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考古中国 左都御史 发帖时间: 2011-11-29 13:30:37|帖子热度:2863 |关键字: 四川, 资阳, 兰家坡, 青铜马, 汉代 楼主
  2005年12月21日下午4时许,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兰家坡,一个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上,一匹无头骏马在一高约40公分矮小铜人的驾御下,拉着一辆长约2.05米的马车,横空出世!

  “这是汉代青铜车马,在四川历史上十分罕见!”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此语震惊了整个资阳、整个四川,就连其邻居重庆也为之兴奋。一时间,“青铜马车的出土将改变川渝历史”,“古墓主人为皇室”等种种传闻在坊间被广泛传播。

1240551885.jpg

  公路施工现场挖出文物

  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雁江镇,曾经因发掘出35000年前“资阳人”头骨化石而轰动一时。2005年12月21日,青铜车马的出土让这里再次成为众人瞩目的地方。

  当天下午4时许,该镇兰家坡工地施工现场,一台挖掘机正在作业。“我们怎么也没想到,挖掘机一把抓下去,就抓出来几个黑褐色的青砖!”据工人段师傅说,和青砖一同被抓出来的,还有几片锈蚀的铜片,铜片上可隐约看见向上翘起的马尾巴和车轮。于是,施工工人马上停止了作业,并立即向雁江区文化体育局报告,同时拨打了110。

  得知这一情况,雁江区立即派出考古人员前往勘察,由于夜幕降临,挖掘难以展开,考古人员当即埋土回填,决定次日进行挖掘。

  青铜车马浑身裹泥“出世”

  2005年12月22日上午9时许,发掘工作正式开始进行。

  中午时分,发掘地点刨出一个由带花纹的青砖修建的墓室,青铜马的肩部也露出了地面。下午1时15分,经过精挖细抠,随着泥土的一点点剥离,一件色泽暗青且略带锈蚀的古代马车展现在人们面前。下午3时许,整驾青铜马车完全露出。只见拉车的青铜马昂首阔步,四蹄飞扬,直似即将破土拉着身后的马车飞驰而去。

  经测量,马高约0.81米,马车长约2.05米,宽约1.25米,车轮直径约0.72米,重达150公斤左右。考古人员初步鉴定该马车为青铜铸造,铸造年代大概为汉代甚至更早。不过,遗憾的是,青铜马的头部始终没有被发现,而马车的左轮也有毁损的情况。

  专家组“会诊”青铜马车

  为了对青铜车马进行有效的修复和保护,2005年12月27日,雁江区文体局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签定《雁江青铜马车修复协议》,将雁江出土的青铜马车交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修复,预计修复期为10个月。

  四川省文物研究院专门为雁江青铜马车成立了修复研究小组,对青铜马车进行会诊:青铜马车的氧化锈蚀较大,修复难度也相对较大,但青铜马车的锈色很漂亮,又有难得的孔雀蓝,修复好后,将会更加光彩夺目。

  此外,雁江区也组成了以副区长付萍为组长,由雁江区文体、公安、文管所等为成员的雁江青铜马车后续文物发掘和保护领导小组。

  根据“小手”找到“驭手”

  2005年12月29日,就在青铜车马刚刚被运送到成都进行修复的第二天,正在发掘现场的考古专家突然接到修复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称:他们从墓穴中带走的泥土中,“洗”出了两个“小手”!

  听到着这一消息,这位考古专家回想起自己见到青铜车马的情景:只看到了马和车,并没有看到人!“青铜车马上面是不是还有一个驭手?”想到这里,这位考古专家立即将情况传达给了雁江青铜马车后续文物发掘和保护领导小组。

  当晚,领导小组立即展开工作。次日上午,身高约40厘米的小铜人(考古专家称其为“驭手”)找到了。据这位专家说,“驭手”是在青铜车马出土的当晚,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捡走的,得知情况后将铜人主动送了回来。

  古墓挖掘工作还在继续

  除出土青铜车马的砖石墓外,工作人员还挖出了两个土坑墓,两个土坑墓均在砖石墓的西侧,两个墓室的大小基本相似:长约4米、宽约5米,两者之间被一道土墙阻隔。据考古专家介绍,还不能确定这两个墓穴是否为同一个墓穴。

  下午3时许,工作人员在砖石墓内清出了一个类似小匕首的物件。考古专家说,这是马车上用来撑起车蓬的物件,其作用相当于钉子。与此同时,土坑墓中,工作人员也清理出一呈现暗红色的陶片,据称该陶片属于典型的汉代陶片。

  此外,在土坑墓的发掘现场,考古专家已经用白色线条将棺椁的大致位置标志出来,工作人员正一点一点地清理上面的木炭和泥土。考古专家表示,估计在近期内,土坑墓的秘密有可能被揭开。

  四川曾出土两匹马 惟有这匹最骠悍

  雁江出土青铜车马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在考古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2005年12月23日,全国知名考古专家、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机械考古勘探办公室主任王鲁茂来到资阳。通过墓砖判定,该古墓应属汉代时期建造的,马车的铸造年份应是汉代,甚至还要往前推。据王鲁茂向雁江区文体局的有关人士介绍:这么骠厚肥实的马很少见,以前在绵阳和三台县各出土了一只,而只有马没有车,马也没有这么大。汉代青铜马车的出现在川内尚属首例,价值无法估计。

  26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76岁高龄的四川大学考古学教授宋治民等也一同来到资阳。高大伦考查后指出,曾经在绵阳出土的青铜马车由9节组合而成,而资阳市这个青铜马车是整体的,很少见。在出土现场,宋治民举着一块古墓用的白沙泥解释说,这是汉代的一种天然墓葬专用泥,主要目的是防水防潮。从墓葬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大家族的墓葬,年代属于西汉。

  关于青铜马车及古墓的七大疑问

  为什么用带花纹的青砖修建的精美墓室中只有一驾马车而别无他物?马的头又到哪里去了?……前日晚,现场考古专家胡昌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针对这些疑问进行了解读。

  马的头跑到哪里去了?

