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中国 发表于 2012-2-25 15:20:11

开启尘封的古城与地下宝藏--吐鲁番

  《丝绸之路上--外国探险家的足迹》第四章

  开启尘封的古城与地下宝藏--吐鲁番

  本章共二小节

  吐鲁番地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部,作为一个横置于天山东部的盆地,吐鲁番地区的地貌为北高南低、西宽东窄的不对称形态。举世闻名的火焰山东西卧于盆地中部,把盆地分成了南北两半。盆地的艾丁湖水面低于海平面155米,为世界第二低地。以艾丁湖为中心,盆地明显呈环状分布。

  吐鲁番地区日照时间长,光热资源丰富,是我国夏季最热的地区,最高气温可达47.8℃,地表温度可达70℃,因而素有“火州”之称。高山积雪和地下潜流为盆地提供了丰富的水利资源。当地人民发明创造了引流灌溉的坎儿井,滋润着戈壁沙漠中的绿洲。

考古中国 发表于 2012-2-25 15:21:36

丝路重镇与古代文明的再发现

  一位外国考察者这样描述吐鲁番:“像一个荒漠中的绿岛一样,它的边缘不是海水而是为沙漠所包围。干旱的沙漠与肥沃的田地之间的分界,正如海岸与海洋一样地鲜明。它的肥沃程度是令人惊异的。当行旅从荒凉干燥的地带一走入繁荣丰饶的吐鲁番绿洲时,简直使他们兴奋得不知所措。”  
  至元通行宝钞
  元代(13世纪~14世纪)
  吐鲁番市征集
  正因为具有这样的特点,作为古老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吐鲁番为丝绸之路的繁荣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历朝政府经营西域,都把吐鲁番作为一个重要的地区。而吐鲁番自身也因地处交通要冲,融会了不同的文化,在文明的积淀中,汇集了丰厚的文化遗产。正像丝绸之路上许多重镇一样,吐鲁番随着丝路的兴衰经历了繁荣与败落。那曾作为屯集军队的要所和重要居民点的交河,那布局规整、一度是西域都护府驻地、曾接待过唐代(7世纪~10世纪)高僧玄奘的佛教盛地高昌,都因各种原因而荒废。  
  火焰山  
  艾丁湖
  而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又使大量珍贵的文物得以保存。高昌、交河故城布局规整、气势雄伟,阿斯塔那古墓群文物丰富,出土的干尸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因而研究者将吐鲁番与敦煌并称为——敦煌、吐鲁番学。更有人形象地称吐鲁番为“天然博物馆”。
  与环塔里木盆地的诸绿洲城镇及重要古代遗址相比,吐鲁番较晚受到外国探险考察者的关注。当鲍尔上校发现古代写本所引发的寻宝热随着楼兰、尼雅等遗址的发现而高度升温,塔里木地区的探险考察已成竞争态势时,吐鲁番这块古丝路上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区域,却如同一座尘封千年的宝藏,未脱神秘的面纱。  
  墓主人田园生活图(墓室壁画),十六国(4世纪~5世纪)吐鲁番市哈拉和卓古墓出土。  
  摩尼教壁画
  唐代(7世纪~10世纪),高昌故城(德国探险队割取)。  
  千佛壁画(10世纪~11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27窟。  
  交河故城  
  木雕佛像(9世纪),吐鲁番市高昌故城出土。(德国探险队挖掘)
  这种现象随着德国探险队的介入,被完全改变了。德国人的西域探险无疑受到斯文·赫定、斯坦因等人在塔里木地区所取得成果的刺激,但却不想在同一地点与斯坦因等抗衡。他们把目光锁定在同在天山南麓却处塔里木盆地北部的库车与吐鲁番地区。大约在5年前,俄国人克列门茨在吐鲁番地区考察后,带回许多壁画和手稿,并声称在那个地方有一百多座佛教石窟有着保存良好的壁画。德国人认为,如果情况属实,那么他们一定能在吐鲁番地区获得极大的收获。于是在军火大王克虏伯的资助下,组成了由柏林文化人类学博物馆工作人员构成的“德国皇家吐鲁番考察队”。其主要人物是格伦威德尔、勒柯克以及助手巴图司。
