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珍考小 秀才 发帖时间: 2017-12-13 09:15:17|帖子热度:78 楼主
  内容摘要:本文笔者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对沐川县凤村乡千佛崖石刻的现状进行了全面详细的介绍,并对有关问题进行了初步分析,最后就其学术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关键词:沐川县;凤村乡;千佛崖;石刻艺术

  笔者于2016年5月2日傍晚七点半左右,在沐川县利店镇“农村淘宝”的邓德生先生和原凤村乡政府干部罗燕女士的带领下,第一次考察了四川省沐川县凤村乡的千佛崖石刻。由于当时天色已晚,只是作了初步的考察后,便返回利店镇。第二天下午又在利店茶厂的王方利先生和凤村石雕工艺厂的孙招洪先生陪同下,再次考察了凤村乡的千佛崖石刻。
  千佛崖,位于沐川县利店镇凤村乡隆兴村,东距沐川县城约50公里。亦位于乐山市至马边县的S103省道途中旁侧,在南距利店镇约10公里(南距马边县约50公里)、北距舟坝镇约7公里处(北距乐山市约110公里),转入西侧一条乡村小公路,沿山路往上走约2.5公里,然后下坡穿过一片竹林即是。
  千佛崖位于山脉边缘,形似伸出的兽头,故所雕刻的摩崖造像分别为坐南向北和坐东向西,即北向面和西向面。整座山崖通高近20米,被郁郁葱葱的树木、竹林和芭蕉叶半遮半掩,崖壁间的佛龛造像犹似怀抱琵琶半掩面,颇有一些神秘感(图1)。
6363001079143261713535065.jpg
  图1 千佛崖外貌

  千佛崖为白砂石岩,摩崖造像的面积共约270平米,高约9米,宽约30米(北向面宽约17米,西向面宽约13米),陡直如削,位于距山脚约5米的坡地之上。
  北向面山崖前有一座近些年修建的简易砖木结构房屋,里面供奉有数尊新塑的神佛像。这座房屋高约4米,故北向面的摩崖石刻几乎被房屋遮住了近一半。
  北向面房顶上面的摩崖石刻造像,随凹凸不平的崖面因势雕刻,根据山岩裂缝大体可以划分为四大块(图2)。
6363001080395410158139574.jpg
  图2 北向面屋顶上面的佛龛造像
  其东侧上方一块崖面雕刻4排佛像,每排6—7身,每身高约30厘米。佛像头部有肉髻,双手作禅定印于胸前,结跏趺坐;除最上一排有数身未雕刻背光外,其余都雕造出背光,背光与背光相连,即有利于雕刻,也尽可能在结构上保护岩石的完整性(图3)。值得注意的是,最顶部一排中的一身佛像,面带微笑,嘴唇和脸颊上似乎还保留有当时彩绘的红色,其下侧一身坐像之面貌犹似孩童(图4)。
6363001085003125006664047.jpg
  图3 北向面东侧上方
6363001087663476565371469.jpg
  图4 北向面东侧上方(特写)
  东侧下方一块岩面雕凿四条横长方形佛龛,上面三条佛龛内分别雕刻有9身坐像,下面一条佛龛内雕刻有3身坐像,每身高约30厘米。这些坐像形态有异,头部或有肉髻,或戴帽;有的双手合十,有的手持物件;有的头部两侧有圆状物(图5)。另外,这几条长方形佛龛下面还雕刻有一身站立人像和数身坐像,以及两排残龛、残像(图6)。
6363001089964843756640751.jpg
  图5 北向面东侧下方(局部)
6363001091571972652628565.jpg
  图6 北向面东侧下方(局部)
  又,东侧上下两块岩面之间和旁侧还残留有一些零散的佛龛和造像。
