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考古中国 左都御史 发帖时间: 2011-11-10 16:14:03|帖子热度:3003 |关键字: 汉朝, 匈奴 楼主
  【四海慕周】: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回顾汉时三击匈奴

  《史记·项羽本纪》中说:“先发制人,后则为人所制。”自古以来,中外在战争中先发制人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在此仅谈汉朝三次反击匈奴的战役。

  第一次反击:公元前一二七年,匈奴贵族集结大量兵力,进犯汉朝的上谷、渔阳,杀辽西太守,俘两千余人。为此,自文景之治以来养精蓄锐多年的大汉帝国采取了果断的回应,汉武帝即派年轻将领卫青统率大军自云中向西迂回,进攻久为匈奴盘踞的河南地。汉军以闪电之战术,先发制人,突袭匈奴,击败了匈奴白羊王、楼烦王,收复秦时大将蒙恬开辟的河南地,建立朔方郡,从关中移民十多万到此屯田戍边,由此不仅控制了河套地区,而且解除了匈奴骑兵对汉都长安的威胁。在此期间,卫青曾先后七次击退匈奴入侵,制止了匈奴贵族的掠夺,保卫了民众生命财产的安全。鉴于卫青的战功,汉武帝派特使奉大将军印授予卫青,由其统率所有抗击匈奴的汉军。

  第二次反击:公元前一二一年,汉武帝派年轻的骠骑将军霍去病率精兵万骑,自陇西两次出击,一次逾焉支山(在今甘肃山丹县),一次逾祁连山(今甘肃境内)奔驰千余里,数败匈奴骑兵,计斩获匈奴四万余人,迫使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领数万人来降。汉王朝便将他们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五郡的塞外,号称五属国。自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打通了通往西域的道路,为远东的中国与西方的欧洲在文化经济的交流上准备了必要的条件。霍去病前后六次击退匈奴进犯,战功卓著,不让其舅卫青,由是受到汉武帝的宠信与重用。

  第三次反击:公元前一一九年,此次出兵是历来规模最大的,远征漠北,为汉朝与匈奴的大决战。汉武帝征调了大量兵士,令卫青、霍去病各领骑兵五万人、步兵十万人及马十四万匹,分道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部队。卫青率西路汉军出定襄,渡过沙漠千余里,与匈奴单于交战。卫青立即以战车“自环为营”,并指挥五千精锐骑兵向匈奴阵地冲杀,先发制人。匈奴亦派一万骑兵向汉军猛攻。双方激战终日,飞沙走石扑面而来,两军阵容都分不清,仍互相拼杀搏斗。最后,卫青派出两支轻骑兵,分左右两翼迂回包抄单于,单于遂败退,率领数百亲骑突围逃走,汉军则追至窴颜山赵信城。霍去病也率东路汉军出代郡塞外两千余里与匈奴左贤王接战。汉骑兵冲杀勇猛,连续作战,彻底打败了匈奴东部兵,捕俘匈奴酋长八十三人,斩获七万余人。左贤王率残部溃逃,霍去病猛追不舍,直至狼居胥山才胜利回师——此即后来辛弃疾所说之“封狼居胥”也。这次大战匈奴损失八、九万人,大漠以南,再无匈奴之“王庭”。汉军也死了数万人,马十多万匹。总之,双方都损失严重。可是汉军胜了,匈奴却败了。从此,匈奴远遁,塞北漠南不复有单于政权,匈奴已是“牧马中原空有梦”了!

  三次反击匈奴的战争是正义的,是战进攻,采取的是先发制人的战术,既集中优势兵力歼敌,同时又运用大胆穿插迂回包抄的打法,切断匈奴与别的民族的联系,并派人联系其他国夹击匈奴,从而收到了良好的成效。只是在如何看待汉武帝反击匈奴的事情上,历来都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方认为大规模的出击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造成了国家的虚弱;另一方则认为,在匈奴的侵扰危及汉朝之安全时,就应坚决反击。由是,后世每遭外患,上面两种观点就都会得到回应:主战派坚决要求抵御外辱,主和派则引用历史先例,认为求“和”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但是我们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上来看,从没有“战、和”一是一非这样一个简单的公式,而应当依据具体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汉初,天下继秦末及楚汉之战,国势疲敝,民心厌战,若在这时轻易对外使用武力自然不合时宜,故吕后、文帝皆以忍让和亲之策对匈奴。可是匈奴贵族却得寸进尺,以为汉室软弱可欺,屡犯边境,每每一岁掳人多达万计,甚至威逼至距长安不远之地。倘若至此仍一味退让,则国家焉有安宁之日?而且经过前几代皇帝的六七十年休养生息之后,汉朝国势业已大为振兴,具备了对匈奴进行大规模反击的能力,于是汉武帝毅然决定实行战略反攻,发动了上述三次大规模出击,基本上平定了匈奴这一外患。

