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005 发表于 2017-9-10 22:12:18

宋 · 廻纹犀牛角杯(四川博物院)



  犀牛,我国古代称兕,犀角就是长在犀牛头盖骨结节上的角,又叫奴角,因为天生有凹下去而呈圆锥的形状,故常被做成饮器使用,还被制成装饰品如带、钗、簪等。传说犀角中有白纹如线直通两头,感应灵敏,故唐代诗人李商隐写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诗句,用以比喻两心相通。



  对犀角的利用和记载,早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有猎犀获犀的记载。《韩诗外传》有:“太公使南宫适至义渠,得骇鸡犀以献纣。” 骇鸡犀指的是通天犀。《抱朴子.登陟》中也有:“通天犀,其角一尺以上,刻为鱼而衔以入水,水常为开。”从商周时期始,人们就曾“以兕(雌犀)角为觚”,说明古人很早就知道酒性燥热,犀角性寒、凉,对人有凉血、解毒、镇惊、滋补的作用,因而就利用犀角制成器皿饮酒,以祛病延年,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如今市面上出现的犀角制品多为酒杯的主要原因。宋以前的犀角器皿只见记载而未见实物,1981年在浙江诸暨南宋董康祠的合葬墓(嘉定元年,公元1208年)中,发现的一套文房用品,内有犀角镇纸二件,这可能是现在能见到的最早的犀角制品了。

  犀角有亚洲与非洲犀之分,亚洲犀角的底盘为马蹄形,非洲犀角为马鞍形。一般亚洲犀角质优于非洲犀角,因而其所雕之物也珍于非洲犀角制品。犀角雕刻在竹、木、牙、角四大雕刻中,居首要地位,就在于其材料的珍贵难得和材质的药用价值。

  犀角杯的雕刻内容大致分为:花卉动物、仿古题材、人物风景和素面四个大类,其中,花卉动物的犀角杯最多,仿古题材和人物风景的次之;造型主要分平底与锥底两种,前者适合置于桌面,后者则更适合手握。从明代以来,到清乾隆,是犀角杯迅速发展的兴盛时期,能工巧匠辈出,其中著名的犀角雕刻大师有鲍天成、濮仲谦、尤通等,他们雕刻的犀角杯设计奇巧,工细绝伦,各自运用了深、浅浮雕、镂空雕及线刻等技法,在小小的一件犀角表面,甚至内壁上,疏密有致地雕琢出山水、松石、人物等纹饰,意境幽远,是当时世人追捧的艺术珍品,据说乾隆皇帝厌倦了精雕细琢、纹饰繁缛的玉器,而对古色古香的犀角杯特别偏爱,情有独钟。

  在四川省博物馆的犀角杯藏品中,有一件清代雕刻的蟠螭纹犀角杯,该杯高9.4厘米,最大口径处14.5厘米,呈褐红色,椭圆12花瓣形敞口,假圈足,似喇叭状;一对较大的鸟首螭身,鸟喙张开,形态相同,相互对望,上下肢体交缠在一起,以镂空雕饰的方式作为杯耳;与耳相对的另一侧,是一排纵向排列的五个凸棱,重叠在云头纹上。杯身采用高浮雕的方法,甚至还采用了透空半圆雕的方法,雕琢了十余个神态各异的小螭在杯身各处,造型各异。每个小螭的头型不尽相同,有象首的,有鸟头,有独角虬龙和双角兽头的等等,但不管什么头形,所有的灵兽全都为螭身,有昂首张望的,也有相互追逐撕咬的。杯的口沿饰回纹一周,近口沿处内外壁各饰雷纹一周;正面分别饰花瓣纹和回纹等。地纹用浅浮雕和线刻花瓣纹、兽纹以及回纹等纹饰作为装饰,足部整齐排列11个头朝上的线刻螭纹。

  蟠螭纹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玉器上就常出现,早先无角,后逐渐演变,且形态独特,造型较为自由。

  明代曹明仲在《格古要论》中对犀角材质有如下描述:“凡器皿要滋润,粟纹绽花者好,其色黑如漆、黄如粟,上下相透,云头雨脚分明者为佳”。从整体看,这件犀角杯造型上遵循了犀角的自然形态,瑰丽神秘的纹饰充满了动感,精湛细致的雕刻工艺让人叹为观止,器身纹饰按疏密、繁简、动静的对比,以及大小及深浅的对比,主次分明,形象生动,线条流畅,色泽光亮油润,晶莹剔透,不论是雕工还是沁色,都是难得一见的犀角雕珍品。

  从明代到晚清,数百年间,犀角杯由简而繁,经历了由质朴到奢华,再到对艺术境界的捕捉与探寻的蜕变,它们不仅是一个个工艺大师艺术灵感的再现,更是记载着犀角雕刻艺术的发展历程。如今,它的魅力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藏家关注,它珍贵的材质,精美的雕工,充满深意的文化内涵,使得犀角杯成为牙角类古玩中的精品,在艺术品拍卖会中长盛不衰。2005年中国香港苏富比秋拍上,一件明代犀角雕双螭海棠形杯以1140.56万元成交,创下当年中国文玩杂项的最高价。2006年在纽约苏富比的“中国瓷器工艺品”专场拍卖会上,一件清康熙船型犀角杯,以203.2万美元(约合1680.4万元人民币) 的成交价拍出,创下当时犀角雕拍卖世界纪录。这件船型犀角杯包浆厚重,色泽深沉,褐中微泛红色,且雕工精细,力压其他瓷器拍品,创下该场最高成交价也在情理之中。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规定,任何猎杀犀牛和进行犀牛制品的交易都是违法的,即便如此,现今犀牛的数量仍然连年减少。因而,我们相信,随着人们对犀角的不断认识,流传于世的犀角杯件件都很珍贵,它们的身价还将创出新高。

  来源:四川博物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宋 · 廻纹犀牛角杯(四川博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