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a_bater 发表于 2012-3-18 23:33:40

華夏文字以反切拚音方式表音

華夏文字以反切拚音方式表音(一)
魏文成
       文字是記錄有聲語言的符號,這是索緒爾先生為西方語言學中爲文字下的最典型的定義。那麼,華夏文字是不是也記錄了有聲語言了呢?如果華夏文字不表音,或者有一部分不表音,那麼,也就是肯定沒有記錄有聲語言。自然就不是記錄了有聲語言的符號,也就不能稱其爲文字了。然而華夏文字卻有讀音,連最簡單的“一(橫)、丨(豎)、丿(撇)、 (捺)、丶(主)、•(點)、凵(坎)、乛(折)、乚(引)、亅(抉)、囗(圍)、ㄥ(厷)、厶(私)、匚(方)、乀(伏)……"開始都是有讀音。同時,華夏文字雖然象形,但已經不是圖畫了,而是名副其實的文字了。那麼,是不是文字的定義不符合華夏文字呢?請你看下面的這些漢字,你一定會自己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的。
  特別說明:在分析例字的表音時:〃〃爲聲符(包括聲母及零聲母)號;‘’爲第一韻符號,如有第二符號用“”表示;括號()中的箭頭在“文"之後爲“文"的方向標正向:←左向、→右向、↔橫置、↑向上、↓向下、傾斜方向:、↖、↗、↘;在音標的後面(←)時爲音的反拚方向;音標後面(↓)爲拚音時語音的脫落號;而“表調"的取値往往與所取的韻符的調値相重合,也有取聲符的,不過相對少見,就不做另外的標誌了。本來手寫稿都是有特殊的明顯的標誌的,在所用的韻母的調値之上用“~"表示的,但在用電腦排版是很難做到隨心所欲的,因此,表調往往不太明顯,不過用注音字母表音時,我們會將調値一起標入引號之內的,不明顯時就以取注音字母的調值號爲主,望讀者自己留意。全文均如此,以下不再作另外的說明,望讀者見諒!)

    一、切拚表音字
  所謂切拚表音字,就是指漢字中自左至右、自上而下、自外至裡通過相互切拚而表音表調的字爲切拚表音字,簡稱爲切拚字。古人所說的“切語"、“切音"字。下面舉例說明:   
以上是所舉的字的表音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从外到裡的順序表音的。這樣的字爲直接切拚表音字,簡稱爲直切音字。也就是古人所說的“切語”、“切音”字。
      也許有些讀者看到如此多的枯燥的文字表音分析,會覺得非常的乏味。但是,筆者之所以不厭其煩的舉這些切拼音表音字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爲了告訴讀者:華夏文字的表音現象不是個別的現象而是集體的現象,這樣清晰的表音的字是非常多的。如果只舉區區數個漢字,也不足以使一些愛挑剔的古文字學專家學者信服,因為他們的一生都在與漢字打交道。只是對於華夏文字的表音情況沒有像筆者這樣,做過詳細的統計瞭解而已。而上面所舉的只是一個籠統的分類:直接的切音字而已。而更多的還在後面加以更加詳細的分類說明,現在只是大致的告訴讀者的是:華夏文字的記錄了語言的,而這種記錄的語言的語音,就是今天依舊還在使用的語言而已。         ※節選自魏文成華夏文字學術理論著作《創文造字學》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2-3-19 00:07:50

