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考古发现] 象牙的奥秘

【字号: 】 查看:1439| 回复:0|发帖时间: 2011-10-18 21:20:35| 关键字: 象牙
  在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遗物中,有数以吨计的象牙,还有大片的野猪獠牙、鹿角等等,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据考古工作者实地发掘的初步统计,目前在金沙遗址范围内出土有象牙约有一千多根,数量之多,确实令人惊叹。1986年夏秋之际发现的三星堆一号坑出土有象牙13根,二号坑出土有象牙67根。之前在巫山大溪文化遗址墓葬也出土有象牙,在其他地区的考古发现中也出土有象牙或象牙制品,但数量均较少。像金沙遗址出土数量如此之多的象牙,在中国考古史上乃至世界考古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惊人发现。商周时期的古蜀族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多的象牙?它们来自于何方?作何用途?这些问题引起了学者们的极大兴趣,并由此而产生了种种猜测和探讨。

  让我们先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象牙说起,学者们通过研究认为,应是古蜀王国的祭祀用品。大型青铜立人像那握成环形而又夸张的双手,有学者认为执掌的很可能就是象牙,是祭祀活动中使用的祭献物。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玉璋图案,画面中有悬置于左边神山内侧的粗大的弯尖状物,从形状看,似应是象牙,说明了古蜀王国有将象牙用于盛大祭祀活动的习俗。根据古文献中的有关记载,古人有很多祭祀形式,祭山林山泽则采用埋沈的方式。由此参照三星堆遗址出土的玉璋,刻画的图案便是古代蜀人祭祀神山的情景。联系到金沙遗址发现的象牙堆积坑,它们很有规律地平行放置在一起,层层堆积约有八层,深埋于地下,同坑埋藏的还有大量玉器和铜器,很有可能也属于祭祀用品。但埋藏本身,是否属于金沙遗址统治者的一种大型祭祀活动方式,或是由于某种变故或其他原因而特意为之,目前尚难断定。不过有一点则是肯定的,商周时期的古蜀王国祭祀活动十分兴盛,古蜀族将象牙用于祭祀活动应是不争的事实。

  古人很早就有使用象牙制作礼器的习俗,在距今约七千年左右的河姆渡文化遗址,已出土有双鸟朝阳象牙雕刻与鸟形象牙圆雕。在上海青浦崧泽文化遗址中发现有四件象牙镯,在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墓葬中出土有多件象牙雕筒和象牙琮,在安阳殷墟好妇墓的随葬品中有多件精美的象牙雕刻品,殷墟卜辞中有“宾贞以象侑祖乙”(合集8983)的记载,《礼记·玉藻》则说“笏,天子以球玉,诸侯以象”。这些文献记述和考古资料,对我们了解和探讨古蜀族象牙的用途都是非常重要的参考。三星堆二号坑除了出土的象牙67根,还发现有象牙器残片4件、象牙珠120颗,象牙器残片上雕刻有兽面饰和云雷纹等纹饰,象牙珠为中有穿孔的长鼓形和算珠形。金沙遗址也发现有切成饼形的象牙片,显然是为了加工雕刻用的。

  这些发现说明古代蜀人同样有使用象牙制作礼仪用器或饰品的习俗。当然,大量的未经加工的象牙,说明古代蜀人可能更喜欢直接将象牙用在祭祀活动之中。推测其祭祀方式,可能有供奉、献祭、插埋等多种。当然,也不排除将象牙作为陪葬品的可能,还可能有巫术厌胜的作用。至于古代蜀人祭祀的对象,则是相当广泛的,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来看,有祭祀天地、太阳、山川河流、神灵鬼怪、祖先、亡灵等等,这些祭祀活动有着多种多样的形式和异常丰富的内涵。三星堆遗址出土玉璋图案上所刻画的象牙,说明古蜀王国曾将象牙用于祭祀神山等祭祀活动中。金沙遗址也出土一件刻画有图案的玉璋残件,为上下两图,可以清楚地看到侧跪一人肩扛弯曲的象牙。图案描绘的可能是古蜀族在祭祀活动中祭献象牙的真实情景,虽然祭祀的具体内容尚不清楚,却形象地展示了对象牙的特殊崇奉。