  北向面西侧上方一块崖面雕刻有三部分内容(图7),其东侧雕凿五条横长方形佛龛,从上往下第一、二、五层佛龛内各雕刻有8-10身坐像,均雕刻有头光,结跏趺坐,但头部或有肉髻,或戴冠帽,手结禅定印或合十,但有的坐像手中持有物件。从上往下第三层佛龛内中间刻一坐像为六只手,两手上举圆形物,一手持剑,一手托钵状物,两手合掌于胸前,结跏趺坐于莲座上。其两侧上方各刻一排4身人像,下方各刻一排5身坐像,上排雕像只刻有上半身,均有背光,或双手合十,或手持锡杖等物件;下排坐像均无背光,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头部或有肉髻,或头戴冠帽。从上往下第四层佛龛内有两排雕像(部分残毁),上排站像均刻有背光,下排坐像均无背光;头部或有肉髻,或戴冠帽,手姿不一,部分人物手中持有物件(图8)。
6363001093774218759070020.jpg
  图7 北向面西侧上方
6363001095351171879385723.jpg
  图8 北向面西侧上方 横长方形佛龛(部分)
  北向面西侧上方中部为一屋顶形大龛,内刻9排半身佛像,最顶的一排为2身均一手持圆状物,另一手竖立于胸前;其余每排为5-6身,均合十于胸前,头部多有肉髻,个别似乎头上戴冠,大部分雕像已漫漶残毁(图9)。
6363001099068750008958980.jpg
  图9 北向面西侧上方 屋顶形大龛
  屋顶形大龛左侧上方为一高约1.5米,宽约1.2米的圆券顶佛龛,内刻一坐像,因日晒雨淋,坐像已风化,但可看出此像头戴宝冠,右手抚膝,左手托举一物;头部后面略作雕凿与龛顶形成头光,结合手持之物件来看,可能是明王像(图10)。
6363001101859082033937095.jpg
  图10 北向面西侧 圆券顶佛龛
  北向面西侧下方崖面凹凸不平,杂草丛生,仅下部靠房屋处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残龛,大多空无一物,个别残龛内有残像。
  在北向面崖壁其他地方,残留有一些零散的佛龛和造像,如东侧岩面与西侧岩面之间,便开凿有三个小龛和一个大龛,其中三个小龛中的残损坐佛身上和莲座上,还残留着当初的彩绘石绿色颜料(图11)。
6363001105788574211665240.jpg
  图11 北向面东侧岩面与西侧岩面之间 残留的彩绘颜料
  特别重要的是,在北向面摩崖上方中部(即东侧岩面与西侧岩面之间的大龛右侧)的一块西向面侧壁上,保存有一方碑刻题记,题记中有“信士刘如然”“万历甲午年二月题”等字样(图12),由此可知千佛岩摩崖石刻造像的年代应该是明代万历二十二年,即1594年。
6363001107834082033149800.jpg
  图12 北向面东侧岩面与西侧岩面之间的题记
  以上介绍的是北向面房顶上面的摩崖石刻造像,下面介绍北向面房屋内的摩崖石刻造像。
  房屋内的崖壁前,现有近些年堆砌的3座石台,上面放置有新近塑造的弥勒佛、观音菩萨等共9身塑像,故部分明代摩崖石刻造像被这些塑像遮挡。
  屋内的摩崖石刻造像,也是随凹凸不平的崖面因势雕刻,虽然零乱,但大体可以看成三个画面。
  第一个画面在崖壁中部上方,雕刻一较大的主像,该主像已风化漫漶,但依稀可见头上戴冠,凿有头光,双手似作抚膝状。主像两侧各有一身较小的合十于胸前的光头弟子像,凿有头光。这三身雕像的下半部分因崖壁毁坏,似坐似立,颇难分辨。值得注意的是,主像右侧弟子像左手腕挎有一篮状物,右手腕也似系有一绳状物。另外,该弟子像右侧一站立的戴帽俗人像,右手扛一似扫帚的长棍于右肩上,左手提一水桶状物体,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地方特色。主像与两身弟子像的上方有四身立像,头戴冠帽,或双手合十,或手中持物(图13)。
6363001112557128909987241.jpg