二、歷史上的發現“華夏文字的表音”的人
   其實,縱觀華夏文字史我們不難發現在華夏文字研究史上,有很多古今文字學家知道或發現過華夏文字的反切拚音性質,只不過是他們受當時的各種各樣條件與自身素質的制約,而未能通曉而已,只是僅僅把這種反切拚音性質視爲某種現象而已。
   (一)《說文解字》中的反映的表音現象
   在《說文》中也反映了文字的表音表調現象。例如:關於“士”字的注釋,許愼《說文》:“士,事也。數始於一終於十,从一从十。孔子曰:‘推十合一爲士。’凡士之屬皆从士。”
  但那時的人們也幷未完全理解“士”的含義是:能有以一當十之力者爲士,能始(十)終如一者爲士。其表音表調爲:
  士 = 十S"" + 一‘j’= j-- ;鉏(shù非jū)裡切shì
  士=十〃sh〃í[〃ㄕ〃ㄧˊ]+一‘ī’[‘ㄧ’˙]=shì[ㄕˋ]
由此可見,孔子是知道或確切的說,孔子的時代及其前人或多或少的清楚華夏文字的反切拚音的表音方法的。  (二)發明反切注音方法的人——孫炎、服虔、應劭
   發明反切注音方法的第一個人,也肯定是从直接反切拚音字中得到啟發的。所以他纔不再使用直音方法標音了。而是採用反切法進行注音了。同時,在韻書中的反切注音,明顯的表現出作者已經注意到了漢字的反切表音形式。反切注音法的發明者爲東漢末秊著《〈爾雅〉音義》的孫炎或應劭與服虔。因此學術界就反切注音法的首創自東漢卽公元168秊以來,關於反切注音的發明者有兩三種說法:
   一說是孫炎發明。這主要是由於顏之推的記錄而得到的:
   孫叔然創《〈爾雅〉音義》,是漢末人獨知反語。至於魏世,此事大行。
   ——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音辭》
  後人據此以爲孫炎首創反切,但後來發現,開始使用反切的時間早於孫炎。孫炎,中國三國時期經學家。生卒秊不祥,字叔然,樂安(今山東博興)人。受業於鄭玄,時人稱爲“東州大儒”。曾著《周易•萅秋例》,爲《毛詩》、《禮記》、《萅秋三傳》、《國語》、《爾雅》和《尚書》作過注,所著《〈爾雅〉音義》影響較大。開始用反切注音,所以許多學者認爲他是反切的創造人。
   另一說是服虔。服虔,東漢人,靈帝時,公元168—189秊.曾作九江太守。《通俗文》一書可能是他寫的,此書也用反切注音,所以也有人認爲他是反切的創始人。其注音方法是用兩個字來爲一個字注音,前一字爲上字,取聲,後一字爲下字,取韻帶調的讀音.稱爲“々々反”,“々々切”.又有“反語,切語,反音”說法。从這一點上說明,服虔知道“反語"與“切語"的區別。“反語"就是反拚字。“切語”就是切拚字。从而共同形成反切注音。由此可見,服虔是反切注音的發明者與規範者。
   第三說是應劭。應劭(約公元153—196秊),東漢學者,字仲遠,汝南郡南頓縣(今項城)人。父名奉,桓帝時(147—167秊)名臣,官至司隸校尉。劭少秊時專心好學,博覽多聞。靈帝時(168—188秊)被推舉爲孝。靈帝時,舉孝廉。中平六秊(189)至興平元秊(194)任泰山郡太守,後依袁紹,卒於鄴。應劭博學多識,平生著作11種、136卷,現存《漢官儀》、《風俗通義》等。《風俗通義》存有大量泰山史料,如《封泰山禪梁父》篇記述泰山封禪軼事,《五嶽》篇詳載了岱廟,都有很高的史料價値。輯入《後漢書·祭祀志》,爲應劭所引用的馬第伯《封禪儀記》,是中國最早的遊記文學作品之一。
   文字史上諸家對此對孫炎是反切朱茵的創始人頗有微詞:郝懿行說:“案:反語非起於孫叔然,鄭康成(鄭玄)、服子愼(服虔)、應仲遠(應劭)秊輩皆大於叔然,幷解作反語,具見《儀禮》、《漢書注》,可考而知。餘嘗以爲反語,古來有之,蓋自叔然始暢其說,而後世因謂叔然作之爾。”周祖謨說:“案反切之興,前人多謂創自孫炎。然反切之事,決非一人所能獨創,其淵源必有所自。章太炎《國故〈論衡〉·音理篇》,卽謂造反語者非始於孫叔然,其言曰:‘案:經典釋文序例,謂漢人不作音,而王肅《周易》音,則序例無疑辭,所錄肅音用反語者十餘條。’尋魏志肅傳雲:‘肅不好鄭氏,時樂安孫叔然授學鄭玄之門人,肅集聖證論以譏短玄,叔然駁而釋之。’假令反語始於叔然,子雍豈肯承用其術乎?又尋《漢地理志·廣漢郡·梓潼下》應劭注:‘潼水所出,南入墊江。墊音徒浹反。’《遼東郡·遝氏下》應劭注:‘遝,水也,音長答反。’是應劭時已有反語,則起於漢末也。由是可知反語之用,實不始於孫炎。唐人亦謂反切肇自服虔。如景審慧琳《一切經音義·序》雲:‘古來反音,多以旁紐而爲雙聲,始自服虔,原無定旨。’唐末日本沙門安然悉曇藏引《唐武玄之韻詮》反音例,亦雲:‘服虔始作反音,亦不詰定。’(《大正新修〈大藏經〉》)是皆謂反切始自服虔也。服、應爲漢靈帝、獻帝間人,是反切之興,時當漢末,固無疑矣。然而諸書所以謂始自孫炎者,蓋服、應之時,直音盛行,反切偶一用之,猶未普遍。及至孫炎著爾雅音義,承襲舊法,推而廣之,故世以孫炎爲創制反切之祖。”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2-3-19 00:23:48

