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君子-当如兰 书童 发帖时间: 2012-12-17 11:08:09|帖子热度:8770 楼主
因大学所学专业原因和工作原因。本人从1994年到2008年,耗时14年,业余时间研究和寻找张献忠宝藏。研究途径是:张献忠在1646年没有死亡,张献忠的死亡是清编明史的瞎扯;张献忠撤退的路线和运输方式;张献忠可选择的隐隐藏地方;张献忠隐藏地方所留下来的信息;张献忠宝藏埋藏后所遗留的信息。

[size=+0]结论:张献忠宝藏最后是埋藏在四川省沐川县的箭板镇。
理由:箭板镇明代建筑物的规模和造价,超过全岷江可通航地方的明代建筑物造价总和,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官方和民间记载;谁有此财力和必要在这里修建如此大规模的秘密建筑群?只有一位——那就是张献忠。
(由于文章分几次完成,毫无次序,也难得整理,希望朋友们谅解)
箭板谜团
引子:
在全国所有的古镇中,沐川的箭板古镇镇,估计要算最神秘的古镇。三宫十一庙,双龙火墙,如南树,六株排列整齐的老榕树,奇怪的户对,隐秘的巨型无字壁画,巨型石柱,穿明代官服的神龛,水下地宫,上万平方的大型精美明代建筑群,明代青花瓷片铺设的地砖等等,都没有任何历史记载,也没有功德碑之类的信息载体。箭板镇概况——箭板镇位于乐山与宜宾交界的界河箭板河河边,距离岷江主流约7公里,四周都是高山,可以说是一个盲肠形状,绝大多数乐山人和宜宾人,都不知道箭板镇。
神秘的三宫十一庙。
箭板。是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古镇。主要建筑为 三宫十一庙(名称当地人的叫法都不统一),处处是迷。宫,是封建社会时期,皇帝或道教专用建筑物,箭板没有历史,却有禹王宫万寿宫玉皇宫三宫(据当地老人讲,三宫地下用地道相连),其中万寿宫的每一块青砖上都万寿宫三字。三个宫中供的是明朝官服装饰的“菩萨”,而不是皇帝或道教角色。三宫的规模宏大,以刚解放时箭板镇的财力估计,箭板镇100年的总产值,还不足建设费用,即使以今天的沐川县一年的财政总收入,也很难满足建设费用。箭板仅仅是箭板河“盲肠”终点的一个偏远的贫困小镇,又不是名川大山,修建如此多的宫、庙,究竟是为什么?(解放初,箭板约有46150多口)。在修建如此都得宫、庙的时期,谁有如此大的财力,养活如此多建造人员,在宫、庙建成后,谁又有如此巨大财力养护宫、庙中的人员。
在同一时期修建如此庞大的建筑群,又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实在是罕见的现象。就整个岷江流域的古建筑群(祭祀类建筑)做比较,也只有犍为文庙、眉山东波祠、彭山彭祖庙等极少数的建筑规模可以相提并论,但是这些建筑群都有详细记载,唯独箭板的建筑群,不但没有文字记载,甚至连功德碑都没有一块。
神秘的巨型壁画。
在禹王宫东、西墙上各有一幅巨型壁画,长度各约24尺,高度各约6尺的壁画大约是2003年(或2004年,记不很清楚),东西墙的夹壁被雨水冲倒以后发现的,壁画为什么要用夹壁掩盖?从河势与岸边的地貌判断,画的对象是箭板镇本身,两幅“巨型”壁画,其中东墙壁画上除了箭板的街道之外,在箭板河边停泊了很多空船,船上既无货物也无人员,只有和中间的小船上有二个人物(在船头上)。如此大的壁画,画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在约300平方尺的壁画上,只有二个站在船上的人(约占0.1平方尺),全镇其他人呢?西墙壁画上空无一人,只有箭板的建筑群和十一个庙子(壁画剥落后只能看见七个庙子)。
从用笔的角度和画的质量看,作画的人没有作画的基本功,用笔力度强硬、力道单一,费如此大的功夫,作如此大的壁画,不可能没有目的,目的是什么?
三神秘的巨型石柱
在禹王宫正殿上有四根巨型石柱:石料用的是灰白色石英质细沙岩,并非箭板本地青灰色砂岩。每根柱高大概18尺,三根是整体石柱,其中西南角(按坐北朝南制式)一根是有接头的,是因为没有石料了吗?不是,从大量长条石阶存在的事实分析,接头是故意人为的,为什么如此?如果改用木材,造价至少十倍以上,为什么要用整体巨石柱?只能说:修建禹王宫的人钱多了找不到地方用!在巨型石柱前面居然修建有“小桥流水”,但是水池排水没有找到地漏。水池四周有大量精美石刻(可惜被当地人毁坏得太厉害了)。
四 神秘的户对
就目前乐山范围,本人只见过两对户对,一对户对在雷畅故居的大门上,另一对就在箭板场的一户不起眼的大门上。雷畅是名人,雷家在清代共考取的进士和举人有19人之多,雷畅当过太子伺读,户对有清楚的来历,而箭板这一对户对,是谁的,箭板并没有出过这样的大员。况且雷畅故居,建筑规模档次都比较高,而箭板这处有户对的建筑,只是一般普通民居。
五 神秘的双龙火墙
万寿宫真正的神秘还不仅仅是每一块青砖上都有万寿宫三个字,而是万寿宫东墙的“包间”。“包间”房屋门楣上有“璇玑”二字,字体并非“馆阁体”,而是“江湖体”,写字之人力道强硬,力度排山,绝非一般文人可为。更为奇怪的是这间“包间”的两道防火墙是做的双龙形状,这恐怕是全国仅有。在封建社会时代,非皇家关系,造龙这样的建筑使用,是要杀头的,箭板镇并没有任何皇家关系的传说。
……