  这些大量的象牙来自何处,也是个费解的问题。三星堆遗址出土的象牙经鉴定为亚洲象,同时出土的海贝经鉴定有货贝、虎斑纹贝、环纹货贝等,可能来自于太平洋和印度洋温暖的海域,一些学者因之认为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大量海贝和象牙很可能与异域的远程商贸活动和文化交流有关。最近金沙遗址出土了数量众多的象牙,对这些象牙的来源问题,不能不引起我们新的审视和思考。金沙遗址出土的象牙经初步鉴定也属亚洲象。我们知道亚流洲象仅雄象有门齿(象牙),每头雄象两根门齿(象牙),一千多根象牙应取自五百多头雄象,从象牙的长度来看应是成年大象,那是数量非常惊人的庞大象群。重达数吨的一千多根象牙,若来自遥远的异域,获取和运输似乎都是比较大的问题。那么,商周时期四川盆地是否有过象群的栖息活动呢?这些数量惊人的象牙是否就在当地出没的象群中获取的呢?由于没有发现象的遗骸,这只能是一种猜测。但从各种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透露的信息来看,这种情形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发生过的。

  在《吕氏春秋·古乐篇》中,有“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的记述,据学者们考证,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商人曾驾驭大象用于作战。从考古资料看,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屡见象字,以长鼻巨齿为其特征,说明殷人对象非常熟悉,才会有这样的象形字。安阳殷墟还曾出土有象的下臼齿和象骨以及象牙制品和玉雕象等,应是黄河流域中原一带有过大象的见证。徐中舒先生主编的《甲骨文字典》指出:据考古发掘知殷商时代河南地区气候尚暖,颇适于兕象之生存,其后气候转寒,兕象逐渐南迁矣。这确实是很有见地的看法。

  商周时期长江流域和四川盆地境内,气候比黄河流域和中原地区湿润温暖,树木茂盛,更适宜鸟兽和大型动物生存,很可能也是亚洲象群的栖息出没之地。在湖南醴陵便出土有商代青铜象尊,形态极为逼真,应是那时对大象的真实摹写。从文献记载看,《左传》定公四年,楚昭王在长江中游作战失利,逃避吴国军队追击时,曾将火炬系于象尾,使部下“执燧象以奔吴师”,才得以脱险。这说明楚国驯养有大象,危急时才能驱象作战,冲击吴军,取得奇效。《国语·楚语》(上)中有“巴浦之犀、 、兕、象,其可尽乎”的记述。《诗经·鲁颂·泮水》有“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的记载。徐中舒先生认为,淮夷所献应为江淮流域所产象牙,巴浦当即汉益州地。《山海经·中山经》说“岷山,江水出焉……其兽多犀、象”。《山海经·海内南经》则有“巴蛇食象”之说。《华阳国志·蜀志》也提到“蜀之为国,肇于人皇……其宝则有璧玉……犀、象”。由此可知,四川盆地与江淮流域古代都曾是产象之地。周代以后,可能由于气候环境变化的原因,象群才逐渐南迁。中原民族和古代蜀人由于象群的远去,产生了想念,因而有了“想象”,这个词的初意就是表达对象的想念。

  从考古材料看,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青铜兽首冠人像,那夸张而奇异的冠顶装饰物,就活脱是卷曲象鼻的写照。二号坑出土的青铜纵目人面像,鼻梁上方高竖的卷云纹装饰,也使人油然联想到卷曲的象鼻,是一种充满了想像力的象征表现手法。彭县竹瓦街出土的商周窖藏青铜器中,有双耳为长鼻形立体象头的铜 ,其象头和长鼻以及突出的象牙,堪称是对真实大象栩栩如生的摹拟。这些都说明了古代蜀人对大象形态的熟悉,只有经常和大象接触才会达到如此熟悉的程度,应是蜀地产象的见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三星堆一号坑的烧骨渣中,除了猪、羊、牛的肢骨和头骨,还有象的门齿和臼齿等。这些烧骨渣显然也透露了蜀地产象的信息。