  让所有人遗憾的是,青铜车马从出土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没有看到马的头。对此,曾有媒体援引一些专业人员的说法认为,该匹马的马头是象形马头。

  针对这一说法,胡昌钰认为,这是显然错误的说法。在相关史书的记载中,从没有象形马头的说法。目前情况来看,青铜车马从出土那一刻起,马头就已经不存在,但马头是何时遗失的,还没有准确的说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可以排除在发掘过程中被盗的可能,同时从整个墓穴的完整程度来看,该墓穴应该没有发生过盗墓情况。 至于“青铜车马下葬时,马头就已经不存在”的这一说法,胡昌钰表示,目前还无法确定。

  为什么只有一架车马?

  在这个用带花纹的青砖修建的精美墓室中,为什么只有一驾马车而别无他物?

  考古专家表示,根据目前情况,他们只能初步判断这是一驾铸于汉代的青铜马车,这在资阳市尚属首次发现,他们也对这个修建精美的墓室仅放一辆青铜马车的问题感到纳闷。

  “出土文物中还有宝剑,宝剑长约40厘米,色泽暗青且略带锈蚀,和青铜车马的颜色相近。”发掘现场一工人称曾看到“宝剑”,“看起来象是一把佩剑。”现场很多工人证实了这一说法。

  “工人看的到没有错,可不是宝剑,而是车轮上的车辐。”胡昌钰说,青铜车马被发现时,车子的左轮遭到了损伤,车轮上的车辐散落下来,看起来非常象宝剑。胡昌钰表示,目前,散落的车辐已经基本被追回,这对整个青铜车马的修复工作非常关键。

  古墓主人是什么身份?

  “古墓的主人是皇室!”青铜车马刚一出土,这一说法立即在资阳市民中广泛流传起来。

  对此,胡昌钰表示,青铜马车是特有的文物,有马有车,这说明墓主身份不一般。但从目前史料的记载中看,可以排除墓穴主人是皇室的可能。“历史上,资阳是州府所在地。”胡昌钰说,从目前可以查找的资料中看,历史上的资阳从来没有出过皇室,或是曾有皇室葬在这里。

  那么,墓穴主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有人猜测可能是两汉时期的资阳籍高官。

  对此,胡昌钰表示,历史上,资阳在西汉有谏议大夫王褒、关内侯王延世,在东汉有五官中郎将董钧。但同样根据史书记载,资阳在汉代的这三个高官,其中两人被葬在县城以北40里处,另一个葬在异乡,而发现墓穴的地方则位于城西。

  “有一种可能就是外来的达官贵人经过这里时,发现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因此将墓穴安放在这里。”胡昌钰说,“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例子:唐太宗李世民发迹在太原,因一次打猎中发现陕西礼泉是一块风水宝地,死后便将坟墓安在那里。”

  古墓下面暗藏宝藏?

  从青铜车马出土的那一刻起,坊间就流传着一种说法:青铜车马所在砖石墓的下面不是实体,里面暗藏宝藏!

  针对这一说法,胡昌钰表示,从目前发掘情况看,该砖石墓的下面应该只有泥土,而没有传闻中的所谓“宝藏”了。至于另外两个正在发掘的土坑墓还不好说。“我们已经基本确定了棺椁的位置,工作人员正在一点点地清开覆盖在棺椁上面的木炭和泥土的混合物。”胡昌钰说,从墓穴的形状、大小等看,墓穴内应该还有一些有价值的物品,但目前还无法确定。

  砖墓与土墓谁更早?

  “一个是砖石墓,一个是土坑墓,哪个年代更早一些?”在古墓发掘现场围观的市民对此议论纷纷。

  “从墓穴的构造上看,土坑墓的年代要早于砖石墓的年代。”胡昌钰说,“不过,我们在实际发掘过程中,在土坑墓上面铺垫的用来防水的木炭结构上看,土坑墓的建造年代要晚于砖石墓。”胡昌钰说,这一点让他们考古人员也颇为费解。

  古墓原是一座孤岛?

  经过对古墓的初步勘察,考古专家认为,该古墓基本上没有遭到过盗墓。有人士认为,历史上的古墓曾是一座四面环水的孤岛。

  对此,胡昌钰表示,这种说法没有依据。尽管资阳市全市水资源丰富,有3平方公里以上的大小河流43条。但根据资阳县志上记载,发掘现场所在的位置历史上就是一个土坡,从来没有过四面被水环绕的记载。

  文物改变川渝历史?

  在众多疑问中,“青铜车马的问世将改变川渝历史。”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面对这一问题,胡昌钰解释道:“一般我们说改变历史,指的是现有的发现超过了历史记载时间的。换句话说,就是将该地区的历史提前,或是范围扩大了,才可称为‘改变’。”胡昌钰说,目前这个发现算是重大发现,但也只是印证了某段历史,不会起到改变历史的作用。

  最后,胡昌钰表示,古墓还在进一步发掘中,很多情况还不能确定,至于这些疑问,只有等到古墓最终发掘完毕,才能最终解开。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157955654 贵宾 发帖时间: 2015-4-6 10:19:53|帖子热度:2863
沙发
学习了啊!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