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0:55:52

许宏《最早的中国》(连载中...)



    中华民族如何由“多元”迈向“一体”?    中国最早的“紫禁城”何在?    中国最早的中轴线规划的宫殿群何在?    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何在?    中国最早的官营作坊何在?    中国最早的青铜礼器群何在?    中国最早的车辙发现在哪里?


    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王朝都城    距今3600年前后东亚大陆最大的都邑    文化辐射范围超过《禹贡》“九州”


    她就是——“华夏第一王都”二里头


引    子

二里头,本是一个地处中原腹地洛阳平原的普通村庄的名字。和中国千千万万个村落名一样,她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但就在她的身后,在绿油油的麦田下,却隐藏着3000多年前华夏民族的一段辉煌的历史,这段历史也被其后人遗忘了3000多年,直到50年前她进入了考古工作者的视野,才从此跻身于中华文明史乃至世界文明史的殿堂。我们也由此知道,在数千年华夏史前文化积淀的基础上,这里产生了最早的“中国”。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0:58:24

<最早的中国2>“中国”的概念及其流变

做学问最讲究概念的准确。要讲清楚最早的“中国”是怎么来的,先要与大家一起梳理一下“中国”一词的来龙去脉。

在古代中国,“国”字的含义是“城”或“邦”。在金文(青铜器铭文)中,“国(國)”字的原始字形作“戈”加“口”即“或”字。其中,戈是声符,也兼有执戈守城之意,口表示城邑。到了春秋时期,四周又被加上了外廓,表示国之疆界。从字形上可以看出,一个邦国是以都城为中心而与四域的农村结合在一起的,它又是以都城的存在为标志的。“中国”即“中央之城”或“中央之邦”。“中国”一词出现后,仅在古代中国就衍生出多种含义,如王国都城及京畿地区、中原地区、国内或内地、诸夏族居地乃至华夏国家等。“中国”成为具有近代国家概念的正式名称,始于“中华民国”,是它的简称,英文为CHINA;现在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

其中,最接近“中国”一词本来意义的是“王国都城及京畿地区”,那里是王权国家的权力中心之所在,已形成具有向心力和辐射性的强势文化“磁场”。其地理位置居中,有地利之便,因此又称为“国中”、“土中”或“中原”。从这个意义讲,“中国”的出现与东亚大陆最早的王权国家(或王朝)的形成是同步的。

应当指出的是,早期国家在空间上是由若干“点”组成的,这些不同等级的聚居点以中心城市为中心形成统治网络,现代观念中划定边境线的国界的概念,那时还不存在。最早的“中国”也仅是指在群雄竞起的过程中兴起的王国都城,以及以都城为中心的社会政治实体所处的地域,尤其是它的中心区域。其后,随着东亚大陆由王国时代进入帝国时代,随着历代王朝政治版图的扩大,“中国”一词作为地域、文化和政治疆域概念,它的内涵也经历了不断扩大和变化的过程。同时,它的由来也逐渐不为人知,人们往往知“中国”而不知最早的“中国”在何处,它是如何崛起的,又有过怎样的辉煌。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0:58:55

<最早的中国3>看看文献怎么说

由上述分析可知,最早的“中国”应当就是最早的王朝都城和它附近的京畿地区。而文献中记载的最早的王朝是夏商周三代王朝,它们分布的核心区域不超出以黄河中游为中心的中原地区,这一带也就是最早的“中国”。

在古典文献中,“中国”一词最早出现于东周时期成书的《尚书》和《诗经》等书中。《尚书·梓材》是周公教导他的弟弟康叔如何治理殷商故地的训告之词。其中“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意即皇天将中国的土地与人民交给周的先王治理。这里的“中国”应指关中至河洛一带的中原地区。而《诗·大雅·民劳》中“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惠此京师,以绥四国”的“中国”则与“京师”同意。殷墟甲骨文中也有“中商”、“大邑商”、“天邑商”等带有文化本位色彩的、对本朝王都的自称,其含义应与西周时代的“中国”相当。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0:18

<最早的中国4>西周金文把最早的“中国”指向洛阳盆地

在出土文物中,“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青铜器“何尊”的铭文。这一国宝级的重器1963年出土于陕西宝鸡。长达122字的铭文记载了周初成王开始营建东都洛邑时,在一次祭典上对宗室子弟宣布的诰命。其中讲到周武王在灭商之后就有营建东都的重大决策,曾祭告上天说:“余其宅兹中国,自之薛(乂)民”,意欲建都于天下的中心,从这里统治人民。这篇铭文把“中国”的最早地望确指为洛邑所在的洛阳盆地及以其为中心的中原地区。《史记·周本纪》在记述这段历史时,也引用周公的话,认为洛阳盆地为“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