箭板镇的诸多谜团,至今无从考证。和当地百姓聊聊家常,连他们都无法说清楚自己祖祖辈辈的渊源。众多民间传言到今天,凝成一个历史故事,貌似最为接近:或许当年张献忠看大势已去,就从成都坐船顺江而下,然后拐入与世几乎隔绝的箭板,在此建造了三宫十一庙等建筑群,用以驻扎卫兵队伍。十六年转战7省抢夺的金银珠宝,藏在了箭板某地下洞穴,由于箭板镇通水路运输,日后已好取用。而3宫建成后不得不杀人灭口(无人的大量空船也许就是这样的提示),张献忠在生命结束前,将宝藏的信息的一部分绘入图中,藏在2层墙体之间,欲将历史真相传递后来人。

张献忠谜团
张献忠和清军凤凰山决战的疑点
《蜀难纪略》记载,164611月,张献忠带出成都的兵马,《当时随行者尚有一百三十余营,《续编绥寇纪略》说尚有五六十万。而以实地考察,凤凰山能够屯兵容量,人数不会超过二万,因为西充县的凤凰山一带,11月已经没有充足水源,人畜饮水无法解决。《清史稿》记载豪格帅60万人的军队和张献忠在西充凤凰山决战,更玄,也就是说双方共有约120万人在凤凰山决战,凤凰山一带的水源根本没有解决用120万人和马的饮用水的能力。
   
张献忠之死的疑点。 
各种书上记载也矛盾百出,一般的书上说是鳌拜手下镶黄旗章京雅布兰射杀的。但作为正史的《清史稿》,也记载着张献忠三种不同的死法,卷二一九、列传第六、太宗诸子中却记载为豪格亲射献忠。但同样在《清史稿》卷二四九、列传第三六中,又成了(鳌拜)进征四川,斩张献忠于阵。另外的书上记载,又说是鳌拜手下镶黄旗章京雅布兰射杀的。 野史记载,张献忠死后,他的部众“以锦褥裹尸,埋于僻处,而遁”,写这种野史的人真是太天真了,要是真的张献忠在战场上被杀了,他的手下能抢回尸体吗?。况且清军发的“广告”:“求得发而斩之,枭其首于成都”。不管何种记载和传说,至少《清史稿》中对张献忠死后尸首去向毫无记载,看来这一问题将成为历史上永久的迷。
张献忠没有死在凤凰山的佐证。
李自成的大顺政权16441——3月,年号永昌。
张献忠的大西政权1644815——16461116日,年号大顺(亏张献忠想得出来,用李自成的国号作自己的年号)。
   
李自成主要部属档案:
刘宗敏:1645年武昌被俘(被杀)。
牛金星:1644年失踪。1652(?)年病逝。
李岩、李牟:1644年被李自成杀害。
李过:1649年湖南失踪。
高一功:1649湖南战死。
罗汝才:1642年为李自成所杀。
张献忠主要部属档案:
孙可望:张献忠死后,领军驻贵州,1657年降清。
李定国:张献忠死后,领军驻云南,1663年病忘。
艾能奇:张献忠死后,领军进发云南,1647在云南会泽中箭身亡。
刘文秀:张献忠死后,领军游击于重庆、贵州、云南、四川,1658年病亡昆明。