  将这些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联系起来看,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象牙,很可能就产于蜀地或长江流域。还有金沙遗址遗址出土的大量野猪獠牙和鹿角,很显然也是本地所获。从地理环境来看,商周时期的长江流域和四川盆地有着良好的生态条件,可能生长着大片茂密的森林,还有很多沼泽湿地,是各类鸟禽百兽栖息的乐园。《山海经·海内经》中说:“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爱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 有百兽,相群 处。”学者认为都广之野就是成都平原,《山海经》中的许多篇章皆是古代蜀人撰述。可知古时蜀地的动物在种类和数量上都是很多的,不仅有虎、野猪、鹿群,而且很可能有象群活动出没。古蜀王国在商周时期已形成灿烂的青铜文明,有着繁荣的稻作农业,而由考古资料可知,渔猎活动仍是一些部族的重

  要社会生活内容。大片的野猪獠牙和鹿角,其来源显然就与古蜀族的渔猎活动有关。但古蜀族是否也将大象作为狩猎的对象,则是个很大的疑问。

  如前所述,古代蜀人对大象具有某种特殊的崇奉之情。和古蜀文化关系密切的宝鸡 国墓地茹家庄一号墓出土的西周青铜象尊,以及在宝鸡斗鸡台出土的青铜象尊,将大象造型铸作青铜礼器,很可能也受到了古代蜀人崇奉大象的影响。怀有这种尊崇观念的古代蜀人,恐怕是不会将象群作为猎杀目标的。而且,大象是很有灵性的大型动物,在缺少先进武器的商周时期要猎杀数百头强壮的成年雄象,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目前也没有发现因猎杀大象必然会留下的遗骸。那么,金沙遗址出土的一千多根象牙,当时的古蜀族又是怎样获得的呢?这确实是一个费解的谜。

  有学者认为,长江中游荆楚地区的先民们,有将象牙用于厌胜的巫术,很可能有猎获象牙的习俗。《周礼·秋官·壶涿氏》中说“若欲杀其神,则以牡 午贯象齿而沈之,则其神死,渊为陵”,便是对这种巫术的一种记述。文中说的“神”是指水神或水中精怪,也可能泛指邪崇或水患。我们知道,古蜀王国是由许多部族构成的,这些部族以栖息于成都平原的古代蜀人为主,也包括西南地区的一些部落和部族。古蜀历史上教民务农的望帝杜宇,相传来自江源,娶朱提(今云南昭通)梁氏女利为妻,后来取代鱼凫族而称王于蜀。开明族的鳖灵,就来自荆楚,被杜宇委以为相,因成功地治理了蜀地的洪灾水患,而掌握了蜀国大权,迫使杜宇将王位禅让于他,建立了开明王朝。这支来自荆楚的开明氏族,迁入蜀地后,起初只是古蜀王国的一个普通部族,后来逐渐强大并得到众多部族的拥戴,才成为蜀国的统治者。在这个长达数年或数十年的过程中,开明氏族与古蜀王国的其他部族融合,接受和吸纳了古蜀文化,但也可能保留着本氏族原先的一些传统习俗。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象牙,会不会与开明氏族有关呢?因为从荆楚迁入蜀地的开明氏族,很可能有猎获象牙的习俗,并有使用象牙的巫术。目前这只能是一种推测。也不排除从周边区域迁入蜀国的其他部族也有猎获象牙的习俗。

  大量象牙的来源,除了猎获取得象牙这种可能,也有可能是由于某种突发性的自然原因导致了象群的大量死亡,古蜀族因此而获取了数量众多的象牙。这种自然原因,有可能是严重的洪灾,或其他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从古代文献记载看,杜宇时代曾发生过大洪灾,蜀国境内许多地方都被洪水淹没,成为一片泽国,直到鳖灵决玉山泄洪,治水成功后,蜀国百姓才恢复了正常的陆居生活。自然灾害不仅对人类造成危害,而且也影响着动物的栖息生存。当灾难突然降临时,象群也难逃厄运。由于缺少记载,对发生在遥远的古蜀时代的那些事情,我们都知之甚少,只能通过分析推测去寻找谜底。

  总而言之,我们通过古代文献以及考古发现,可知金沙遗址出土的大量象牙很可能是蜀地所产。商周时期的长江流域和四川境内很可能有大量的象群活动栖息,由于某些原因,古蜀族因此而获取了大量的象牙,而象群也就从此南迁了。南迁的象群给先民们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和想像,也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联想和值得去探寻的奥秘。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