  尽管在德国人到来之前俄国人雷格尔、克列门茨曾对吐鲁番地区进行考察,在此之后斯坦因、鄂登堡及日本人橘瑞超、野村荣三郎、吉川小一郎等都曾在吐鲁番地区进行考察发掘,取得了不小的收获,但与德国探险队相比却都相对失色。不过,德国人在吐鲁番的考察“方式”却受到后人的一致谴责,其中又以勒柯克为甚。  
  骑马仕女俑,唐代(7世纪~10世纪)吐鲁番。(日本大谷探险队挖掘)  
  高昌故城(汉~元)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墓地(斯坦因挖掘现场)
  交河与高昌,作为吐鲁番地区的两大古城,都曾是吐鲁番地区经济文化的中心,两者在建置结构上又各有千秋。20世纪初,德国考察队到来时,首先把目光盯在了喀拉和卓—高昌。1902~1903年格伦威德尔在此地发掘,得到46箱文物;1904年勒柯克再次来时,开始并无所获,但是最初的失望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便沉浸在重大发现的欢乐中。当他们被领到古城中心地带一巨大的形如大厅的建筑物前时,勒柯克让人拆除了一堵较薄、显然是较为近代的建筑后,在一面古老的土墙上,一幅大型壁画展现在他们面前。这幅画描绘的是:一群摩尼教男女修行者正围着一个与真人大小一般的穿着摩尼教祭司服饰的人。这一发现,不仅是吐鲁番地区流行多种宗教的实证,而且恰如勒柯克所说:“这幅画的发现打破了以往人们所认为的摩尼教没有用绘画装饰教堂或宗教建筑物的说法。”因而直到临去世前不久,勒柯克还认为,在所有德国探险队从吐鲁番带回的珍贵文物中,这幅画是最重要的一件。
  斯坦因曾于1907年和1914年两次来到吐鲁番。与德国人不同,斯坦因在对交河、高昌故城和吐峪沟、柏孜克里克石窟发掘之后,于1915年,把他探险队的工作目标全部集中在阿斯塔那古墓群。尽管在此之前德国考察队也进行过发掘,但这一次,斯坦因凭借着专业的考古知识和多年积累的经验占了上风。他把阿斯塔那古墓群划分为10个墓区,对34座墓室进行了发掘和考察。虽然,许多墓室曾受到盗墓者的洗劫,但斯坦因仍有许多重要发现。除随葬器物、记载死者有关情况的砖形墓志外,最有价值的是墓室中的艺术品。斯坦因发现,在许多墓室的墙壁上,都画有装饰画。这些画不仅有较高的艺术价值,而且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此外还有绢质的“伏羲女娲图”、残损的绢画“仕女图”以及“饮宴图”、“乐舞图”等。斯坦因将古墓中所得和在吐鲁番其他遗址获取的文物140余箱运往印度,后来又转运到伦敦,存于大英博物馆。也许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物品中,后来奠定吐鲁番学基础的是大批出土文书。除斯坦因运走的文书外,德、日、俄等国的考察者也从吐鲁番发掘出大批文书。此外,中国学者也有重要发现,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对阿斯塔那古墓的保护、有计划的发掘和研究,更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据统计,现已发现的吐鲁番文书多达40000余件,内容极为丰富,这笔巨大的文化宝藏,还有待于人们进一步开掘。  
  坐佛(7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69窟。  
  坎儿井  
  观世音菩萨像(绢本)(9世纪~10世纪),吐鲁番市高昌故城出土。(德国探险队挖掘)
  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于外国探险考察者的到来,吐鲁番尘封已久的千年古城与地下宝藏开始展示在世界面前。

