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珍考小 秀才 发帖时间: 2017-12-14 09:38:45|帖子热度:92 楼主
  凤鸟是中国古老的神瑞动物之一。据《山海经》记载:“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袁珂校注《山海经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16页。)又《说文》云:“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麐后,蛇颈鱼尾,鹳颡鸳思,龙文虎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崘,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寕。’”(http://www.shuowen.org/view/2360)从历史记载中可知凤鸟很早以来便是一种综合性的灵异之鸟,是吉祥神圣之鸟,是鸟中之王。
  敦煌石窟艺术中各时期都保存有一定数量的凤鸟纹饰,而隋唐时期相对较多,并颇有特色,主要分布在洞窟内的窟顶藻井、龛楣边饰以及经变画、服饰、器物、建筑等壁画之中,纹饰也多种多样。但与同时期的龙图像相比,凤鸟图像相对很少,故这些图像资料弥足珍贵。
  下面,我们尽可能对敦煌隋唐时期的凤鸟纹饰图像资料作比较全面的介绍,以供有关专家和爱好者参考。
  一、藻井图案中的凤鸟纹饰
  敦煌北朝洞窟中,窟顶的凤鸟图像主要出现在平棋和人字披图案中,到了隋唐时期才出现在藻井图案中。如隋代第401窟窟顶的莲花飞天藻井,绿色水池的中央为八瓣大莲花,四周绘飞天、冀马和凤鸟。黑色鸡头的凤鸟,嘴尖利,白色高冠,展翅欲飞,尾巴上翘;白底凤尾上,描绘着土红色凤眼。凤鸟与飞天、冀马一起,在天空中飞奔、巡视(图1、图2)。
6363556061175683597406894.jpg
  图1 隋代第401窟窟顶 藻井中的凤鸟
6363556118198144538844809.jpg
  图2 隋代第401窟窟顶 藻井中的凤鸟(特写)
  又如中唐第116窟窟顶的茶花藻井中,描绘飞凤卷草纹饰。凤鸟为鸡嘴雁身,羽冠竖起,伸颈展翅劲飞,尾羽形成卷草纹图案(图3)。
6363556065460449219295444.jpg
  图3 中唐第116窟窟顶 凤鸟卷草边饰
  二、边饰图案中的凤鸟纹饰
  边饰纹样是指受一定外型的周边所制约的边框纹样,可以是一个单位纹样单独出现 ,也可以是单位纹样的有限重复或首尾相接。在敦煌石窟的边饰图案中,凤鸟纹样一般和卷草、花枝等纹样组合在一起,如初唐第71窟西壁佛龛的边饰图案中,卷草纹中的凤鸟,凤头似鸡,嘴尖利,侧身,脖细长而弯曲,脖子上套着环带,双翅展开,翅膀层层相叠,尾羽上翘,形成一朵重层花束。站立的凤鸟注视着前侧下方一只口啣花枝、正在飞行的小鸟,缠枝卷草将两只不同种类的禽鸟巧妙地组合在一起,颇有情趣(图4)。
6363556069173828125708095.jpg
  图4 初唐第71窟边饰图案 凤鸟(欧阳琳临)
  又如晚唐第147窟西壁佛龛边饰图案中,其背景为稀疏的藤蔓花叶,凤鸟站立于圆形花蕊上,凤鸟形象为鸡头,鸡爪,细颈挺胸,纤细的脖颈上戴一颗火焰宝珠,双翅呈扇形展开,尾羽作波状高竖(图5)。
6363556071657910159199372.jpg