为西周王朝所青睐,被认为是“天下之中”而营建东都的洛阳盆地,在长达2000余年的时间里,先后有十余个王朝建都于此。司马迁的《史记》中即有“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间”的记载(《史记·封禅书》);其后,又有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等朝代在此营建都邑。这在世界文明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今天,在东西绵延30多公里的盆地中心部,由西向东排列着东周王城、隋唐洛阳城、汉魏洛阳城、二里头遗址、偃师商城等五大都城遗址,被誉为华夏文明腹心地区的五颗明珠。其中,二里头遗址就是洛阳盆地这一最早的“中国”区域内的最早的一座大型都邑。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0:48

<最早的中国5>“满天星斗”的英雄时代

二里头遗址位于洛阳盆地东部的偃师市境内,遗址上最为丰富的文化遗存属二里头文化,其时代约为公元前第二千纪的前半叶即公元前1800~1500年,相当于古代文献中的夏、商王朝时期。著名的“二里头文化”即由此而得名。

如果我们把视野在时空两个方面放得更远的话,就可以更为清晰地认识到二里头在华夏文明史上的位置和历史意义之所在。

在东亚大陆,从大体平等的史前社会到阶层分化、国家形成的文明社会的演进,经历了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在被中国古代文献称之为“王朝”的夏、商、周三代广域王权国家形成之前,在广袤的黄河、长江流域,各区域文化独立发展,同时又显现出跨地域的共性。这是一个众多相对独立的部族或古国并存且相互竞争的阶段,北京大学的严文明教授,把它称为“龙山时代”(约相当于公元前第三千纪,即公元前3000~2000年左右)。根据最新的考古学和年代学研究成果,这一时代的下限或许可以下延至公元前1800年左右,与二里头文化相衔接。

这些小的社会组织在古文献中被称为“万邦”(如《尚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或“万国”(如《左传·哀公七年》:“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现在有的学者认为它们应当就是早期国家,也有的学者称其为族邦,或认为它们相当于西方学术界所指的“酋邦”(Chiefdom),换言之还到不了国家的水平。这些名实之辩作为学术问题还会持续下去,但它们已属于不平等的复杂社会,却是大家都同意的。那时还没有出现跨越广大地域的强势核心文化,天下形势可以用“群雄竞起”或“满天星斗”来形容,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有人把这一风起云涌的时代形容为中国的英雄时代,那确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1:19

<最早的中国6>文明时代的三大台阶:邦国、王国与帝国

广域王权国家形成之前众多小的政治实体并存竞争的这个时代,有人称为“邦国时代”,也有人称为“古国时代”、“万邦”时期等等,意思大致相近,指的都是“小国寡民”式的社会组织共存的时代。这一邦国时代,与王国时代(夏商周三代王朝)和后来的帝国时代(秦汉以至明清),构成了中国古代文明发展史的三个大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国家实体因兼并而从多到少乃至归一,而中心王朝的统治与影响范围日益扩大。史载禹时万国,周初三千,春秋八百,战国七雄,至秦汉一统为帝国。与社会组织——国家的由多变少相对应,其权力中心——都邑则由小变大,有一个从中心聚落到小国之都、王国之都直至膨胀为帝国之都的过程。

其中,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王国即早期王朝的诞生。这时的社会多个层次并存,既有地处中原的王国,也有周边的邦国(它们与王国有从属、半从属或同盟的关系,有的时服时叛。相对于中央王国,它们或可称为“方国”),还有尚未发展为邦国的酋邦一类“复杂社会”,甚至平等的氏族部落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较邦国更高一级的文明形态,王国中可能还包含着方国等政治实体,因此也可以通俗地被形容为“国上之国”。因此,包含“中央”、“中心”、“王都”、“京畿”等含意在内的“中国”的概念,也就不可能上溯到小国寡民的“邦国时代”,它应当是与最早的王朝,也即“中央王国”同时出现的。