考古中国 发表于 2012-2-25 15:23:20

柏孜克里克与吐峪沟石窟

  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区,古代的吐鲁番是西域四大佛教文化中心之一。至少在魏晋时代(3世纪~4世纪)佛教就已传入吐鲁番地区,到了高昌国和唐代(7世纪~10世纪)的西州,以至高昌回鹘王国时期,吐鲁番地区的佛教空前地繁荣昌盛。与世界所有地区一样,佛教的兴盛必然伴随着相关建筑的普及,佛寺、佛塔、雕塑佛像、佛故事绘画,在高昌古国形成了佛无处不在的氛围。虽然在以后的历史演变过程中,佛教在吐鲁番地区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但是作为一个时期的历史见证和一种文化遗存,留给后世一笔丰厚的财富。当年佛教传入中国,就是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向东漫延。古丝路上的佛教遗迹,不仅是佛教文化的珍品,而且也是丝路兴衰、东西方文明交汇融合的实证。了解了它,就多了一把打开秘境西域宝库大门的钥匙。因而不论是西方各国的探险考察者,还是由东瀛佛家释子组成的日本探险队,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在佛教建筑中,石窟寺是典型的从事佛事活动的场所,不仅是众信徒心中的圣地,而且也是传达佛教教义,进行佛教宣传的重要场所,所以大多有着大量佛教内容的雕塑与绘画,又因其大多依山傍水而建,开凿于幽谷清溪的山崖岩壁之上,故石窟寺往往又被称为千佛洞。吐鲁番作为西域佛教文化中心地区之一,也有着数量众多的石窟寺。  
  尘封的山村——吐峪沟  
  鄯善县吐峪沟石窟(斯坦因摄)  
  高昌故城西墙,唐代(7世纪~10世纪)吐鲁番市。  
  回鹘王幡(麻布)(9世纪~10世纪)
  吐鲁番市高昌故城出土。(德国探险队挖掘)  
  色尔克佛塔,唐代(7世纪~10世纪)鄯善县鲁克沁乡。(斯坦因摄)  
  飞天(绢本)(8世纪),吐鲁番市高昌故城出土。(德国探险队挖掘)
  距吐鲁番市区40多公里的柏孜克里克石窟,建筑在火焰山峡谷的出口处,这里被称为木头沟,石窟寺就位于一座半圆形山腰断崖的平台上。据考证,这座开凿于麴氏高昌王国时期的石窟寺,就是唐代(7世纪~10世纪)的“宁戎窟寺”。敦煌文书中记载:“宁戎窟寺一所,右在前庭县界,山北二十里,宁戎谷中,峭献三成,临危而结极,赠峦四绝,架回而开轩。既庇之以崇岩,亦猥之于清濑。云蒸霞蔚,草木葱茏。见有僧祗,久著名额。”可见当年这里也曾是回廊曲折,雕梁画栋。但是到了20世纪初,这里已是饱经沧桑,满目疮痍。不过其所具有的巨大价值,却没有逃出外国探险家的视野。这其中又以德国人最具代表性。  
  吐峪沟石窟第41窟覆斗顶和侧壁壁画(5世纪),鄯善县。  
  妇女劳动泥俑,唐代(7世纪~10世纪),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  
  骑马武士泥俑,唐代(7世纪~10世纪)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
  1902年以德国学者格伦威德尔为队长的考察队,在吐鲁番地区的活动只是一个试探性的调查,但是其考察成果却在国际东方学界引起轰动。于是以德皇和军火大王克虏伯名义资助的新一次吐鲁番远征,开始组织实施。由于格伦威德尔生病,勒柯克临时担任探险队负责人,与助手巴图司先行出发. 在高昌、交河等处获取了大量文物后,勒柯克来到柏孜克里克,立即着手进行发掘。勒柯克在考察内殿时,令他惊喜的现象发生了:“就在我们清理积沙时,忽然,好像变魔术似的,在两边的窟壁上,奇迹似地露出了精美的壁画,其颜色是那么鲜艳,就好像刚刚才画完似的。”其后,“比真人还要大的三个佛教僧侣画像”、“15幅巨大的形像各异的佛像绘画”以及各式各样的人物:印度神话中的王子、系虎皮裙的婆罗门、戴鹰羽帽子有鹰钩鼻子的波斯人等相继被发现。这一切都让勒柯克惊叹不已。对于这些佛教艺术珍品,勒柯克采取的办法就是与助手巴图司一起,在把画面固定好之后,用狐尾锯,一幅一幅地切割下来,然后雇用民工,仔细包装好,不远万里,运回柏林。这些壁画存放在柏林皇家博物馆。二次世界大战时盟军的飞机轰炸柏林,其他一些中亚文物被转移,但这些壁画因被用水泥永久性地固定在博物馆,因而全部毁于战火,我们今天只能从翻拍的照片或描绘的复制品中一睹这些精美的壁画了。继勒柯克之后,斯坦因与日本大谷探险队的橘瑞超、野村荣三郎也以大致相同的办法,从柏孜克里克切割了一些壁画,因而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千佛洞”已是面目全非了。  
  柏孜克里克石窟(6世纪~13世纪),吐鲁番市。  
  骑士对兽纹锦(5世纪)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
  吐鲁番地区另一重要石窟遗址是吐峪沟。由鄯善县西南行约40公里,来到一处由河水冲刷而形成的山沟。这便是近年来名声鹊起的著名山村——吐峪沟。吐峪沟北依火焰山,南面是广阔的冲击平原。巨大的温差,雪水的滋润,使这里成为最适宜葡萄生长的地方,因而吐峪沟也是名副其实的“葡萄沟”。那陈旧而古朴的民居,形同蜂巢的凉房;那天真的顽童,绝尘而过的毛驴车,无不在刻画着返朴归真的意境。在吐峪沟乡有一麻扎(陵墓)被称为是“小麦加”。据传在公元7世纪时,穆罕默德的5名弟子来中国传教,行至吐鲁番时,遇到一位本地的牧羊人,牧羊人带着他的牧羊犬加入传教的队伍,后来这6人和牧羊犬都被尊为“圣贤”,因此吐峪沟麻扎又被称为“七圣墓”,每年来这里朝觐的穆斯林络绎不绝。