  图5 晚唐第147窟西壁龛沿 凤鸟边饰
  三、凭台图案中的凤鸟纹饰
  凭台图案即是天宫建筑中的栏墙图案,隋代第427窟顶所描绘的凭台建筑中,两身凤鸟分别在一上一下的格子中相背而立,均口啣忍冬枝叶,展翅,翘尾,其尾是用忍冬枝叶代替,忍冬和凤尾融为一体,尾羽反转卷曲,加强了两只凤的动势(6)。
6363556074698144538949860.jpg
  图6 隋代第427窟窟顶凭台 凤鸟忍冬纹样(欧阳琳临)
  初唐时期的天宫栏墙中,龙凤纹饰也交错出现在天宫栏墙中,如初唐第321窟西壁龛顶南侧描绘的散花天人所俯身凭靠的栏墙,为两层龙凤缠枝莲花纹饰。其上栏交错描绘龙凤纹,下栏绘缠枝莲花,两栏之间画白鸽口衔珠链。龙的形象为昂首吐舌,曲颈挺胸,龙体蜿蜒;凤鸟形象为鸡头,曲颈挺胸,挥舞双翅,凤尾飘逸上翘。龙凤纹样均以白线条描绘,犹如剪纸效果(图7)。
6363556080373535158991393.jpg
  图7 初唐第321窟西壁龛顶南侧 天宫栏墙中的凤纹(特写)
  四、佛像头光、背光中的凤鸟纹饰
  隋唐时期,凤鸟纹饰开始出现在佛像的头光和背光中,如榆林窟唐代第17窟中心柱南向面佛像头光中描绘的凤鸟卷草纹,以青绿色为主。凤鸟形象鸡头细颈,挺胸展翅,长尾后飘,与卷草纹交织在一起,显得非常灵动,生机勃勃(图8)。
6363556083455859379272365.jpg
  图8 榆林窟唐代第17窟中心柱南向面 凤鸟卷草纹
  晚唐第196窟佛坛背屏的佛光中,一对凤鸟共衔花枝,花中现出一朵石榴花,凤尾化为卷草纹样,流动舒展似飞翔展翅,色彩华丽如孔雀开屏。远看是花草,详看有禽鸟,是以卷草纹与禽鸟纹合成的一种纹饰,以卷曲流动的气势和色彩套叠的手法,形象清新明快(图9)。另外晚唐第16窟佛坛背屏的凤鸟纹饰的颜色虽为宋代重绘,但基本还保留着唐代时的稿样(图10)。
6363556085651464842046064.jpg
  图9 晚唐第196窟背屏 凤鸟卷草纹(特写)
6363556087388671879787557.jpg
  图10 晚唐第16窟佛坛背屏 凤鸟纹
  五、经变画中的凤鸟纹饰
  初唐时期,凤鸟纹饰开始出现在经变画中。如初唐第220窟北壁《药师经变》下部的乐舞图两侧灯树的顶端,分别站立一凤鸟。凤鸟形象为侧身,头似鸡,有头冠,一脚提起,展开双翅,尾上翘,轻盈地站立于莲花上(图11、图12)。
6363556090979980464728331.jpg
  图11 初唐第220窟北壁西侧 灯树顶端凤鸟
6363556092689453121683444.jpg
  图12 初唐第220窟北壁东侧 灯树顶端凤鸟(欧阳琳临)
  凤鸟图像还出现在《涅槃经变》中,如初唐第332窟南壁《涅槃经变》中描绘释迦涅槃时,诸禽兽均为之悲鸣,其中画有一凤鸟挺胸展翅,尾羽高翘(图13)。该经变在描绘出殡场面时,送殡队伍高举的幡幢顶端亦描绘龙凤形象,其中幡杆顶端的龙首张口吐舌,身后飘浮的幡条犹如蜿蜒的龙体;幢杆顶端的凤鸟则挺胸展翅,眼望前方(图14)。
6363556095433496093633335.jpg
  图13 初唐第332窟南壁 凤鸟

6363556101184375005303997.jpg
  图14 初唐第332窟南壁 龙头幡与凤头幢
  盛唐第148窟西壁《涅槃经变》的出殡图中,棺顶上站立一凤鸟,形象为鸡头、曲颈、挥展双翅、尾羽高翘,寓优美于刚劲之中,重点突出其威武的特性,以示其保护死者不受鬼蜮的侵扰。也有学者从民俗角度认为这是一只雄鸡,但从形象上看更像凤鸟(图15)。