最近,瑞典东方古物博物馆推出的以中国史前彩陶为中心的展览,名为《中国之前的中国》(China before China)。这一展名的含义是“借以展示生活在今日中国这块土地上的远古人们的丰富多彩的文化创造力,这是发生在中国这个国家成立或说定了名称数千年之前的事”。这与我们对“中国”的理解是一致的。

从考古发现看,属于“邦国时代”的龙山时代,城址林立。据初步统计,在后来二里头文化兴起的黄河中游地区,已发现的龙山时代城址即达10余座,面积一般在数万至数十万平方米。但至二里头文化时期,随着面积逾300万平方米的超大型都邑——二里头的崛起,各地的城址相继废毁,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应是中原地区从邦国时代迈入王国时代的真实写照。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2:19

<最早的中国7>“中国”诞生于二里头时代

随着二里头都邑与二里头文化的崛起,华夏文明由“多元的邦国”时期进入了“一体的王朝”时期。龙山时代并存共立、光灿一时的各区域文化先后走向衰败或停滞,与其后高度繁荣的二里头文化形成了较为强烈的反差。我们称其为中国早期文明“连续”发展过程中的“断裂”现象。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断裂”现象在中原腹地的嵩山周围虽然也存在但却不甚明显,二里头文化恰恰是在这一地区孕育发展,最后以全新的面貌横空出世,成为中国乃至东亚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核心文化——王朝文化。这匹一鸣惊人的黑马的出现,就此改变了东亚大陆的文化格局。


当然,这并不是说“满天星斗”般的多中心状况就此宣告终结,二里头文化时期也呈现出多元的文化态势。二里头文化的直接分布范围并不太大,它以河南中西部的龙山文化分布区域为根据地,以洛阳盆地的二里头王都为中心,其直接控制范围应在直径200公里以内,它的周围还分布着其他拥有独立势力的集团。但二里头文化的社会与文化发达程度,以及前所未有的强势辐射态势,使其当之无愧地成为这一时代的标志性文化。由于二里头文化开创性的历史意义,我们称二里头文化所处的时代为“二里头时代”(目前的考古学与文献史学研究的进展,尚不足以支持以夏王朝的史迹为核心内容的“夏文化”以及“夏代”的最终确立。这里仍暂时依照考古学的惯例,用具有典型性的考古学文化来命名这一时代)。二里头时代的二里头都邑,就是当时的“中央之邦”;二里头文化所处的洛阳盆地乃至中原地区,就是最早的“中国”。

作为世界几大原生文明发祥地之一的东亚大陆,只是到了二里头时代,才正式拥有了可以与其他文明古国相提并论的文明实体。二里头文化与后来的商周文明一道,构成华夏早期文明的主流,确立了以礼乐文化为根本的华夏文明的基本特质。因此可以说,二里头时代的出现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3:05

<最早的中国8>一点一面:最早“中国”的两大特质

以二里头遗址和二里头文化为代表的最早的“中国”这一文明实体,显现出东亚大陆人类发展史上史无前例的两大特质。这两大特质,可以用一“点”一“面”来概括。一“点”,是指其都邑中心的庞大化与复杂化,堪称“华夏第一王都”;一“面”,是指其大范围的文化辐射,形成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最早的强势“核心文化”。

“华夏第一王都”的中国之最

我们不妨先列举二里头遗址的若干重要发现,从中可以窥知它作为王朝都邑的高度发达与复杂程度,这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这里发现了——最早的城市干道网最早的宫城(后世宫城直至明清“紫禁城”的源头)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宫殿建筑群(都邑与建筑上的王权表征)最早的青铜礼乐器群(华夏青铜文明之肇始)最早的青铜近战兵器最早的青铜器铸造作坊最早的绿松石器作坊最早的使用双轮车的证据

这里是——公元前二千纪前半叶最大的中心性城市(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最早的具有明确城市规划的大型都邑此外,大型“四合院”建筑、玉质礼器、各类龙形象文物、白陶和原始瓷的发现,以及骨卜的习俗、鼎鬲文化的合流等等,都是“中国”元素的大汇聚。

东亚最早的“核心文化”

与早于它的众多的史前文化相比,二里头文化的分布范围首次突破了地理单元的制约,几乎分布于整个黄河中游地区。其文化因素向四围辐射的范围更远大于此,北达燕山以北,南至由东南沿海到成都平原的整个长江流域,东及豫鲁交界,西到甘青高原一带(详后)。

鉴于上述,我们可以说,二里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的都城;而在当时文化发展程度最高的二里头文化,则成为东亚地区各族团在走向社会复杂化进程中第一支遥遥领先的核心文化。

