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字号: 】 查看:65| 回复:0|发帖时间: 2017-9-6 09:54:02
20150302suibijinsha.jpg

▲ 石跪人(原文配图)

  除了金器、铜器与玉器外,石器也是金沙遗址发现较多的一类器物。由于玉料的珍稀,无法完全满足需要,金沙的统治者们调集人力从成都平原西北边沿的龙门山一带开采了许多石料,用来加工他们祭祀时所需的部分礼仪用器,有璧、璋、钺、斧、锛、凿、圆饼形器、跪坐人像、虎、蛇、龟等。其中,造型优美、简练生动的石跪坐人像,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时代较早、制作最精美的一批立体圆雕石刻艺术作品。

  出土于祭祀区 疑为人祭替代品

  金沙遗址共出土了12件石跪坐人像,它们的造型基本相同,人像高20厘米左右,赤身裸体、赤足、双手被绳索反绑在身后,双腿弯曲,双膝跪地,臀部坐于脚后跟上。他们的发式非常奇特:头顶的头发从中间向左右分开,有学者形容它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两侧修剪得极短还微微上翘,脑后的头发又被梳成两股长长的辫子,直垂在腰间。这些人物的面部表情非常丰富:或悲恸、或惊恐、或平静、或苦涩、或茫然。

  这12件石跪坐人像都出土于金沙遗址东南部的祭祀场所内,考古学家们在进行发掘时,在这一区域内的探方地层中发现了石跪坐人像与石蛇放置于一个遗迹单位中,人像和石蛇、石虎都是在头部涂朱。而在另一个遗存内又发现石跪坐人像、石虎、石蛇、石璧组合并很有规律地放置在一起的现象,特别是石跪坐人像与石虎出土时并置一处,虎口正对人的胸膛,其特殊的摆放形式具有强烈的宗教涵义,充分表明人像、石虎、石蛇应都是作为特殊的祭祀物品,用于古国古族的宗教祭祀礼仪活动中。

3.jpg

▲ 石跪人(考古中国配图)

  相关专家表示,石跪坐人像应是商代以来人祭(人牲)现象的真实反映。人祭就是将人像牛羊猪等牲畜一样供奉给祖先、天地和山川神灵。商代在祭祀与墓葬中盛行人祭活动。人祭现象最早发现于属商代早期的二里头晚期遗存中,以商代晚期最为盛行。在河南安阳后岗、大司空村和西北岗都发现了大量的人祭坑。这些人牲大多是战俘,其中部分是奴隶。人祭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西周,乃至东周还有零星发现。金沙石跪坐人像的造型与丘湾的人骨特点非常相似。但它却是以石刻的人像代替了过去的活人祭祀,无疑这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同时也是对以往文献和考古材料的修正。“象人而用之”,模拟真人形貌的偶人俑,在以前的考古资料及文献材料中都表明至少是在春秋晚期才出现的。目前金沙遗址出土的这一批形象相似、造型相同的石跪坐人像,说明四川盆地至少早在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就出现了人祭的替代品,并且可能已有专门部门在大批量地生产和制作这种雕像,其目的是用于方国频繁的祭祀活动。

  与中原的殷商王朝大量杀殉活人的方式相比较,金沙遗址所出现的用石雕人像代替过去的活人祭祀的现象,一方面体现出金沙社会上层统治阶层意识上的进步,已充分认识到人力的重要,而不再滥杀;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当时艺术表现形式和技术手段的提高,有了这种可以替代的产品,说明当时偏于西南一隅的古国祭祀方式可能较之中原地区显得更为开明和进步。

  可能为西南夷战俘

  石跪坐人像怪异的发式,以及被反绑的双手,引起了考古学家极大的兴趣,他们来自何处?他们的族属是什么?仔细观察这批石跪坐人像,我们不难发现,在人像的雕刻过程中,重点是细腻刻画人物头顶上奇异的发式、脑后的发辫、绑手的绳索;渲染的是人像的跪姿及被反缚着的双手,其目的在于要交代这个可能来自于异族人物的身份,突出的是其臣服与卑贱低下和受奴虐的地位。

1.jpg

▲ 石跪人(考古中国配图)

  因此,相关专家认为这些人像很可能是一种战争的俘虏或奴隶的形象,在族属上它与统治成都平原的古蜀族可能有本质的区别。那么,这种人像究竟来自于何处呢?我们在历史文献及考古发掘中或许能寻到一点蛛丝马迹。在四川西北部茂县牟托石棺墓中出土的一件牛头钮盖的漆绘罐上,所绘人头像发式即为辫发三根,表明岷江上游石棺葬人可能为编发之民。在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中都发现了产于印度洋的白色的齿贝以及大量的亚洲象牙,还发现有一种重要的玉器——凹刃凿形器,目前这种器物在云南东南部、广西西部及越南冯源文化等青铜文化遗址中有见,而金沙遗址出土的一件带边栏的玉璋与越南长睛遗址中一件玉璋形制几乎相同。另一方面,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器所含铅料、锡料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合金特征,与中原所出铜器不同,而与云南出土的青铜器却极为相似,这可能与云南具有极其丰富的铜矿资源相关。

2.jpg

▲ 石跪人(考古中国配图)

  以上这些现象充分说明古蜀国在较早时期就与南部地区有了紧密联系与文化交流,对外来物质的控制与对其文化施加的影响反映出古蜀国可能在商晚期至西周时期已经控制了南中地区。而这种控制的途径,有学者认为有两种:“一是通过观念和技术的直接传播来影响西南夷各少数民族,一是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强权来统治西南夷各少数民族,至少也是以强权作为强大的后盾和暴力制裁的威慑力量的。”虽然目前尚未发现古蜀国对西南地区征服活动的遗迹现象,但我们注意到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及金沙遗址中都出土了大量的锯齿状青铜戈,这种兵器显然是来源于生活之中,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军事征服与扩张斗争的激烈程度。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些石人的种属,它可能是来自于西南夷,是那些被征服的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形象。

  也有可能为巫师形象

  根据石跪坐人像的造型特征,也有学者提出了另外一种看法,认为石跪坐人像可能象征着古蜀社会的巫师形象,是当时举行祈雨祭祀活动的真实写照。商周时期中原地区因气候多变,商王朝统治者经常举行各种祭祀仪式,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吕氏春秋·顺民篇》记载“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于是剪其发,磨其手,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民乃甚说,雨乃大至”,成都平原此时亦是灾害频繁,经常发生大旱和洪水泛滥。金沙遗址古蜀族雕刻的这些具有丰富象征含义的石像,在造型上“剪其发”“磨其手”,并具有“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的寓意。因此,它在祭祀活动中,应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古代蜀人心目中可能是备受尊崇、身份特殊的偶像。

21.jpg

▲ 石跪人(考古中国配图)

  以上这些看法学术界至今都尚无定论,可以说关于石跪坐人像的文化内涵至今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的发现不仅为研究商代晚期至西周前期蜀国的祭祀、宗教活动、族属关系、风俗习惯以及当时社会等级等情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同时也为中国雕塑艺术的发展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因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作者系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员)

  (原文刊于:《中国文化报》2015年3月2日7版)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