只要认真对比李自成大顺国灭亡之后大顺军队的结局,和张献中大西国灭亡之后大西军队的结局,很容易就判断出,大西国灭亡后,张献中并没有死亡。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垮台后,兵败、乱如山崩,绝大多数军队在不到一年就很快消失了,仅李过、高一功的少量军队坚持到1649年,也就是说李自成死亡后一年他的数倍于张献忠的军队基本消失。而张献中的大西政权垮台后,军队是有组织有计划撤退,坚持抗清到1663年李定国病死。也就是说,在张献忠死亡后,大西军有组织的抗清17年。其中特别是刘文秀在重庆和清军对抗了13年,清军才收复了重庆。如果做为大西国皇帝的张献忠真的在西充凤凰山战死,而他的军队在没有多少前途的情况下,成建制和对手战斗17年,哪可能算是世界历史上的奇迹。
张献忠人格
据曾与张朝夕相处的西方传教士在《圣教入川记》中记载,张为人“智识宏深,决断过人”,令两位传教士“亦暗暗称奇”, 他作战非常勇敢,“战辄先登”,每次战斗都身冒矢石,亲临前线指挥。他颇能吃苦耐劳,“夜尝不寐,裹甲微行,携刀巡视”,当时在大西军的外国传教士这样描写,“张献忠人甚聪明,与士卒同甘苦,自由谈话,表现坦白,温情大量,慷慨态度,且尝与属下饮食”。归结起来大概就是“智勇双全,诙谐幽默”。说张献忠智勇双全,是因为张献忠转战七个省,最后在四川建国,而和张献忠作战的明军将领,全部没有善终;说张献忠诙谐幽默,是指张献忠作战没有规矩,基本如儿童游戏一样,例如张张献忠自己编的军歌:前有邵巡抚,常来团传(转)舞;后有廖参军,不战随我行;好个杨阁部,离我三天路。

张献忠宝藏

大家最为熟悉的一首歌谣:石牛对石鼓,黄金万万五,哪个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根据张建斌(国家清史纂修领导小组办公室)研究的结论:
“他(张献忠)曾在成都举办斗宝大会,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富有:24间屋子摆满奇珍异宝、金锭银锭,令人目不暇接、瞠目结舌。有历史学家粗略估算了一下,张献忠至少拥有千万两白银。按明末一两白银折合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300元人民币计算,在那个年代,他拥有相当于现在30亿人民币的财富。如果加上其他非金银类的珠宝,财富数据肯定还要大得多。”
四川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谢元鲁:“甚至于我个人认为(张献忠的白银)可能达到这个上千万两之多。那么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当时张献忠打下武昌之后很高兴,就是赏赐了他的部下,当然据说还有一些什么百姓。据说大概是六百万白银。那赏赐都一下大手笔的花掉六百万两,那肯定他拿到的这么一个叫做是财富的远远不止六百万两。短短几年,明朝皇室几个有钱的王府,都被张献忠抢掠一空。所以,他能拥有巨额的金银,其实并不奇怪。”
比较有权威的,是《世界年鉴》于2002年3月公布的一个清单:拿破仑的莫斯科宝藏,印加帝国黄金宝藏,法国路易十六黄金,南美玛雅“圣井”宝藏,欧洲“圣殿骑士团”宝藏,日本赤城黄金山宝藏,菲律宾山下奉文藏金,亚历山大宝藏,所罗门王宝藏,埃及法老王宝藏。。。。。。其中,中国的宝藏独占五席,分别是西夏王陵藏宝,楼兰王宝藏,大顺皇帝李自成宝藏,大西皇帝张献忠宝藏和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藏宝。这里面藏宝最丰、寻找人数最多、耗费人类最大的就是大西皇帝张献忠的宝藏,据《世界年鉴》估算,这笔财富的价值位居世界第三,亚洲第一。
为了得到这笔宝藏,外国传教士、袁世凯、二战时美国的梅乐斯上将、日本侵略者都曾兴师动众,不惜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前来寻宝。但是,若论花费时间和毅力,他们都算不上张献忠宝藏最忠诚的粉丝。那么最忠诚的粉丝是谁呢?答案是清朝皇帝。自打入关后的第一位皇帝顺治开始,一直到光绪,清朝政府从没有放弃过对宝藏的追求,坚持不懈260年,真可谓虔诚至极。清朝的历任川陕总督怀里都装着皇帝的一道密旨:务期寻获张贼献忠所遗巨宝,以充国用!历任川陕总督衙门里都有一个专设机构:勘验局。年费银十余万两,里面汇聚了蜀中耆老、文人侠客、外国传教士等等,任务只有一个:明察暗访,寻获伪大西国皇帝宝藏!道光十八年(1838年)清政府曾派员实地勘察,因找不到确切地点而中。到了咸丰三年(1853年),翰林院编修陈泰初说亲眼看到被彭山眉山居民捞到的银,“其色黑暗”。这时正是太平天国弄得凶的时候,清政府内外交困,国库里空得还没山西的土财主们富裕。于是咸丰帝命成都将军裕瑞“按所呈情形的悉心查访,博采舆论,若知其处,设法捞掘。”但是,张献忠虽然当皇帝不怎么有水平,但是藏宝却是高手,过了上百年之后依然没让清朝政府得手。民国初期,袁世凯想着如何当皇帝,也派了大批的特种团在四川等地区挖了七十余个大坑,淘干了几十条小河,也没有找到。此后,四川军阀杨森、刘文辉、蒋介石都曾动过这笔宝藏的脑筋,奈何没有张献忠本人指引,只能望天空叹。

