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考古中国 左都御史 发帖时间: 2011-12-30 01:23:30|帖子热度:1893 |关键字: 刘瑞, 常所用, 曹操墓, 高陵, 曹操 楼主
  作者:刘瑞

  曹操高陵出土的刻铭石牌中,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魏武王常所用格虎短矛”等带“常所用” 的圭形石牌多件。在有关该墓的墓主争论中,“常所用”是一个争论较多的问题。虽王子今先生早已指出,“‘常所用’实际上是当时社会的习用语。以‘常所用’兵器随葬,与曹操强调薄葬原则时提出殓以时服的要求也是一致”,但质疑之声依然不断。最近武家璧先生又提出其为“‘常仪’或‘常法’所用”的新见解。鉴于该问题纷杂不已,故在王子今先生言简意赅的考论后,我们似还有必要对“常所用”再进行一番相关的探讨,以利于对该墓墓主等相关问题的认识。

  一、常所用

  首先,如学者指出,“常所用”非始见于曹操高陵,在传世文献中早已存在。如《三国志·周泰传》注引《江表传》有“即敕以己常所用御帻青缣盖赐之”,如《宋书·萧思话传》、《南史·萧思话传》有“常所用铜斗覆在药厨下”,而《宋史·乐志》还有“遂更常所用圜丘寓祭明堂诚安之曲曰宗安”。因此“常所用”确为习见词,非今人生造。

  其次,从各种文献看,比“常所用”更常见的,是各种各样的“常所+*”词。如有“常所御”,见《后汉书·孝安帝纪》:

  壬午(永初元年,107年),诏太仆、少府减黄门鼓吹,以补羽林士;厩马非乘舆常所御者,皆减半食;诸所造作,非供宗庙园陵之用,皆且止。

  又见《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

  三年(建武三年,78年),帝飨卫士于南宫,因从皇太后周行掖庭池阁,乃阅阴太后旧时器服,怆然动容,乃命留五时衣各一袭,及常所御衣合五十箧,余悉分布诸王主及子孙在京师者各有差。

  在《十王传》后段中提到用以颁赐的“五时衣”和“常所御衣”,即为前句所言阴后的“旧时器服”,均为阴太后生前穿过的旧衣服。据蔡邕《独断》,“御者,进也。凡衣服加于身,饮食入于口,妃妾接于寝,皆曰御”,因此所谓的“常所御衣”大体即是阴太后生前的常穿之服。而据文献,“五时衣谓春青,夏朱,季夏黄,秋白,冬黑”,乃“天地宗庙群神五时之服”,为礼服,故其虽为“旧时器服”,但不在“常所御”服之列,所以是文才将其单列,以示二者之别。而此文正可点明,“常所+*”物当如其字面,应为“常用”之物。

  此外,文献中还有“常所亲信”,如《后汉书·彭宠传》:

  (建武二年春之后)宠又与常所亲信吏计议,皆怀怨于浮,莫有劝行者。

  有“常所服药”,如《后汉书·邓寇传》注引《东观记》:

  (永平中,公元61-75年)训故吏最贫羸者举国,念训常所服药北州少乏……

  而该词又见《三国志·和常杨杜赵裴传》注引《魏略》:

  俨义手上车,发到霸上,忘持其常所服药。

  有“常所驻”,如《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

  有千余户,世有王,皆统属女王国,郡使往来常所驻。

  有“常所执”,如《三国志·蒋琬费祎姜维传》注引《祎别传》:

  权乃以手中常所执宝刀赠之……

  除上述词外,文献中起码还有“常所坐”“常所游”“常所调”“常所乘”“常所骑”“常所禄养”“常所居”“常所供奉”“常所饮食服物”“常所送”“常所诵”“常所著”“常所弹”等大量“常所+*”词。

  第三,从相关“常所+*”词在文献中的出现情况看,它们首先如字面所言,为生人自用,而后才有如《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等文献所载,馈赠他人使用。而在生人所用外,文献中偶有将“常所”用物进行随葬的内容,而此种行为明显又与薄葬相关。如《南齐书·武帝纪》:

  诏曰:我识灭之后,身上著夏衣画天衣,纯乌犀导,应诸器悉不得用宝物及织成等,唯装复夹衣各一(本)通。常所服身刀长短二口铁环者,随我入梓宫。

  薄葬到仅下“铁环刀”的内容,还见于《南齐书·豫章文献王传》,而其中还有“常所乘”:

  嶷临终,召子子廉、子恪曰:“……三日施灵,唯香火、盘水、(干)[盂]饭、酒脯、槟榔而已。朔望菜食一盘,加以甘菓,此外悉省。葬后除灵,可施吾常所乘轝扇伞。朔望时节,席地香火、盘水、酒脯、(干)[盂]饭、槟榔便足。虽才愧古人,意怀粗亦有在,不以遗财为累。主衣所余,小弟未婚,诸妹未嫁,凡应此用,本自茫然,当称力及时,率有为办。事事甚多,不复甲乙。棺器及墓中,勿用余物为后患也。朝服之外,唯下铁镮刀一口。作冢勿令深,一一依格,莫过度也。……”子廉等号泣奉行。

  在此类自用“常所+*”物葬于己墓的记载之外,目前我还未见以受赠的“常所+*”物用以陪葬的文献。

  从上述情况看,以“常所用”为代表的“常所+*”词汇,不仅在东汉魏晋时期实为常见——“常所用”,且将生前常用物用来陪葬的做法还是一种薄葬行为,因此曹操高陵中出土带“常所用”词的石牌,就不仅正常,且与曹操《遗令》的薄葬要求正相符合。