  图13 北向面下部屋内第一个画面
  第二个画面在上述主像与两身弟子像的下方略偏西处,刻一八卦图,八卦图中有一头戴冠、双手合十于胸前的坐像。八卦图左右两侧各有高低不一的三身立像,均戴冠帽,双手合十于胸前(图14)。八卦图下方有现代人刻的“佛教”二字。
6363001115337011718695368.jpg
  图14 北向面下部屋内第二个画面
  第三个画面在房屋内崖壁西侧,亦即主像与弟子像的西侧,刻有三排立像。上面两排每排各有15身,均头戴冠帽,双手合十于胸前。下面一排有8身,头部多残损,手姿不一,或合十,或持物,或拄棍;其中一人仰头,双手抚腹,形象颇为生动(图15)。另外,在上面两排西侧有一身形象稍大的立像,双手持一杖,犹如侍者状。
6363001117164941403809886.jpg
  图15 北向面下部屋内第三个画面
  房屋内崖壁西侧下方,有沐川县人民政府于1988年11月19日将千佛崖确定为“沐川县文物保护单位”的碑刻。
  三
  前面介绍的是千佛崖北向面的情况,下面介绍西向面的情况。
  从西向面整个崖面看,其内容可以分为上下两大部分。上面是人工开凿的一个宽大窟室,下面则是依崖壁而雕刻的4座舍利塔和数排佛龛(图16)。
6363001120480761718613341.jpg
  图16 西向面摩崖
  北向面山崖前的房屋西侧凿有一条石阶小路,可以攀爬到西向面上方的窟室(图17)。
6363001123896093758244624.jpg
  图17 北向面房屋西侧石阶小路
  沿小路旁侧的崖壁间有数个残龛,除个别残窟内存有雕像外(图18、19),大多已风化或毁坏,空无一物。
6363001126053125002987318.jpg
  图18 石阶小路旁侧残窟雕像
6363001186096386714153455.jpg
  图19 石阶小路旁侧残窟雕像
  值得注意的是,临近窟室处不仅雕凿出石阶,而且还雕凿出可以加装扶手栏杆的石基凹槽(图20)。在窟室右侧路旁崖壁间的上下两个圆券形佛龛内,存有已风化漫漶的一身坐像和一身立像(图21)。
6363001137743457035642099.jpg
  图20 石基凹槽
6363001137755859378370577.jpg
  图21 西向面上方窟室右侧的立像
  西向面崖壁上方开凿的这个窟室,下宽约2.6米,高约2.6米,窟室外有约1米的空间,中间开门。窟门刻有阴线龛楣,两侧墙体厚度约有30厘米,南侧下方墙体凿有一洞(图22)。窟室上方开凿有一大一小两个佛龛,深度均约有1米,大龛内存有几身风化程度不一的较小塑像,小龛内存有一身风化严重的较大塑像。窟内纵深约1.5米,室后有一小室,后壁凿有一佛龛。大、小两个窟室内均已空无一物。
6363001141668066407384336.jpg
  图22 西向面上方 窟门
  从窟室下来,再观看西向面崖壁下方雕刻的舍利塔和佛龛。
  西向面崖壁下方正中并排雕刻的3座舍利塔,下大上小,逐渐收小;塔顶均刻有宝珠状塔刹。3座塔均约高4米,计有8层。每层为一龛,刻有火焰纹龛楣,龛深约50多厘米,龛两侧雕刻有悬铃;龛内雕刻有佛像,现只有底部一层残存有已风化的雕像(图23)。另外,北起第2座即崖面正中舍利塔之两侧还各雕刻一条龙,龙的下端各雕有一神兽。两条龙的上面即该舍利塔中部两侧还各凿有一龛,龛顶为圆拱形,拱形龛沿上雕有突出的圆珠形装饰(图24)。
6363001242814550787475394.jpg
  图23 西向面下部北起第一塔
6363001147134277344486087.jpg
  图24 西向面下部北起第二塔