6363556104033886717440153.jpg
  图15 盛唐第148窟西壁 出殡棺顶之凤
  盛唐第31窟窟顶北披《普贤赴会图》中,描绘普贤菩萨与文殊菩萨率领“八万摩诃萨菩萨”及天龙八部众赴王舍城耆阇崛山听释迦说《妙法莲华经》。画面中天龙八部之一的迦楼罗王头顶上饰一凤鸟,其形象为鸡头花冠、曲颈挺肚、展翅、垂长尾(图16)。
6363556124875000008080648.jpg
  图16 盛唐第31窟窟顶北披 迦楼罗的头饰凤鸟
  中唐第158窟西壁《涅槃经变》中,绘四大天王与天龙八部均前往拘尸城悲哀供养,其中天龙八部中的龙神和迦楼罗头上分别以龙和金翅鸟为标志。金翅鸟是印度神话中的一种类似鹫鸟、性情猛烈的神格化之巨鸟,谁也没有见过,因此中国佛教艺术中描绘的金翅鸟大多形似凤鸟。在第158窟西壁上方,天龙八部中两位神将头上的苍龙与凤鸟正在互相对望(图17)。该凤鸟形象类似鸭子,曲颈挺肚,展翅欲飞(图18)。
6363556126608203122808049.jpg
  图17 中唐第158窟西壁北侧 天龙八部中的龙凤相对
6363556129335253907770499.jpg
  图18 中唐第158窟西壁北侧 天龙八部中的头饰凤鸟(特写)
  中唐第158窟西壁《涅槃经变》中,在画面上方娑罗树间描绘祥鸟,为首者为一凤鸟,凤鸟正口衔长茎花枝,展翅飞翔(图19)。
6363556139682226569346995.jpg
  图19 中唐第158窟西壁上方 口啣花枝的凤鸟
  中唐第92窟窟顶北披《涅槃经变》中,前来举哀的百兽中有冀马、凤鸟和牛等。其中的凤鸟最为醒目,羽毛为黑色和紫红相间,挥舞双翅,正在空中飞翔(图20)。
6363556141184960934172916.jpg
  图20 中唐第92窟窟顶北披 凤鸟
  中唐第225窟北壁龛内的《涅槃经变》中,卧佛背光边饰内描绘的凤鸟,鸡头,尖嘴,有冠带,眼圆睁;凤鸟盘踞于卷草中,侧身俯卧,与侧卧的佛像相呼应;凤鸟背上翅膀分作三层描绘,第一层翅膀卷曲如花叶,第二、三两层,层层相叠;凤鸟体态修长,尾羽往下延伸,亦凤,亦花、亦草,分不清凤和卷叶(图21)。
6363556187553222651031145.jpg
  图21 中唐第225窟北壁龛内 凤鸟卷草边饰
  晚唐第196窟西壁《劳度叉斗圣变》中,画面北侧右上角绘须达在舍卫国择园起精舍的故事。画面中祗陀园内地面部分已覆金砖,园内二人,为须达和祗陀太子因园地而争执;园外左侧,首陀天化作断事人评判;园外云头上外道仙人乘骑在凤鸟背上,咒方梁欲击舍利弗,被舍利弗令方梁悬空不动。仙人所乘骑的凤鸟,卧在云朵上,曲颈回头,嘴张开,腹部巨大,尾羽后扬,产生飞行感(图22)。
6363556192360937508552845.jpg
  图22 晚唐第196窟西壁 乘凤仙人
  六、服饰图案中的凤鸟纹饰
  这一时期的服饰图案上也出现了凤鸟纹饰。如隋代第427窟彩塑菩萨的胸衣上,狮、凤、忍冬、花朵、联珠等纹样配合在一起,是一幅动植物纹样相结合的服饰图案。狮和凤鸟在菱形格子中,互相观望,相间交错。青色的凤鸟在花草丛中展翅而立,挺肚、尾平举,或双脚伫立,或一脚站立一脚前伸,姿态各不相同(图23)。
6363556195677441403749389.jpg
  图23 隋代第427窟 菩萨胸衣上的凤鸟纹(特写)