  从各种文献看,虽“常所+*”物偶有赠送他人之举,但其更多的还是为本人所用。我们不必因确有的馈赠之举,就否定其更多为本人使用情况的存在。实际上,目前我所见到的各种“常所+*”物馈赠,均是赠给生人,并非让他拿去随葬——馈赠与去世后的埋葬无关。而现所见到的去世后随葬“常所+*”物的记载,如《南齐书·武帝纪》,又为明确的薄葬要求,因此我们也不能因“常所+*”器物的馈赠行为,就认为某墓所出“常所+*”定为馈赠之流。

  虽我们不排除有人确会将受赠“常所+*”物埋入己墓情况存在的可能,但如前所言,目前我还没有见到类似记载。所以,在未见或未提供将受赠“常所+*”物埋入己墓证据的情况下,实不好据受赠情况的存在,就判断出如“墓中所见当为受赠所得”等这样一个缥缈的结论,并进而质疑相关墓主的既有认定。我认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无证不立”的原则,任何时候都应有切实贯彻,以无确证的“假设”、“怀疑”或“可能”去推翻既有论证的做法,实不可取——“莫须有”岂能定谳。

  需加说明的是,虽曹操高陵出土带有“常所用”标识物品原使用情况内容的石牌为首次发现,但类似情况却并非首见。如1954年在长沙市北门桂花园发掘出一座升平五年(360年)晋墓中,就出土了一枚长2.35宽12.3cm、正反面有登记墓中放置器物名称的白色“石片”。在该石片文字的后段中,特别指出墓中“随身衣物,皆潘生存所服,饬他人不得忘”,指明安葬时墓中所葬之物,均墓主生前所用。而在其所登记器物的名称之前更多有一“故”字,如“故练衫一领”、“故刷一枚”、“故银钗二枚”等等。因此这里的“故”字,就正与“生存所服”相呼应。这枚白色“石片”上的“故”,实与曹操高陵刻铭石牌以“常所用”标识其为墓主生前所用的情况一致。即,“常所用”与“故”,虽用词不同,但性质相似。

  二、“常仪”

  武家璧先生新近提出,“‘常所用’应即‘常仪’或‘常法’所用,是皇帝日常起居、听朝等一般场合使用的仪服用具”,我认为此说不确。这是因为,从前文的讨论看,“常所用”是东汉魏晋时期一个多阶层人士均在常用的“常所+*”词,并未天子专利,故很难将“常所用”与所谓的“常仪”、“常法”进行联系,更不好将其后出现的器物,直接与所谓的皇帝“仪服用具”进行联系。

  推究武家璧先生产生如是认识的原因,大体与其提出“《后汉书·舆服志》:‘天子出,有大驾,有法驾。有小驾,’此‘三驾’用在比较隆重的出现场合,一般‘警跸侍卫如常仪’可能比较简便”的错误认识有较大关系。因为无论在《后汉书·舆服志》,还是在胡广《汉制度》、蔡邕《独断》等汉代礼制文献中,均明载大驾、法驾、小驾等“三驾”代表的即是车驾规格的大小。如《后汉书·舆服志》:

  乘舆大驾,公卿奉引,太仆御,大将军参乘。属车八十一乘,备千乘万骑。西都行祠天郊,甘泉备之。官有其注,名曰甘泉卤簿。东都唯大行乃大驾。大驾,太仆校驾;法驾,黄门令校驾。

  乘舆法驾,[公]卿不在卤簿中。河南尹、执金吾、雒阳令奉引,奉车郎御,侍中参乘。属车(四)十六乘。前驱有九斿云罕,凤皇闟戟,皮轩鸾旗,皆大夫载。鸾旗者,编羽旄,列系幢旁。民或谓之鸡翘,非也。后有金钲黄钺,黄门鼓车。

  行祠天郊以法驾,祠地、明堂省什三,祠宗庙尤省,谓之小驾。每出,太仆奉驾上卤簿,中常侍、小黄门副;尚书主者,郎令史副;侍御史,兰台令史副。皆执注,以督整车骑,谓之护驾。春秋上陵,尤省于小驾,直事尚书一人从,其余令以下,皆先行后罢。

  因此不仅不存在武家璧先生所言,“天子出行,其威仪一般表现为曲直伞盖、法驾车马、长长的骑吏及随从俑队等”的情况,更不存在什么“‘常所用’警跸侍卫仪具”。也就是说,如前所言,虽“常所用”石牌等确实是曹操生前所用之物,但却难以从中看出,“这套‘常所用’戟、矛、刀、椎等侍卫兵器,代表了皇帝侍卫最简洁的组合,完全符合墓主的身份地位”。

  同样,虽石牌的发现是论证该墓墓主为曹操的重要资料,但其却难以成为“曹操墓葬身份等级的重要标志”。这就如《南齐书·武帝纪》载“常所服身刀长短二口铁环者,随我入梓宫”,提出葬铁刀二口的薄葬要求,但武帝身份却并非二口铁刀即可“标志”是一样道理。

  需要强调的是,虽如武家璧先生所论,刀、戟、椎、矛等却为当时仪卫用具,但它们同时更是当时“常所用”的实用兵器。因而在石牌明载其“常所用”的情况下,实难与“侍卫仪具”联系。

  也就是说,从“常所用”等“常所+*”词的文献考察看,包含“常所+*”在内的“常所用”之物,都应如字面所言,为当时的“常用”之物,并没有太多的什么等级、仪式等等的特殊含义。从“常所用”演变到今天的“常用”,其“所”字的消失,大体就同汉代表示天子所在的“行在所”,到后代简化为“行在”中“所”字的消失是一样情况。

  中国文物报(2010年10月15日第6版)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