从事物发展演变的规律上看,量变的积蓄是绝对的,质变不过是人们从哲学或史学的高度进行的宏观而抽象的概括定性。正如一些学者指出的那样,文明的演进是一段路途而不是一道门坎,是一个历史过程而不是一个历史事件。但这一演进过程也不是匀速的,还真的有一些跳跃性的节点,可以称为“突变”或“巨变”,让考古学家们精神为之一振。譬如上面谈及的二里头遗址出土的众多的中国之最,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考古学家还没有在早于它的龙山时代中找到其直接的、顺畅的源头。作为东亚地区最早的“核心文化”,二里头文化的崛起也给人以腾空出世、异军突起的感觉。也许,这样的关键性节点就可以叫做开创历史的新纪元吧。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3:58

<最早的中国9>六大文明,影响世界历史的两大体系

按着英国考古学家格林·丹尼尔教授的观点,北非的埃及文明、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南亚的印度河文明、东亚的中国文明、美洲的中美洲文明和安第斯文明,是全球范围内的六大原生文明发祥地。其中前四处位于被称为“旧大陆”的欧亚非大陆上,其兴起的时间在公元前3500~2500年之间(这里,我们以邦国时代作为中国文明的开端);后二者则地处被称为“新大陆”的美洲大陆,兴起时间已在公元前后甚至更晚。由于埃及文明和印度河文明在形成过程中都受到来自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若干影响,而安第斯文明也受到了中美洲文明的影响,所以有的西方学者认为,上述六大文明又可归纳为三个大的文明系统,即以西亚为中心的近东文明、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文明,以及美洲文明。

美洲大陆的两大文明系统出现较晚,是在与外界相对隔绝的状态下产生的,其发展的程度相对较低,对后世历史的影响也比较小。因此,一般所说的“四大文明古国”,指的是兴起于欧亚非大陆、属于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批文明实体的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印度河和中国四大文明。西亚两河流域周围并没有难以逾越的地理障碍,所以那里以种植小麦为主的旱地农业体系形成以后,很快就向东西两个方向传播到纬度相近、地形和气候条件相似的尼罗河流域和印度河流域。在这三个地区农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分别产生了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和印度河文明。其中,埃及文明受地理条件的限制,始终以尼罗河及其邻近的沙漠边缘区为中心,相对孤立;印度河文明(哈拉帕文明)仅延续了1000年左右即告消亡。因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中国文明可以称得上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两大原初文明。

正因如此,西方学者在纵论全球文明史时,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文明的持续性特征帮助中国人形成了独有的持久的自我认同感。这种特征也意味着中国和美索不达米亚的早期文明一样是作为整体的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渊源之一。”

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严文明教授也指出,从整个人类文明发展史来说,最主要的是两极,即以西亚两河流域为根基发展起来的西方文明和以东亚大两河流域(指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为根基发展起来的东方文明。这两个大的文明体系是独立起源的,在早期也基本上是自行发展的,只是到了西汉和罗马帝国的时期才发生具有重要意义的接触和交往。此后这两个文明体系本身的发展和相互关系,便构成了世界历史的主要内容。

考古人许宏 发表于 2012-6-21 01:04:19

<最早的中国10>“旧大陆”的大河文明

欧亚非大陆上这四大文明都兴起于大河流域,因而被不少学者称为“大河文明”。埃及文明兴起于尼罗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兴起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印度河文明兴起于印度河流域,中国文明兴起于黄河和长江流域。

这些文明发祥地基本上位于北回归线至北纬40度线之间的暖温带和亚热带,其共通之处是河川及其两岸都有肥沃的冲积平原,这些平原上都孕育出了发达的农耕社会。各个农耕社会的兴起及其内涵存在着地域、发展阶段和演变过程等诸多的差异,同时也存在着某些共性。这些文明中心都是在农业高度发达,积蓄了丰富的剩余农产品,从而促进了人口的增长和聚落的扩大、贸易的增加和分工的细化。一般认为,在这些大河流域,治水和灌溉需要大规模的共同作业,因而产生了强有力的权力中心和统率者。但也有学者认为,大河流域的人工灌溉,是在建立了文明和国家之后才真正得以实现的,应该说是文明的结果而不是文明的原因。无论如何,以王权为中心的古代国家的出现是大河文明发展的共同结果。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许宏《最早的中国》(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