本帖最后由 tala_bater 于 2012-3-27 09:06 编辑

因爲,在韻書反切注音中已經很好的反應了漢字的表音了。反切其實是兩種表音方法:也就是說漢字可根據其表音方式大致分爲“切音字”,卽古人所說的“切語”;和“反音字”卽古人所說的“反語”、“反音”。兩大類,合稱爲反切表音字。反切表音是指兩種形式的表音方式:“反”與“切”表音順序正好相反,切爲順拚,反爲逆拚。例如:“娘”與“什”的表音就很典型。
   娘 = 〃n〃y+ l‘iα η’=niα η(女良切)
   娘=女〃n〃ǚ[〃ㄋ〃ㄩˇ]+良l‘iáng’[ㄌ‘ㄧㄤˊ’]=niáng[ㄋㄧㄤˊ]
  正向表音爲“切拚字",卽古人所說的“切語”,簡稱爲切。
   什 = ‘ n’+十 " " = n;(十人反)
   什=亻r‘én’[ㄖ‘ㄜㄣˊ’]+十〃sh〃i[〃ㄕ〃ˊ]=shén[ㄕㄜㄣˊ];
  反向表音爲“反拚字”,卽古人所說的“反語”、“反音”,簡稱爲“反”。這兩種表音方式合起來稱爲“反拚切拚表音法”,故簡稱爲“反切拚音法”。也就是“反”與“切”,合稱爲“反切”。用這種方式表音的文字自然就叫“反切拚音文字”了,字就叫做“反切拚音表音字”了。而而“娘”的反切注音爲:女良切。“什”爲:十人反。而後世將“反切”混爲一談“反”與“切”不分,單純的認爲“反”與“切”只是說法不同,沒有什麽奧妙了。實在是以訛傳訛,差之毫釐而謬之千里,誤於一時而貽害千秊。
   (三)“合文”、“二合文”的提出者也發現了文字的表音表調
   提出“合文”、“二合文”的人,也發現了華夏華夏文字的這種反切拚音的表音方式。宋代瀋括在《夢溪筆談•藝文二》中曾記錄說:“切韻之學,本出於西域。漢人訓字,止曰:‘讀若某字’,未用反切。然古語已有二聲合爲一字者,如‘不可’爲‘叵’,‘何不’爲‘盍’,‘如是’爲‘爾’,‘而已’爲‘耳’,‘之乎’爲‘諸’之類,似西域二合之音,蓋切字之原也。”由此可見,瀋括及其後世認爲的:自漢末,隨著佛教傳入中國,胡僧、漢僧和佛教徒从胡文轉譯的梵文拚音,跟漢字讀音的對比中通悟了拚音原理,用雙聲疊韻法來分析漢字字音,發明了“反切”的說法是根本站不住腳的。認爲《鳩摩羅什法師通韻》是現存最早反映悉曇跟“雙聲疊韻”關系的漢語文獻,據此可以推斷:漢末在華僧人領悟“雙聲疊韻法”的一些情況,的提法也是武斷的。因爲,在上文中已經記錄了“唐人亦謂:‘反切’,肇自服虔。如景審慧琳一切經音義序雲:‘古來反音,多以旁紐而爲雙聲,始自服虔,原無定旨。’唐末日本沙門安然悉曇藏引唐武玄之韻詮反音例,亦雲:‘服虔始作反音,亦不詰定。’(大正新修《大藏經》)”因而,反切不是佛經翻譯家从翻譯梵文佛經中,通曉了梵文的拚音方法而得到的啟示,而是華夏文字的早已在創文造字之日起就已經是反切拚音文字了。
   過去認爲,在翻譯的佛經中,佛經翻譯家在翻譯佛經中的咒語時,大量創造出來的直接表音字。如:
   (名+夜)=名〃m〃i +夜 ‘iε’=miε;名夜切
   (名+夜)=名〃m〃íng[〃ㄇ〃ㄧㄥˊ]+夜‘iè’[‘ㄧㄝˋ’]=miè[ㄇㄧㄝˋ]
  ( 名+養)=名 〃m〃i +養 i‘ǎ η’=ma η;名養切
  ( 名+養)=名〃m〃íng[〃ㄇ〃ㄧㄥˊ]+養i‘ǎng’[ㄧ‘ㄤˇ’]=mǎng[ㄇㄤˇ]