  晚唐时期的凤鸟纹饰,更多的是出现在供养人画像中。如晚唐第9窟东壁南侧下部绘制一排女供养人,其中有的贵妇肩披淡色披帛,披帛上也饰以凤鸟纹样,淡红色的凤鸟们正展翅作飞翔状(图24)。
6363556198360449217112428.jpg
  图24 晚唐第9窟东壁 服饰上的凤鸟纹(特写)(欧阳琳临)
  七、凤冠
  初唐时期开始出现了凤冠,如初唐第220窟东壁《维摩诘经变》中的天女,头饰双凤冠,发髻高耸,发带飘飞,面色白如玉,两眉之间装饰一硕大的红色吉祥印,两眼平视,红唇,左手执扇,右手心贴花,着红裙,饰羽袖,静静地立于维摩诘的胡床之侧(图25)。
6363556201157128909689915.jpg
  图25 初唐第220窟东壁 双凤冠(欧阳琳临)
  头饰双凤冠的天女也见于初唐第334窟西壁龛内北侧的《维摩诘经变》中。维摩诘帐前的一位天女头饰双凤冠,身穿广袖长衫,披绿色云肩,下着米色长裙,脚踏方头履,左手摇羽扇,右手挥洒天花,正在戏弄佛弟子舍利弗(图26)。不过,第220窟中与第334窟中的凤冠造型有所不同,前者是两只凤鸟相对站立,后者的两只凤鸟都面朝同一方向站立。
6363556204316894535141526.jpg
  图26 初唐第334窟西壁龛内北侧 双凤冠(欧阳琳临)
  盛唐第130窟甬道南壁绘《都督夫人太原王氏礼佛图》中女十二娘头上戴的金凤冠,头两侧所插的步摇,造型为凤鸟口啣珠串。凤冠的造型为鸡头、曲颈、挺肚、展双翅,左翅与凤尾向上相接,构成美丽的鹅蛋形和火焰状;头部两侧的凤形步摇,左右对称,凤鸟两头略向下垂,胸部构成优美的弧线,长长的凤尾正好插进发内,两侧下垂的珠串所具有的流动感,使画面变得灵动、活泼,人物形象也更加鲜明(图27)。
6363556206751464841546716.jpg
  图27 盛唐第130窟甬道南壁 凤纹头饰(段文杰临)
  中唐第158窟东壁门北《金光明经变》中所描绘的礼佛王妃,头梳抛家髻,戴凤冠,额饰花钿,双手合十作供养状。冠上的凤鸟形象为鸡头,曲颈挺胸,双翅下收,呈鹅蛋状;凤尾高翘,迸射出一股青春活力(图28)。
6363556208266503906942332.jpg
  图28 中唐第158窟东壁门北 头戴凤冠的王妃(段文杰临)
  晚唐第12窟南壁《弥勒经变》“婚礼图”中的新娘,头戴凤冠,在亲友的陪同下正进行结婚拜堂仪式。凤鸟造型为鸡头曲颈,双翅收拢呈卧状,凤尾高翘(图29)。
6363556213987695315757687.jpg
  图29 晚唐第12窟南壁 头戴凤冠的新娘(段文杰临)
  晚唐第138窟东壁的女供养人,贵妇面饰花鸟纹花子,佩带环串等珠宝,头戴凤冠,饰金钗步摇,身穿有团凤花纹的大袖长袍,长袍上的凤鸟正展翅作飞翔状;头冠上的凤鸟展开的双翅和凤尾自然上扬呈桃形,具有装饰性且不失活泼(图30)。
6363556216922363285321910.jpg
  图30 晚唐第138窟东壁 凤冠和凤纹服饰(特写)(李其琼临)
  八、御车之凤
  隋代时期的御车之凤在造型和构图形式上继承了北周时期的御车之凤,亦为四凤御车。造型上也是头冠高耸,眼圆睁,嘴大张,挥舞双翅,形象颇为夸张。其色彩搭配也多种多样,如第305窟凤鸟头冠和身体的色彩有赭红、石绿、石青、赭黑等(图31、图32),而第401、419窟凤鸟的色彩主要是赭黑和石青相间(图33、图34),第423窟凤鸟的色彩则是赭黑、赭红、石绿相间(图35)。另外第401窟凤车上的旗杆和华盖杆的顶端均绘龙首,与北周第296窟凤车类似,只是龙首均口啣长幡。