  3座舍利塔的两侧,亦即西向面崖面的北侧和南侧,分别雕刻有6—7层形状不同的佛龛。其北侧为6层,从上往下第一层为横长方形龛,龛内北侧隐约还能见一身风化的塑像。第二层有3个龛,中间一龛为火焰纹龛楣;两侧之龛为圆拱形,造型很有特色,拱形龛沿上雕有突出的圆珠形装饰;北侧龛内尚存已风化的雕像。第三层为横长方形龛,龛内已空无一物。第四层中间雕刻一龛,为火焰纹龛楣,龛内已空无一物。该龛两侧各雕刻动物一只,北侧一只身形略小,南侧一只身形略大(图25)。第五层为横长方形龛,龛内南侧残存几身风化严重的雕像。第六层即最底层为横长方形龛,龛内中部刻有一法轮;法轮两侧共刻有近20身人物,人物形象姿态似不相同(由于年代久远,所雕刻的人物身上长满了植被,只能看到人物的大概轮廓)(图26)。
6363001155989746099463992.jpg
  图25 西向面下部北侧佛龛 从上往下1-5层
6363001157676464845579339.jpg
  图26 西向面下部北侧佛龛 从上往下5-6层
  西向面崖面南侧的佛龛为7层,从上往下第一至第四层均为横长方形龛,风化严重,已空无一物。第五层有3个龛,中间一龛比两侧之龛略高,3个龛均为火焰纹龛楣,龛内均已空无一物。第六层和第七层均为横长方形龛,龛内残存数身风化程度不一的雕像(图27)。
6363001159606347651980175.jpg
  图27 西向面下部南侧佛龛
  西向面崖面最南侧还雕刻一座较小的舍利塔,高约2米多,造型和3座大舍利塔大体相同,也计有8层,每层为一龛,龛深约30多厘米,龛内均已空无一物,龛两侧雕刻有悬铃;但除底层大龛(窟)刻有龛楣外,上面七层均未刻出龛楣。值得注意的是,该塔底层之龛不仅比前3塔之底层龛高,而且很深,应该谓之“洞窟”。该洞窟宽约60余厘米,高约120厘米,深约2米;窟内正壁刻有一浅龛,似为曾经刻写或镶嵌碑记之处(图28)。
6363001161453027344809080.jpg
  图28 西向面下部南侧 小舍利塔
  另外,在北向面房屋内东侧,尚存一身残缺的圆雕像,头、手已缺,从残存胸部和腿部上的盔甲看,可能是天王像(图29)。屋外用石块垒砌的墙基中,也置放着一块刻有手持圆轮、头戴宝冠、形似明王像的浮雕石块(图30)。
6363001163217871094281206.jpg
  图29 北向面房屋内残存雕像
6363001165573144539221065.jpg
  图30 北向面房屋外墙基中的浮雕像

  以上是对千佛崖石刻基本情况的介绍,下面将对有关情况作初步的分析:
  1.总体来看,千佛崖石刻可以分为北向面崖面和西向面崖面两大部分。其中北向面崖面又可以分为七个画面甚至更多,而西向面崖面则可以看作是一个完整的画面。
  笔者认为,西向面崖壁上方开凿的窟室,很有可能是千佛崖最初开凿的主体建筑,即供信徒登临朝拜供养的佛教石窟寺。这可以从该窟室上方一大一小两个佛龛中所残存的几身塑像看出,特别是窟内后室佛龛的功能显然是放置佛像,为信徒供奉礼拜而开凿的。另外,从窟室外开凿的石阶小路以及可以加装扶手栏杆的石基凹槽,也可以看出是专门为众多登临者的安全而考虑的。
  西向面下部雕刻的3座舍利塔和两侧佛龛,从其构图布局来看,和上方的窟室应该是一个形似宝塔状的整体。一层层的舍利塔和佛龛,犹如步步往上的天梯,上方的窟室则好似须弥山顶的帝释天宫。给人的感觉是,信徒通过在崖底对舍利塔和佛龛的礼拜供养,其灵魂会随着塔龛慢慢升上天堂。北侧开凿的石阶小路几乎看不见,南侧的小舍利塔因在崖壁之侧且形象较小,故均未影响整体画面。
  2.相对比较,西向面崖壁平整,凿刻内容统一,而北向面崖壁凹凸不平,裂缝较多,凿刻内容零乱。由此可见,西向面崖壁的石刻应该早于北向面崖壁的石刻。因为不管是谁,首先都会挑选最佳的崖面开窟凿龛雕像,同时也可能有比较统一的规划设计。因此,西向面崖壁凿刻的年代,应该早于北向面崖壁题记中所记载的明代“万历甲午年二月”(1594年3月)。