等,傳統的看法也認爲是:在翻譯佛經的過程中,受梵文字母拚音法的影響和啟迪而創造出來的,現在看來卻絕對不是受梵文的影響。而是翻譯佛經的翻譯家,本身首先是通曉中國文字與梵文的大家,纔會有能力翻譯好佛經的,平庸之輩是無法完成這樣的翻譯工作的。他們在翻譯的過程中,在反復對敲文字的過程當中,發現了華夏華夏文字的反切拚音性質之後,就運用這種方法新造咒語專用字了。因爲,根據筆者整理與推理出來的華夏文字中的“文”:“一(橫héng[ㄏㄥˊ])、丨(豎shù[ㄕㄨˋ])、丿(撇piē[ㄆㄧㄝ˙])、 乀(捺nà[ㄋㄚˋ])、丶(主zhǔ[ㄓㄨˇ])、●(點diǎnr[ㄉㄧㄢㄦˇ])、凵(坎kǎnr[ㄎㄢㄦˇ])、乛(折zhér[ㄓㄜㄦˊ])、乚(引ǐn[ㄧㄣˇ])、亅(抉jüé[ㄐㄩㄩˊ])、囗(圍uéi[ㄨㄟˊ])、ㄥ(厷gūng[ㄍㄨㄥ˙])、厶(私sī[ㄙ])、匚(方fāng[ㄈㄤ˙])、乀(伏fú[ㄈㄨˊ])……”,本身就是聲韻合一的產物,註定了用“文”來記錄的華夏族語言——今北方方言音而造出來的“字”,就只能用反切拚音方式表音了。關於這一點,我們將在下一章《以“文”造“字”的證明》中專門論述,這裡暫時不作論述了。
   (四)老舍先生也發現了漢字的反切拚音造字方法
   中國現代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原名舒慶萅,字舍予。而“舍予”就是拆開了自己的姓“舒”字的而成的,同時,也是“舒”字的自然的反切注音了。其表音爲:
   舒=http://www.kgzg.cn/data/attachment/forum/201203/19/1733177zb9eeit8bizdhnd.gif" "+ ‘y’= y-- u傷魚切
   舒=http://www.kgzg.cn/data/attachment/forum/201203/19/1733177zb9eeit8bizdhnd.gif舍〃sh〃ě[〃ㄕ〃ㄜˇ]+予‘ǘ’[‘ㄩ’ˊ]=shǖ[ㄕㄩ˙]—shū[ㄕㄨ˙]
  這的確很巧妙,而且意義深刻,爲了追求理想可以捨棄自我。這也从一個側面反映了老舍先生在文學創作過程中,在對於文字的反復錘煉的過程中發現了漢字中的反切拚音的表音表調性質。从而靈機一動,將自己的姓氏拆開,變成了自己的字了。只可惜先生不是研究文字的,只是研究了文學。否則,也許會更有造詣了吧?也許會比他的文學更出色了吧?他爲了文學爲了理想寧可捨棄自己的生命,而不願再塵世中茍且偷生。如果在投身于文字學領域的研究,造詣也許會更大些吧?不過值得可惜的是先生沒有留下文字研究的著作。
   而歷史上的這些人的成就,爲什麽未能發展,而只是成爲一種記音方法——反切注音呢?就是因爲這些人在學習與研究漢字的過程中,雖然領悟到了漢字的反切拚音方式,但是,想推而廣之時,因爲“文”的失傳,字形的過多的改變,以及“六書說”的束縛,以及沒有能夠眞正的成爲傑出的文字學家,幷未能對華夏文字進行系統的繼承與規範。因爲,華夏文字具有與自身相配套的象形性,而象形性是具有全人類的共識性。因而,在沒有學習“文”的情況下,完全可以通過華夏文字的象形性的形象性,進行死記硬背而記憶漢字了。因此,“文”與反切拚音文字的表音方法都被懶惰的人們所遺棄了,加之沒有系統規範的識文斷字的課本,來規範人們的文字學習這一系統工程,就使“文”的失傳與反切拚音文字性質被遺忘成爲順理成章的事情了。這也是直接造成古音與今音的分歧的直接原因了。因此,後世的人們就只會認漢字,而不會識漢文了。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3:38:07