6363556220081542969773522.jpg
  图31 隋代第305窟窟顶南披 御车之凤
6363556222735546875579425.jpg
  图32 隋代第305窟窟顶南披 御车之凤(特写)
6363556231169921871613126.jpg
  图33 隋代第401窟西龛顶南侧 御车之凤
6363556234464843756280719.jpg
  图34 第419窟后部平顶南侧 御车之凤
6363556236295410159409538.jpg
  图35 隋代第423窟后部平顶南侧 御车之凤(特写)
  九、乐器装饰上的凤鸟纹饰
  初唐时期,凤鸟纹饰出现在敦煌壁画的乐器中,如初唐第321窟西壁天宫栏墙下方描绘一迦陵频伽正在演奏凤首弯琴(图36)。
6363556241652929683405603.jpg
  图36 初唐第321窟西壁 凤首弯琴(杨东苗临)
  凤鸟纹饰也出现在中唐时期的乐器装饰上, 如榆林窟中唐第15窟前室窟顶描绘一飞天正在演奏凤首弯琴。此飞天身披长巾,神态安详,一手握琴,一手拨弦,动作自然(图37)。榆林窟中唐第25窟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所描绘的共命鸟乐伎也正在演奏凤首弯琴作演奏状,也是一手握琴,一手拨弦(图38)。这两幅壁画中的凤首弯琴都只有一根弦。
6363556245801660156550753.jpg
  图37 榆林窟中唐第15窟前室窟顶 凤首弯琴
6363556249134765623032912.jpg
  图38 榆林窟中唐第25窟南壁 凤首弯琴
  晚唐时期,凤鸟纹饰形象也出现在乐器装饰上面,如晚唐第14窟北壁《如意轮观音变》中,描绘一身供养菩萨正在演奏凤首弯琴,一手握琴,一手拨弦(图39)。晚唐第161窟窟顶西披的一身伎乐飞天也正怀抱凤首弯琴,一手握琴,一手拨弦,作演奏状(图40)。
6363556251008593751990388.jpg
  图39 晚唐第14窟北壁 凤首弯琴
6363556252926953128318030.jpg
  图40 晚唐第161窟窟顶西披 凤首弯琴(欧阳琳临)
  十、扇面上的凤鸟纹饰
  这一时期,扇面上出现了凤鸟纹饰,如晚唐第17窟北壁东侧比丘尼手持双凤团扇,椭圆形扇面上,左右对称各画一凤鸟。凤鸟相对而立,均挺胸站在莲花上,口衔花枝,尾羽高翘(图41)。
6363556258045117183384431.jpg
  图41 晚唐第17窟北壁 双凤团扇(特写)
  从以上情况可知,敦煌隋唐佛教艺术中的凤鸟纹饰颇为丰富多彩,不仅出现在藻井、边饰、凭台等图案中,同时也出现在佛像的头光、背光和经变画中,而且还出现在人物的衣冠服饰之中以及交通工具、乐器、扇面等社会生活场景之中,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凤鸟造型和佛教石窟艺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富有情趣和美感,成为敦煌佛教艺术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内容,值得有关专家学者进一步探讨。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