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魄国魂 发表于 2017-5-23 17:25:42

14年初心不改——他是清凉寺守护人


  位于山西省平遥县卜宜乡永城村北的清凉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庙地处偏僻,孤零零地立在茫茫田野里,从寺里到县城有30里,即便到通向村里的主干道也得走上一里。

  2003年,伴随着文保员雷思凤的到来,这座孤庙逐渐有了生气。常见炊烟袅袅,久闻犬吠鸡鸣,附近地里的庄稼一茬茬绿,绿了又黄。“当时也没想到,这一待就是10多年。”雷思凤如是感慨。

  雷思凤是土生土长的平遥人。青年时10余年的军旅生涯养成了他吃苦耐劳、踏实勇敢的性格。2000年,雷思凤转业回乡,起初在镇国寺担任文物保卫工作,后来调到清凉寺。“能为家乡看守老祖宗留下的文物是光荣的。”说起当年的选择,雷思凤面露自豪。

  雷思凤来到清凉寺可谓“临危受命”。这之前,清凉寺内的北魏通佛造像碑、胁侍菩萨像等多件珍贵文物被盗,经平遥县文物局与村委会协商后,县文物局将管理权收回,雷思凤成了被县里委以重任的清凉寺“官方驻点人员”。

  到岗之前,雷思凤先去清凉寺踩了点。来到寺庙跟前,目睹的景象堪忧:檐廊不整、砖瓦松动,年久失修的殿顶多处露天,大殿后侧墙壁岌岌可危。外围庙墙是残垣断壁,要进入寺内易如反掌。此前的守寺老人还给他描述了犯罪分子绑架自己实施抢劫的猖獗行为……众多难题甚至是危险,摆在雷思凤面前。

  然而,当雷思凤的目光落在正殿内那7尊造型精美、保存完好的明代彩塑上时,他下了决心:“这小小的地方竟汇聚了多个朝代的文物精品,守护文化遗产的重大职责交给了我,怎能辜负组织的嘱托和信任?”

  瞒着妻子,雷思凤先斩后奏,举家搬到了寺中可以居住的窑洞里。“踩点时了解的艰苦情况要是提前告诉家人,他们肯定不同意,妻子和孩子算是被我‘忽悠’来的吧。”雷思凤说,后来了解到真相的妻子跟他发了好一顿火。也难怪妻子不高兴,他们所住的地方,阴暗潮湿不通风,下雨漏水又掉砖,老鼠蝎子做“邻居”。

  “早年刚住进来那段日子,还挺不适应的。”雷思凤的妻子李翠梅说。时间久了,两口子慢慢也习惯了,很多困难自己克服,也学会了苦中作乐:没有水,他们自己接水管引过来;买菜不便,干脆自己种菜;生活拮据,就在附近打打零工补贴家用。“反正农村的生活都是住平房、跑地头,在哪里都差不多。每天被浓厚的文化气息感染熏陶,挺舒畅。”雷思凤以苦为乐。

  雷思凤的儿子雷文瀚童年时期很“享受”庙里的生活,进庙的时候,雷文瀚只有5岁,经常带村里的小伙伴来庙里玩。如今,雷文瀚正在准备高考。想到这些年儿子“与世隔绝”的艰苦生活,雷思凤还是流露出一些歉意。

  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雷思凤脸上总是挂着质朴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多年如一日付出,连他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楚。“但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所在,也算创造了一点社会价值。”雷思凤说。受他感染,李翠梅也逐渐爱上了这里,听雷思凤讲庙里曾发生的故事成为一种快乐。

  “在这儿工作虽然不难,但要做好得下功夫,也要胆量。”14年来,雷思凤把他的守庙经验总结为“人防、狗防、机防”。其中,“狗防”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早年庙里安全漏洞多,雷思凤养了七八条大狗看守寺庙各个角落。只要有陌生人来,狗就会叫,雷思凤立刻前去巡视,用手机拍、用手电照,虽然很多时候是虚惊一场,但雷思凤从未放松警惕。

  平日里,雷思凤每天至少巡查三次寺庙,随机抽查更是不计其数。“冬天特别是春节期间最为紧张,越是好时节,越不能放松警惕。”雷思凤说,每年全家在庙里过年,半夜两三点钟最困的时候起来巡逻已成家常便饭,习惯了北风呼啸……

  雷思凤最大的骄傲是看守清凉寺14年来,寺里未丢过一件文物。风吹雨打,庙里围墙时有损坏,雷思凤就自己拉来砖料,做文物本体之外的修缮工作。闲暇时,他也通过多种途径寻找资料,了解清凉寺及其相关文物的历史。“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从不叫屈喊累”是十里八乡的干部、乡亲对他一致的称赞。“基层文物保护经费紧张,如果多一些雷思凤这样的同志,困难也会减少很多。”平遥县文物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据悉,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平遥县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1075处,被公布为文保单位的143处,其中“国保”19处、省级文保单位3处、市级文保单位4处、县级文保单位117处,保护力量不足、维修资金匮乏是平遥这个文物大县面临的突出问题。

  近来,雷思凤常想着等孩子考上了大学,他就抽空把清凉寺的“前世今生”写下来。“这里每块砖、每片瓦是什么年代,我都能说出个一二,清凉寺的故事应该有更多人知道。”雷思凤说。

  来源:中国文化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14年初心不改——他是清凉寺守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