本帖最后由 tala_bater 于 2013-3-6 14:08 编辑

您说后世之人“反”、“切”不分或者将二者混为一谈,是否包括《说文解字注》或者《康熙字典》?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3-3-6 13:54:44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3:3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您说后世之人“反”、“切”不分或者将二者混为一谈,是否包括《说文解字注》或者《康熙字典》?

對!除了發明最初的反切注音法的人,後世百分之九十九都分不清了!我給正過來了,但相信的人也不多!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3-3-6 14:02:00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3:3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您说后世之人“反”、“切”不分或者将二者混为一谈,是否包括《说文解字注》或者《康熙字典》?
漢朝初期還用“反字”即“某某反”“某某切”,大致到了唐代為止開始分不清了,宋代開始就剩下“某某切”,即將“某某反”全部改成“某某切”了。其后就更不在話下了。好在之前的古籍註釋以及字書裏面記錄了一些“某某反”。要不然還真不知道“反”與“切”的拼音方式是相反的!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4:02:39

您的学说,可以应用到甲骨文或者金文当中吗?在这些古文字中,一个字的偏傍既能放在左边,又能放在右边,既能放在上边,又能放在下边,而字义不变。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3-3-6 14:05:22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4:0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您的学说,可以应用到甲骨文或者金文当中吗?在这些古文字中,一个字的偏傍既能放在左边,又能放在右边,既 ...

對!這叫異形字,或者結構不同的字。如“和”也可以寫成“咊”讀音意義完全相同。秋=秌……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4:12:03

可是偏傍一旦倒置,就关系到一个到底字是切,还是反切了。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3-3-6 14:19:17

這就看表音的順序

本帖最后由 tala_bater 于 2013-3-6 14:21 编辑

齐天大圣 发表于 2013-3-6 14:1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可是偏傍一旦倒置,就关系到一个到底字是切,还是反切了。
這就看表音的順序!你可以接著看後續的文章就會明白!解釋以古文字字形爲準。今文字的文發生了形變。
秋=禾·凵〃q〃u+火h‘uo’(←)=qou--qiu(這叫擇音切字)
秌=火h‘uo’(←)+禾·凵〃q〃u=qou--qiu(這叫擇音反字)
古文字網http://www.internationalscientific.org/CharacterEtymology.aspx?characterInput=%E8%BB%8A&submitButton1=Etymology
页: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華夏文字以反切拚音方式表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