  3.西向面最南侧所凿刻的小舍利塔,应该是后来开凿雕刻的。从其底层之龛(窟)深达约两米,以及后壁可能有碑记来看,该龛(窟)很有可能是用来放置棺木的,即这座小塔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舍利塔。也就是说,曾经在此修行的某位僧人死后,可能被葬于其中。
  4.西向面崖面北侧第四层佛龛两侧雕刻的一只动物,形象似老虎。北侧一只身形较小,头前雕刻有一物体,或许雕刻的是小虎正低头在舔舐从山崖上跳下来的人;而南侧一只身形较大的可能是母虎。如果能确认,则雕刻的内容便是萨埵舍身饲虎。结合第六层即最底层横长方形龛内中部刻的法轮,以及法轮两侧雕刻的近20身人物来看,也可能雕刻的是动物和人一起听佛说法的场面。
  5.北向面崖壁的数处崖面雕刻,颇为分散,内容也颇有不同,应该不是一次完成的。崖壁中部那个旁侧有题记的大龛,其位置和岩石结构不如两侧崖面,因此镌刻时间可能要晚一些。
  6.北向面房屋内崖壁上的第二个画面,即八卦图和相关人物,因图中和图两侧人物均戴冠帽,或许当时所雕刻的便是道教内容,故不能简单地将该画面谓之“佛道合一”。当然,将此画面与崖壁其他画面结合起来看,谓之“佛道合一”是正确的。
  7.据说此地以前有座寺庙名曰“隆兴寺”,故北向面房屋内存放的圆雕天王石像可能是原寺庙之物。
  8.结合北向面房屋前墙基下那块刻有手持圆轮、头戴宝冠、形似明王像的浮雕来看,北向面崖壁上方所雕刻的手持宝剑等物件的人物也可能是明王像。由此也可看到千佛崖石刻在“文革”时期遭到人为的严重破坏和践踏。

  长期以来,沐川县凤村乡的千佛崖石刻,学术界几乎无人知晓,无人关注。
  沐川千佛崖石刻,虽然规模较小,并且由于几百年来的自然风化和人为破坏,寺庙已荡然无存,佛龛、造像或风化严重,或被砸被毁,以致内容题材难以辨识。但我们从现存情况依然可以看到,沐川千佛崖石刻具有其特殊的、不可忽视的学术研究价值以及旅游开发价值。
  (1)从学术研究角度看:
  1. 沐川千佛崖石刻题材内容丰富多样,既有佛教的,也有道教的;佛教方面也呈现多样性,既有一佛二弟子的说法图形式,也有千佛图、明王像以及以舍利塔为主体的构图形式等。在艺术形式上,构思巧妙,布局合理,因势制作;人物形象姿态多样,表情丰富,具有地方特色和生活气息;雕刻工艺细腻、精湛。另外,残存的彩绘色彩也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2. 目前全国有关石窟艺术的研究和介绍,偏重于元代以前,对明清石窟艺术的研究和介绍都很少。如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胡文和著)在介绍“四川道教、佛教石窟的分期”时,介绍到宋代便戛然而止;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中国美术全集•雕塑编12四川石窟雕塑》(李巳生等著)中亦是只介绍到宋代,似乎四川地区宋代以后便没有石窟艺术了。所以,关注沐川千佛崖等地的明代以及清代石窟艺术,可以补明清石窟艺术研究之不足。
  3. 从《四川道教佛教石窟艺术》中的“四川石窟群分布示意图”来看,川南凉山地区仅见标有“昭觉”,而昭觉地区似乎只有博什瓦黑石刻岩画。关于川南凉山地区的石窟研究和介绍非常之少,给人感觉是该地区似乎没有石窟艺术。然而,沐川县凤村乡的千佛崖石刻,距离马边彝族自治县仅50公里左右,距石梁乡宝华山大佛亦仅30公里左右。石梁乡大佛属于凉山彝族地区无疑,而沐川千佛崖石刻显然与其有密切关系,故对沐川千佛崖的研究一定有利于推动整个川南凉山地区石窟艺术的研究。
