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字号: 】 查看:116| 回复:0|发帖时间: 2018-3-8 10:41:52
  新津宝墩古城、大邑高山、温江鱼凫……成都平原分布的史前古城,蕴含了太多古蜀文明时期的未解之谜。然而在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以后,古蜀地区也迅速经历着向汉文化变迁的过程。3月6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遗址考古发掘成果----就在距今4500年左右的郫县古城遗址附近,一个战国晚期至东汉时期的遗址被发现。从出土器物及遗存来看,极可能是秦灭巴蜀以后移民及期后裔的聚落。不仅如此,这处遗址还发现了刻有“X子乡”字样的汉代陶双耳罐,以实物证明这片遗址就是乡一级的基层聚落。

  据介绍,以铭文形式例证聚落等级,这个发现在汉代考古中十分罕见。

  成都平原首次发现汉代基层聚落

  郫都区古城镇指路村遗址,距离宝墩文化时期的郫县古城北城墙仅约100米左右。在近年对古城的考古发掘中,汉代地层堆积引起了考古人员注意。鉴于成都平原地区缺乏汉代居住遗址的考古资料,2017年6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针对指路村遗址几处秦汉堆积丰富、埋藏浅的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结果收获丰富。

20180307sc1.jpg

▲ 出土遗物

  考古遗址现场负责人杨波介绍,在3个月的发掘中,700余平方米的发掘面积内发现了两处房址、两口水井、一条道路以及窑址、灶、瓮棺、灰坑、灰沟等遗迹,以及陶罐、钵、釜形鼎、瓦当等出土文物。最让考古人员惊喜的是,埋葬在汉井中的一件陶双耳罐上,刻有“X子乡”字样,“它以实物证明指路村遗址就是汉代最基层的一个聚落。这也是四川地区目前为止发现最早的乡、里级遗存,在全国汉代考古中也相当罕见。”

  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设巴郡、蜀郡。此后,蜀郡长官、蜀守张若修建了成都城、郫城和临邛城。然而在近年的考古中,成都平原出土的汉代遗存多为汉墓,秦汉时期的聚落形态如何,一直缺乏考古依据。如今,刻有“X子乡”字样的陶罐,揭开了汉代基层聚落的神秘一角----

20180307sc2.jpg
  
▲ 出土遗物

  在这个汉代乡、里级的聚落中,发现了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道路。道路最宽处约4.2米、最窄处约3.8米,上面铺设的卵石虽然破坏严重,仍能看出一定排列规律。路面上除了鹅卵石,还分布着大量陶片、板瓦、筒瓦及少量瓦当残片。道路两侧还分别有一条宽约30至50厘米的排水沟。杨波说,“从道路宽度及设施处理来看,可以推测是这个聚落的主干道。”

20180307sc3.jpg
  
▲ 出土遗物

  尽管是基层聚落,经过李冰治水后富庶的成都平原上,居住在此的人也早早开起了“豪车”。考古发掘中,工作人员在道路附近发现了一枚用于汉代马车、牛车之上用于车盖的零件“盖弓帽”。这枚青铜制作的零件长约五六厘米,已锈迹斑斑,但它的发现让考古人员颇为兴奋,“汉代能使用这种车辆者,身份不会太低。它也由此可以倒推这条道路在当时相当重要。”

  这个聚落在当时还使用了一种用陶质井圈修建水井的先进技术。考古人员发掘的一个陶质井圈直径约60厘米、高50厘米、厚3厘米。杨波介绍,当时的人们在地面开挖圆形井圹至出水处为止,然后在中央层层放置陶质井圈,圈外用沙土或鹅卵石填塞。这样,人们就能喝到更清澈、洁净而非混杂泥汤的井水了。

  见证古蜀文明汉化进程

  这个基础设施完备的聚落,居住的是何许人呢?杨波说,尽管指路村遗址距离古蜀文明时期的郫县古城只有100米。但从出土文物来看,它们应该不是古蜀人所留下,更应是战国晚期秦灭巴蜀后的移民及其后裔留下的。

20180307sc4.jpg
  
▲ 出土遗物

  杨波说,在近年对郫县古城遗址的考古勘探中,考古人员发现有多次洪水淤积现象,且厚度较大。在指路村遗址以前的大约两千年里,出现了文化堆积的缺环,“这极可能意味着郫县古城因为水患不绝,终被废弃。在李冰治水之后,天府之国水旱从人,人们便再度进入附近区域繁洐生存。”杨波透露,此次发现的不少遗址下面有卵石,说明极可能就是建在古河床及其附近。

  居住于此的先民,既有少量土著,更多的则是外来移民。这些秘密的信息,正是镌刻在出土的器物中。杨波说,此次考古出土的房屋基址中,既有干栏式,也有基槽式,“在在宝墩、金沙等古蜀文明遗址发现的房屋基址,都以干栏式为主,因为蜀地水患解决以前,这种底层架空式的干栏式建筑才可能有效防潮。而开挖地基、填土石造房的基槽式建筑,就是典型的外来文化,反映了汉代人居住方式的转变。”

20180307sc5.jpg
  
▲ 遗迹俯瞰图

  这种外来文化还体现在瓮棺、瓦当等出土文物中。杨波说,古蜀时期并无瓮棺葬风俗,而瓦当同样是中原文化中用于高等级建筑的构件。此外,遗址还出土了陶罐、陶钵等具有典型中原文化特征的器物,且数量巨大,与巴蜀文化特征明显的釜形鼎等器物形成鲜明对比。

20180307sc6.jpg
  
▲ 遗迹俯瞰图

  将指路村遗址置于秦灭巴蜀的大背景下,不难得出它的“移民”性质。杨波说,秦灭巴蜀以后开始了大规模的移民。一是屯兵,二是将罪犯家眷迁到巴蜀地区移民支边,以及把六国剩下的民众迁移此处统一管理。再加上汉武帝开发西南夷鼓励移民,卓文君之父、卓王孙这种富豪级人物也举家入川。因此从秦到西汉时期,几次移民都会带来巨大的文化影响和冲击。考古人员甚至推测,“X子乡”虽然缺失一字,无法识别具体名称,“但‘子’也可能是分封的爵位名,这处遗址,或许就是从六国时某个王公贵族的封地迁移而来。”

  杨波透露,指路村遗址面积多达近300万平方米,目前的考古只是其中一角,因此还无法了解聚落人口等具体信息。但经过科学发掘、保存较好的汉代遗址,在全国也十分少见。此次发掘,为认识汉代成都平原基层聚落生活提供了宝贵资料。未来,遗址将申请五年长期发掘,以了解汉代乡一级聚落布局、功能分区及日常生活。

  本文出处:四川在线(吴晓铃)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