  而比这麻扎更古老的是这里的石窟。据称,吐峪沟的意思就是“到处有洞的山谷”,实际是指大大小小的佛教石窟。在吐峪沟的东西山崖上,是吐鲁番地区开凿年代较早、历史较长的一处石窟寺遗址。
  1892年,俄国植物学家雷格尔的到来,打破了这一世外桃源的宁静。他在《吐鲁番探察记》中提到了吐峪沟石窟,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1893年,俄国人罗布罗夫斯基和科兹洛夫探险队,对吐峪沟石窟进行了考察,获得佛教写本及其他资料。1897年俄国考古学家克列门兹考察了包括吐峪沟在内的许多吐鲁番石窟,获得壁画和文书。俄国人的收获引起了国际东方学界极大的兴趣。
  由日本僧人组成的大谷光瑞探险队,也曾前往吐峪沟。1903年橘瑞超与野村荣三郎首次在此发掘,所获不多。1908年他们再次重返,雇用当地民工,进行了大规模搜寻与发掘,结果获得大批珍贵文物。《佛说菩萨经》抄本与绢画《佛传图》就是其中的珍品。  
  大悲经变(10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20窟。(德国探险队割取)  
  千佛(6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18窟  
  唐开元二十年石染典过所(唐),1973年阿斯塔那509号唐墓出土。
  是西州都督府处分行旅文案残卷。这件残卷是沙州判给西州百姓石染典一行的过所。有从瓜州都督府及瓜、沙二州间途经四个守捉的勘押记录,最后有伊张宾的押遇记录及州印。“过所”是中央政府颁发的通过关卡的通行证。  
  镇墓兽,唐代(7世纪~10世纪),吐鲁番。(斯坦因挖掘)  
  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德国探险队摄)  
  高昌回鹘王供养像(10世纪~11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31窟。
  (德国探险队割取)  
  明王像(9世纪~10世纪),吐鲁番市柏孜克里克第21窟。
  (德国探险队割取)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外景  
  墓主人生活图,唐代(7世纪~10世纪)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斯坦因挖掘)  
  奕棋图(绢画),唐代(7世纪~10世纪)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  
  道教符箓(高昌时期)
  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古墓出土  
  吐峪沟麻扎与清真寺
  在吐峪沟所获最丰,而劫掠后果最严重的仍是德国探险队。1902~1904年,德国吐鲁番探险队对吐峪沟石窟寺进行了测量、拍照、绘图和发掘,发现大量的汉文、回鹘文、吐蕃文文书经卷,丝织品、刺绣和佛像雕塑。而对于那些精美的壁画,勒柯克与助手巴图司仍采用惯用的手法,“不避冷热和尘土,以他熟练的手艺,从墙上把它们锯解下来。”离开吐峪沟时,勒柯克发现依附在山腰中几乎垂直的斜坡上的一座寺院,估计有过大规模的佛寺建筑,但是这一遗址毁于1916年的一次地震,今天我们只能从勒柯克所拍照片看到大致形貌。
  由于大量珍贵文物的被发现,吐鲁番这一被历史冷落了多时的丝路重镇,尘封已久的古老文明会集地,将昔日的辉煌再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各国探险考察者在这里的发现,不仅从客观上证实了这里曾有着发达的古代文明,而且这种文明是建立在丝路繁荣、东西沟通、南北交融的基础上。吐鲁番就如同一块巨大的海绵,吸纳着由交通动脉丝绸之路输送的各种养料,才有不同民族的交流与融会,多种宗教流行与兴衰,多种文化的发展与融合。这可能会比那些文物与遗址本身的价值,给人类以更多的启迪。

考古中国 发表于 2012-3-1 15:18:21

  第一章:连接文明的纽带--丝绸之路的开通与东西方文化的交融

  第二章:历史深处的履痕--丝路古道上的秘宝与多姿多彩的万种风情

  第三章:寻找失落的文明--丝绸之路上外国探险家的足迹

  第四章:开启尘封的古城与地下宝藏--吐鲁番

  第五章:艺术的辉煌与壁画的浩劫—库车、拜城

  第六章:千古之谜与百年聚讼—罗布泊、楼兰与塔里木

  第七章:丝路商都与探险家眼中的风情--喀什

  第八章:未竟的探险与大漠深处的回声--和田

  第九章:成功的合作与流动的大学--西北科学考察团

157955654 发表于 2015-8-5 11:27:25

学习了啊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开启尘封的古城与地下宝藏--吐鲁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