张献忠宝藏在箭板的可能性
藏宝条件。根据世界上目前已经发掘的宝藏的共同埋藏特点,大致有三个条件:地点隐秘,有天然洞穴,运输方便,这三个条件箭板镇都有。首先,箭板在乐山和宜宾的地方志上都没有记载(一直到同治年间编修的地方志都没有记载),不可谓不隐秘;箭板有冰臼地貌,当然就存在天然洞穴;箭板距岷江主流只有7公里的水路运输,而且水流相当平缓,在岷江上游没有修建电站大坝的时候,岷江主流的河床比现在高很多,箭板的7公里航道,相当于潮汐航道,航行条件相当好。上世纪六十年代,箭板航运很繁荣。
宝藏在箭板的可能性。首先,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国,是在李自成的大顺国灭忘5个月后的事情,而且还用大顺国的国号作为自己的年号,显然是很有深意的。但是,可能张献忠没有想到的是,清兵入关仅仅两年多就占领了明朝大半个江山,并且把势力远大于自己的李自成灭亡了,是谁站在当时张献忠的位置上,都要考虑撤退的问题。撤往何处?从现有的历史资料看,由于张献忠深受《三国志》影响,不管是作战的战术,还是选择四川建立大西国,都照搬了三国时蜀国的全套做法。因此,如果张献忠选择孔明墓的埋葬方法埋藏宝藏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要做到孔明墓的埋葬方法,势必就需要先放“烟雾弹”,例如:石牛对石鼓啊,掘断锦江埋宝藏啊,江口沉青杠木装银锭啊,等等,然后暗度陈仓。暗渡陈仓,按照当时的运输条件,也只能使用水运,如果张献忠的所有宝藏装箱后按照500吨计算(其中一千万两白银算300吨,黄金和珠宝算100吨,包装物算100吨),用载重20吨的木船,25艘就装完了,间杂一倍其他商船,也才50艘,每天运2——3船走,很不起眼就运走了。如果用马车,至少需要1000辆,而且速度慢,显然不可能。船舶到达箭板河入口处附近的岷江主流水域一带,就可以停泊休息,天黑以后驶入箭板河,哪当然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箭板的信息。如果把箭板镇现在可以找到的信息加以分析,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箭板曾经居住过皇帝。例如:三宫(个人猜测这是暗示三宫六院,那六棵排成一排的榕树有可能暗示六院),双龙火墙,万寿宫的专用青砖,一对来历不明的户对,植物志上都没有的树名——如南树等等。最为有力的直接证据,是箭板镇的玉皇宫(已毁坏),基本就是张献忠老家定边县玉皇阁的复印件。
宝藏信息。歌谣:石牛对石鼓,黄金万万五,哪个识得破,买尽成都府。其中“石牛对石鼓”显然说不通,石牛和石鼓没有必然关系,如果把“石牛”改一字成“石门”, 歌谣就成了:石门对石鼓,黄金万万五,哪个识得破,买尽成都府”。