  4. 千佛崖前面有一条南北向的古道,据说这条古道曾经是马边县通往峨边县等地的茶马古道,而马边县之东曾经有通往宜宾地区屏山县等的茶马古道,而峨边县本身是彝族地区和凉山地区,同时往西通往康定等藏族地区,往南则通往西昌乃至云南昆明等地。可见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商旅古道,而千佛崖石刻的开凿显然反映了茶马古道上的商旅信仰。
  5. 从佛教石窟艺术传播的情况来看,乐山大佛与马边石梁宝华山大佛、屏山龙华八仙山大佛、荣县大佛、仁寿牛家寨大佛以及未完工的乐山平羌小三峡大佛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大佛文化区域。沐川千佛崖与夹江千佛崖等佛教石刻艺术则位于其间,故相互之间的影响和关系不可忽略。另外,据网上资料介绍,沐川县永福镇万寿村的老晓寺山门右侧石壁开凿的一个观音龛,有明成化六年(1470年)的题记;沐川县凤村乡千佛崖石刻则有明代“万历甲午年”(1594年)的题记,两者之间有无关系,也值得研究。
  (2)从旅游开发角度看:
  1. 乐山大佛与马边石梁、屏山龙华、荣县、仁寿牛家寨、平羌小三峡等地的大佛,自然形成了一个以乐山大佛为中心的“追寻大佛足迹”旅游圈。众所周知,乐山地区的旅游经济除了峨眉山搞得比较好外,乐山市以及周边县地的旅游情况并不乐观,如到乐山市的游客只是下车到凌云寺瞻仰一下大佛后,便匆匆赶到峨眉山去了。沐川、马边、荣县、夹江等地,虽然都试图发展旅游经济,但成效甚微。而如果以佛教文化,特别是以“追寻大佛足迹”为引导,在此基础上发展各地的旅游经济,一定会事半功倍。凤村乡千佛崖位于乐山至马边途中,且距离马边石梁大佛很近,千佛崖石刻的内容又非常丰富多彩,关注佛教艺术的游客势必前往,自然会促进当地的旅游经济。
  2.单就沐川县的旅游经济而言,如果将眼界放开,以千佛崖石刻为一个点,宣传以乐山大佛为中心的“追寻大佛足迹”旅游圈,当人们前往巡礼马边石梁大佛和屏山龙华大佛时,必然会途经沐川县,自然也会带动沐川县的旅游经济。这时再“顺便”“附带”宣传沐川县的黄丹喀斯特溶洞群、舟坝湖光山色、利店晨曦、川西竹海、僰人洞与悬棺、黑熊谷原始森林公园、五马坪劳改农场等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景点。
  3. 结合千佛崖石刻的精湛雕刻艺术,宣传沐川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石雕工艺技术,同时也“顺便”宣传沐川县的竹编、藤编工艺以及手工酿酒、手工造纸、手工榨油等传统工艺,并可以将这些工艺用于制作千佛崖的旅游产品。
  4. 结合千佛崖前的茶马古道,介绍古代商道的自然环境、商贸经济、交通工具、饮食住宿以及防抢防偷和风土人情等情况,“顺便”宣传当地特产如茶叶、竹笋、金银花、黄姜、白姜、佛手柑、草纸等,特色饮食如豆花、腊肉、香肠、石灰粑、嫩包谷粑、叶儿粑、泡粑、水豆豉、熏豆豉、盐菜、麻辣大头菜等,娱乐工具如竹笛、字牌(二七十)等,另外还可以介绍当地珍稀动物娃娃鱼等。
  如果有条件,可以在利店镇建立一个小型茶马古道博物馆。

  综上所述,本文首先介绍了沐川千佛崖的地理位置以及自然环境,然后将千佛崖分为北向面和西向面分别对其现状进行了较为全面详细的介绍,在此基础上对有关问题进行了初步分析,最后就其学术研究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由于笔者学识有限,对千佛崖中的许多石刻内容尚未辨识,只是尽可能详细介绍有关情况和谈谈自己的肤浅认识,抛砖引玉,期望有关专家学者能对有关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