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字号: 】 查看:92| 回复:0|发帖时间: 2017-3-17 11:50:14| 关键字: 云南, 晋宁, 墓地
20170315yun11.jpg
  金砂山墓地位于昆明市晋宁区上蒜镇金砂村委会金砂村后山上,西北距石寨山墓地直线距离2千米。2000年,昆明市博物馆对该墓地进行了抢救性清理,清理墓葬12座,出土150余件器物。为昆明市文物保护单位。

  2014年,石寨山古墓群考古工作被国家文物局批准列为国家级大遗址考古项目,围绕其分布的一系列遗址和墓地也一并列入了该考古项目中,金砂山墓地即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地点,该墓地是滇池东南岸除石寨山滇王及其亲族的墓地之外的另一处重要墓地。在石寨山文化和古滇王国的研究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科研价值。

  2014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金砂山墓地的山顶、北坡和东坡进行了考古钻探,发现墓葬数百座。2015年4月至6月,对该墓地进行了主动发掘,发掘面积500平方米,清理墓葬31座。在山顶清理的墓葬,从出土的器物来看,是以往石寨山和金砂山墓地所未见的时代更早的墓葬,时代可能早到春秋时期。2016年7月至8月,再次对金砂山北坡(金砂山墓地二期勘探)进行了钻探,共发现遗迹现象106处,其中墓葬84座,夯土范围3处,石块范围4处,砖瓦范围1处,沟2条,活土坑12处。在钻探过程中,钻探队发现其中一座墓葬周边有墓葬被盗的现象,且墓葬的一边由于山水冲刷,已经暴露。

  为弄清该墓葬的文化面貌,加之该墓葬规模很大(就云南所见而言),而且经详细钻探和反复工作确认没有墓道,迫切想了解该墓葬的结构。同时为避免该墓葬再次被盗,2016年8月至10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晋宁县文物管理所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该墓编为190号墓。

  发掘工作自始至终均利用考古工地数字平台对获取资料进行全面录入和管理,对墓葬进行三维建模,对所出器物采用考古测量仪打点,确保位置准确。针对墓底发现的漆皮等棺椁遗留下来的遗迹,邀请湖北荆州文物保护中心的专家到现场提取样本,分析漆皮和保存环境,采集棺木分析木材的种类等。事前,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保护技术人员制定详细的出土文物以及遗迹的保护预案,发现文物立即进入现场开展保护工作。

  在墓葬发掘进行过程中,考古队会同晋宁县人民政府、上蒜镇人民政府制定考古工作的安全预案,除常规4人值班外,安排考古队员和公安干警组队,24小时轮流值班,确保安全。

  墓葬为典型的竖穴土坑墓,墓坑长8米、宽6米、深6米。墓上有封土,封土成椭圆形,最厚处达2米左右。墓坑填土分层,从填土看,是用很纯净的土壤作为填土和封土的,每一层均经夯筑。从平面上可以看见明显的夯窝,没有墓道。由于早年被盗,墓内残存器物很少,主要有铜器、陶器、鎏金器、漆器和玉器等,在墓坑填土中发现了绳纹瓦残片。

  该墓葬为竖穴土坑墓,没有墓道,无论是墓葬的规模还是墓坑的深度,在滇池盆地的汉代墓葬中以前是不多见的。从残存的痕迹来看,该墓葬应该有棺椁。无论填土还有墓葬封土均采用分层夯筑的方法来建筑,在云南以往的考古实践中还没有碰到过,是一种新的建筑形式。从发现的玉印章来看,该墓葬的墓主当不是本地土著,应该是外来的;从印章的规制和大小(长宽分别为2.0厘米,厚0.6厘米,桥钮)以及印文(篆书阴刻)“郭张儿印”来看,墓主的身份等级是很高的人,查阅《史记》、《汉书》等古代文献,唯一可与该段历史有关的当属汉代将军郭昌或与郭昌有关的人。该墓墓主虽是外地人,死后却葬在当地,从残存情况推断,可能在葬后不久就遭到盗掘,而且是毁尸灭迹(未见尸骨、棺椁被搬出并有被烧过的棺材板的痕迹),由此,我们推测该墓的被毁,不应该是单纯的盗墓,而是带有毁墓的性质。

  金砂山墓葬190号墓是迄今为止石寨山大遗址核心区域内发掘的唯一一座汉初的汉式墓葬,极可能反映了汉中王朝在置益州郡之前的一段尘封的历史。

  文章出处:云南考古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