张献忠是陕西定边县郝滩乡刘渠村(古称柳树涧堡)人,那些地方的人居住的都是寨子,每个寨子一般只有一个石头的寨门(防火防盗防抢)供进出,寨子的门楼上,一般都有一面大鼓用来传递信息。箭板禹王宫的四根巨型石柱如果是代表“石门”,哪么禹王宫哪两幅巨型的隐秘的壁画就很好解释了,也就是说宝藏的部分信息在壁画之中。余下就是“石鼓”问题。箭板镇古老的“三宫十一庙”的传说(壁画上残存的七个庙子证明不是传说),也是说不通的,不符合“常理”,原来也许应该是“三宫十二庙”,壁画上已经有十一庙,那么没有绘入壁画的第十二庙,也许就应该是石鼓的埋藏之地,在石鼓上应该有宝藏的确切信息。
辨伪。
锦江藏宝之伪。关中平原、河北平原上的坚固的皇帝陵都难逃盗掘,张献忠把宝藏埋在成都平原,简直就是弱智,前脚撤走后脚就被人挖走了,何况还不利于日后自己取用。
江口的青杠木夹银锭之伪。青杠木自身都是沉水木,不装银锭扔到水里都要沉下去,装上银锭沉得更踏实,因此用青杠木夹起银锭运输,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更何况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无数的公的和私的物探公司,已经无数遍在成都平原的可疑区域进行过探测,并没有半点信息。
青城山藏宝之伪。成都到青城山,只有到灌县这几十公里可以用马车,上山全靠人力背或挑,运走500吨宝藏,怕不是少数人短时间能够完成的,长时间和大队伍运输不走漏消息才怪。
编外
箭板冰臼。
箭板的老码头上,有许都冰臼,从地质成因估计,箭板的地下,有可能有巨大裂隙,也就有可能象当地老百姓说的:箭板的玉皇宫、万寿宫、禹王宫,地底下是“地道”连在一起的。
地宫入口。箭板本地人都知道,河中间有一地宫入口,进去以后,里面有石阶。图中,红圈,即地宫入口。在箭板电站未建之前,此地宫入口经常有人进去摸娃娃鱼;电站建成后,水流速度降低,入口已经淤塞。
踏勘。从“江口青杠木”案,由谣传变成事实,我就怀疑“石牛石鼓”案,也许不是谣传,也许也是事实。为了寻找“石牛石鼓”答案,我也在成都到宜宾之间可能通航的,几乎所有的所谓的古镇去看过,例如黄龙溪、上里、柳江、罗城、清水溪、龙华、罗目等;其他可能的古镇也去过,例如青神的罗平、汉阳,乐山的关庙、罗汉,井研的三江、研城,犍为的孝姑、新民,宜宾的泥溪、轸溪、蕨溪、高场,等地。结论是:其中任何一处的古建筑,其造价、规模、艺术成就,都不及箭板十之一、二。例如罗城古镇,整个船型街的造价,还不足箭板任何一宫的造价。可见,当初在箭板“投资”的老板,是何其的富有。
我寻找“石门石鼓”案的答案,目的不是要去研究藏在地下的宝藏,我也没有这样的胆量去挖,只想以此安慰那些300多年前,冤枉死的成都港出发的船工,同时也安慰那枉死的箭板土著居民(从箭板现在的居民的族部看,全是湖广移民),也许他们中间还有许都是小孩子。
确切地说,只要有几个专业的知识和实践经验,很容易在箭板镇找到张献忠宝藏的信息。

