周氏三大家族记载,一定程度上可复原其家族世系,弥补了史书记载的不足,为研究五代十国时期江淮历史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再走几步,他的墓志盖,特意放在对面,也是一幅星宿八卦图。

▲墓志盖上是一幅星宿八卦图(局部)

▲钱匡道的墓志盖

外面一圈是方位,四方神,朱雀玄武青龙白虎,里面一圈是二十八星宿,再里面一圈是十二生肖,四边还有四个牡丹纹。我们还看到了北斗、北极,以及日月,还有很容易被忽略的乾坤八卦——而吴汉月墓的星象图是没有八卦的。

吴汉月墓里的壁画,是立体结构的星象和四方位、十二生肖的图像,而钱匡道的墓志盖,一块小小的平面里,把星象、方位等全部聚在了一起。设计师得把三维空间转换为平面空间,而且还要反方向——天空转换到地面的墓志盖上。他还细心考虑到了“观看效果”,人们如果来看,是俯视看这块墓志盖的。所以,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朱雀玄武、二十八宿星的方向跟我们地图上都是相反的?是不是刻错了?

▲局部

这是设计师的精心设计,烧脑之作,信息量太大。

等等,还没完。这仅仅是个展示天文科技装饰性质的墓志盖吗?

仔细看北斗标志,斗柄明确指向了墓主人去世的时间——我走回墓志再看,天祚二年十二月廿八日壬子卒(图6727),离元旦还有两天,壬子,相当于现在晚上11点,再走回来看这个斗柄,它指的地方是正北,相当于12月,而柄刚好在壬子时的中间。

暗藏玄机。这块墓志盖是吴越国星象、历学实力的集中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