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字号: 】 查看:35| 回复:0|发帖时间: 2017-8-14 08:49:01
  湖南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位于中方县县城西南,东临舞水河,西临包茂高速。今年的发掘区主要位于岩头园村的牛玉组、罗家冲组和大塘背组交界区域。根据现场地理地貌和村落分布,我们将发掘区划分为3个子发掘区,分别编号为Ⅰ、Ⅱ、Ⅲ发掘区。2017年4月至7月,我们完成了对上述3个发掘区的考古发掘,共发掘墓葬39座,其中战国墓葬37座(M163-M199),晚期墓葬2座(WM13、WM14)。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一 发掘区位置示意图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 第Ⅰ发掘区墓葬航拍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三 第Ⅱ发掘区航拍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四 第Ⅲ发掘区航拍照(1)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五 第Ⅲ发掘区航拍照(2)

  一、工作方法与理念

  由于发掘区内表土下即是生土,墓葬开口于生土层面,故本次发掘采取“开放式”发掘的方法。所谓“开放式”是指不采取传统的探方发掘法,而是对发掘区内采取整体“清表”,将所有表土清理干净,墓葬整体暴露出后,再逐一对墓葬进行编号与发掘。发掘完毕后,采用RTK(见图六)和航拍测量(见图七),对遗迹(墓葬)位置进行记录。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六 测绘工作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七 航拍工作照

  墓葬发掘方面,以“将墓葬做灰坑发掘”为理念,采用灰坑发掘中“二分法”的方式对墓葬填土进行发掘,重点记录墓葬填土的土质、堆积方式、封土塌陷情况等重要考古信息。通过上述做法,一方面有助于还原墓葬形成过程,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土的堆积形态对墓地形成过程进行分析(见图八至图九)。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八 M186封土结构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九 M197填土结构照

  二、墓葬发掘情况简介

  本次发掘共发现战国墓葬37座,其中第Ⅰ发掘区14座、第Ⅱ发掘区3座、第Ⅲ发掘区20座。上述20座墓葬皆为土坑墓,根据墓坑形态,此37座墓葬可以分为墓道墓(A型)和竖穴墓(B型),其中竖穴墓根据墓葬长宽比又可分为宽坑墓(Ba型)与窄坑墓(Bb型)。各类墓葬数量占比可见下表。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表一 各类墓葬数量占比统计表

  上述墓葬填土皆为五花沙土,部分墓葬填土有明显的夯筑迹象。葬具方面,葬具保存状况较差,仅见板灰痕迹,依痕迹观察,多数墓葬为一棺一椁结构,剩余墓葬为单棺无椁。随葬品一般放置于头箱、边箱或壁龛内(见图十至十二)。随葬器类有陶鼎、陶敦、陶壶、陶豆、陶盆、陶罐、陶盒、陶钫、陶匜、陶勺、陶匕、陶盘、青铜剑、青铜戈、青铜矛、戈鐏、矛鐓、琉璃环、蜻蜓眼料珠等19个器类共175件器物。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 M197椁盖板痕迹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一 M198棺椁痕迹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二 M194单棺无椁墓

  (一)墓道墓

  本次共发现11座墓道墓,皆为单墓道甲字形墓。墓葬开口长度3-4m,宽度一般为2.5-3m,深度超过3.5m,墓壁微内倾,口大底小。11座墓中9座随葬品位于墓道口下头箱内,1座位于边箱内,1座随葬品见于壁龛中。以M196和M190为例。

  1、M196

  M196位于第Ⅲ发掘区,墓葬开口于表土下。墓口长3.3m,宽2.4m,墓深3m,墓底长3.1m,宽2m,墓壁微内倾。墓道口现长2m,最深处深度为0.5m。M196为一棺一椁,随葬品位于墓道口头箱内,出土器物有青铜剑、陶豆、陶鼎。(见图十三至十四)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三 M196填土结构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四 M196棺椁随葬品照