箭板1.jpg

箭板2.jpg

箭板3.jpg

箭板4.jpg

箭板5.jpg

箭板6.jpg

箭板7.jpg

箭板8.jpg

箭板9.jpg

箭板10.jpg



箭板11.jpg

箭板12.jpg




小记一:从2008年6月25日发出帖子《张献忠亿万宝藏地——沐川箭板》以来,“民间考古工作者”在箭板挖出了大量明代箭头等冷兵器,并流入市场。

箭板帖子.JPG


小记二:打开张献忠宝藏的钥匙
箭板水字图片1.jpg

释文:
世人寻找的张献忠宝藏,就埋在沐川箭板古镇。打开宝藏的钥匙就是一个草书的水字。箭板古镇在民国之前的正史和野史中都没有任何记载,而其明代风格的建筑物规模和投资规模却超过了州府,州府多为民居风格建筑物,而箭板多处是皇家风格建筑物,其代表建筑物是三宫十一庙,尤其是其中玉皇宫的造型,几乎就是张献忠老家陕西定边县玉皇阁的复印件。时至今日,箭板古镇的明代风格的建筑物已毁掉了九成半,余下的半成,已使人感叹。浪覆虚舟记

箭板水字图片2.jpg



箭板水字图片3.jpg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君子-当如兰 书童 发帖时间: 2012-12-17 11:18:19|帖子热度:8770
沙发
审查时间长哦
真武大帝 秀才 发帖时间: 2012-12-21 15:12:24|帖子热度:8770
板凳
此说要成立,恐怕还要有许多工作。
君子-当如兰 书童 发帖时间: 2012-12-25 09:31:28|帖子热度:8770
地板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挖开“隧道”,最直接的证明,可惜我没胆量。
男国之春 白丁 发帖时间: 2012-12-27 12:02:25|帖子热度:8770
5#
君子-当如兰
本文来自: 考古中国 详细文章参考:http://www.kgzg.cn/thread-100619-1-1.html

楼主强大!14年找查张献忠的宝贝,堪比专家! 有时,要付一辈子时间,最后都没见黄金的影子。但是,楼主的精神万古永存!不过,有时得来全不费功夫,祝愿楼主有生之年,就像中彩票一样,收个震惊世界的“奇观”。。。
君子-当如兰 书童 发帖时间: 2013-1-4 14:24:50|帖子热度:8770
6#
箭板新图片——明代“百官入朝”砖雕,共有6快在6根砖柱中部。估计是当时的伙食堂,因为地面还有明青花瓷片龛的“双龙挣宝”“地花”。
箭板13.jpg
齐天大圣 秀才 发帖时间: 2013-3-2 15:43:41|帖子热度:8770
7#
张献忠是个真正的匪,杀人如麻。宝藏只怕子虚乌有,或被捉他的清兵分了。
君子-当如兰 书童 发帖时间: 2013-9-10 12:30:17|帖子热度:8770
8#


目前能找到的有关箭板的最早文字加载
蜀燹死事者略传 (清·余澜阁)


◎余都司
都司余公,讳振海,广安州人,提督步云公之孙,游府长春公第五子也。幼具英武姿,及长,为人慷慨有大志。入行伍,娴方略,以功得守备。咸丰九年秋(1860年?),加都司衔,札令带兵剿滇逆。贼踞叙府真武山吊黄楼坚持数月,遏贼锋不得出。至冬,马军门天贵,进剿石梯桥阵亡。贼旋窜出嘉定府境,大帅饬公追剿,立功自赎。公率军数百人,营于犍为县属之箭板场山下,去贼所踞之牛心山仅十余里。贼探知公所部只数百人,合瓦司兵及各练勇共五营,仅二千余人。冬十一月中旬,贼数万蜂拥至,围绕山梁,扑营力攻。公以众寡不敌,乘垒堵御,矢石铅药俱尽,继以刀矛。已而力不能支,全军覆没,贼杀公而焚其尸。同时死难者,公之六胞弟某,族侄缉五,乡人周志远、赵某等,事闻议恤。
余浒村曰:“余闻族人从军者归云:箭板场之战,贼将逼营垒,时公檄四营出战,皆不应。各以守击为辞,号曰‘打坐笼’,眼见前营为贼夷灭,次及公营。三面皆环水田,贼匝营猛扑,力不能支。公率麾下二百人出营,与贼决战,陷大田泥水中死之。自辰至未,五营蹂躏几尽,于是贼易官军,势更猖獗矣。” ◎赵千总陈正魁附
咸丰九年九月十九日,滇贼李永和围叙郡。宜宾叙马营千总赵公三元带勇数十名,札西关外较场坝。贼统众千余倏至,前后合围,公力战死之。公有勇目陈君正魁,宜宾人,前剿雷波夷有功。咸丰九年,随公攻滇贼于牛皮寨,旋奉檄调归。九月十九,滇贼李永和围叙郡,陈君登陴守御,城屡陷,俱获保全。自唐公友耕来归,连日随攻西门外各贼垒,克之。继攻花园庵贼巢,唐公攻其南,君攻其东。始与贼巷战,君挥矛直前,贼不支,败和入垣内,闭门拒战。君乘胜跃入,力战方酣,将扑入中营,忽内放巨炮,中君左目,受伤犹呼勇弁上前杀贼。东路唐公,藉公声势,两路夹攻。破贼捷闻,而公已死矣,尚怒执长矛不倒。弁等负公尸,回葬翠屏山麓。

泽雷随 书童 发帖时间: 2014-5-19 11:27:35|帖子热度:8770
9#
可能性很小,这么大规模的宝藏,用探测仪一下就能感应到的。
玉魄国魂 左都御史 发帖时间: 2015-9-1 17:15:59|帖子热度:8770
10#

12下一页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