  2、M190

  M190位于第Ⅲ发掘区,开口于表土下。M190墓口长3.5m,宽2.6m,墓深3m,墓底长3.15m,宽2m,墓壁内倾。墓道现长3.2m。M190为一棺一椁,由于M190遭到盗扰,墓道口下头箱处未见随葬器物。我们在墓道口对应一侧墓壁上发现有一壁龛,龛内随葬2壶、2敦、2鼎。(见图十五至十七)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五 M190照片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六 M190壁龛照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七 M190壁龛内随葬器物照

  (二)竖穴宽坑墓

  竖穴宽坑墓共发现20座,为本次发现墓葬形制中数量最多的一类。此类墓一般墓口长度超过3m,多数宽度大于2m,墓壁微内倾,口大底小。以一棺一椁居多,随葬品多位于头箱,亦有置于边箱或壁龛中。现以M183、M170、M185为例。

  1、M183

  M183位于第Ⅲ发掘区,开口于表土之下。M183开口长2.8m,宽1.7m,直壁。一棺一椁,棺椁痕迹清晰明显(见图十八至十九),出土器物有琉璃环、2壶、3鼎、1敦和1豆。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八 M183照片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十九 M183照片

  2、M170

  M170位于第Ⅰ发掘区,墓口长3.24m、宽1.88m,墓底长3.1m、宽1.52m。与其他宽坑墓不同,M170东墓壁下二层台为生土二层台,其余三壁皆为熟土二层台。随葬器物有2鼎、2敦和2壶,从随葬器物摆放形态看,下葬时器物应分为两层叠放。(见图二十至二十一)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 M170照片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一 M170随葬器物照

  3、M185

  M185位于第Ⅲ发掘区,开口于表土下。墓口长3.4m,宽2m,墓深2.8m,直壁。棺椁为一棺一椁,随葬品除位于头箱内,头箱一侧墓壁上开有壁龛,随葬器物有2鼎、2豆、2敦、2壶。(见图二十二至二十三)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二 M185照片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三 M185壁龛内随葬陶器照

  (三)竖穴窄坑墓

  竖穴宽坑墓共发现6座。此类墓一般墓口长度约2-3m,宽度约1m左右,部分墓壁微内倾、口大底小,亦有口底大致相等的墓葬。现以M169对此类墓葬做介绍。

  1、M169

  M169位于第Ⅰ发掘区,墓口长2.7m、宽1.16m,墓底长2.16m,宽0.75m,墓深1.7m,熟土二层台。此墓被晚近人类活动扰动明显。随葬品为四豆、一罐和一盆。(见图二十四至二十五)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四 M169照片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五 M169壁龛内随葬陶器照

  三、重要遗迹现象与出土物介绍

  本次发掘发现的重要遗迹现象和出土器物信息介绍如下。

  1、M197发现祭祀性质遗存

  M197我们在墓口外发现有两个陶罐,大小形制相同(一陶罐上部残损),呈直线分别置于墓南北两侧,从陶罐位置看推测为该墓墓主下葬时祭祀活动所遗留。目前其性质尚有待于进一步探讨,我们将对陶罐内残留物做实验室分析,以确定其性质。(见图二十六)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六 M197祭祀性质遗存照片

  2、M198发现竖穴坑状遗存

  M198墓道口南侧发现一圆形坑状遗迹,开口直径约0.6m,直壁,坑壁经人为修整,其内填土与墓葬封土一致并经过人工夯打。我们扩方对其进行发掘,发现其深度为3m,与M198深度基本一致。推测应与M198关系密切,其内未见遗物。(见图二十七至二十八)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七 圆坑与M198位置关系图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八 17H1发掘照片

  3、出土玻璃器

  本次发掘共发现玻璃器3件,其中2件玻璃环和1件蜻蜓眼料珠。(见图二十九至三十)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二十九 M197出土玻璃环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三十 M198出土蜻蜓眼料珠

  4、巴文化青铜剑

  此巴文化剑已在中期通讯已报道,反映了当时密切交往的民族关系。(见图三十一)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怀化市中方县战国—汉代墓地发掘收获


  图三十一 巴文化青铜剑照片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奚培坤)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