  虽然,抗击匈奴的确劳民伤财,但若不进行反侵略战争,那么国家就会为守边而征收大量赋税,老百姓也要为戍边而长期承受巨大之负担与牺牲,整个帝国皆将处于外患笼罩的阴影之下。对次,我们可以看看宋代的历史教训。宋代在最大的投降派赵官家之主使下,一味对金委曲求全,甚至不惜堕落到向金称臣,并岁贡数十万布帛、数十万银两以及割让大片土地,虽有宗泽、岳飞、辛弃疾等人亦只能徒叹奈何,“山河破碎风飘絮”,只留下零丁洋的叹息。从宋至晚清,中华民族倍受外患之苦,一味妥协投降,不思集中力量来抵御外侮,结果一再引来亡国之祸,教训诚可谓惨痛!不过,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对外用兵不仅要谨慎选择时机,也必须量力而行。即以汉武帝征讨匈奴来说,经过三次大规模出击后,尽管匈奴遭到了巨大打击,但汉朝也有相当大的损失,此时本应立即停止使用武力,以恢复国力。可是好大喜功的汉武帝却一味继续以武力来解决问题,不断拓土开边,这不但日益加重了人民的负担,也使几十年积累起来的国力被无谓地消耗,虽然其晚年也为此而反悔,却已天不假年矣——而后来汉朝廷还要再对匈奴采取和亲之策,所以才有昭君出塞。因此凡事皆应有度,以免过犹不及,如果不懂得适可而止,恐会使事情朝相反的方向转化,岂可不慎之?

  这一点,唐太宗李世民就做得很好。大家可以去看《资治通鉴·唐高祖武德九年》的“突厥进逼京师”,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如果李世民部署军队,即使决战唐军也一定能够取胜,然而他却采取了与突厥媾和的行动,没有诉诸战争。这是因为,如若发动决战,势必多有所杀伤,这不利于唐朝国内在经过长期的战乱之后需要恢复生产与修养生息的大局,也不利于最终彻底战胜突厥的长远利益(唐灭东突厥之战将另文评述)。由此可见,在做一件事情之时,不应贪图眼前的局部利益,而要从整体的利益和长远的利益着想。唐太宗就是这么做的,于是终于在贞观四年亡东突厥,为唐朝清除了一大外患。我们今天建设自己的国家,诚当如此!

  【渔夫20】:对于卫青

  征匈奴,我没有什么想法,这是正常的反侵略,守卫国土的战斗。但霍去病,率万余骑兵,无后方作战,奔袭数千里。有没有必要,是不是正义,我很怀疑。

  首先,有没有必要。诚然,他这样的奔袭,给匈奴的打击是相当沉重的。但他能把匈奴消灭干净么?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一直到东汉,匈奴仍旧是汉的重大边患。汉武帝即使后来连续发动对匈奴的打击,都无法根绝匈奴对汉的威胁,更不要说卫去病那样的千里奔袭。所以治国之道,不在于外杀伤外敌,而在于富国强民。自己强大了,敌人自然不敢要侵犯。唐之所以除了唐初的突厥以外,以后一直没有大的边患。我想最重要的一点是唐自身的强大使得外族不敢觊觎。汉武帝穷兵黩武,给子孙留下满目疮痍的江山。他活着一直欺负人家,死了子孙受人家欺负,靠和亲过日子,也是难免的。如果不是匈奴内部分裂,汉不知要挨多少打。就这样,直到汉未还有蔡文姬唱《胡笳十八拍》呢。我觉得我们看汉朝,不能只看到汉武帝时,欺负别人时的得意,而看不到后来被欺负时的凄惨。

  其次,霍去病的战争是不是正义。他的千里奔袭是无后方作战,他凭什么来养活他上万名骑兵,唯一的办法就是掠夺。所到之处,大约不分兵民(不过,匈奴是全民好像是皆兵的),也不分老幼,有没有战斗力,只管一路杀过去,抢过去。我们的历史只记载他的功绩,没有记载他的杀戮。或者把杀戮当功绩记载了。但我们只要想一想,万余骑兵,一路抢掠,是什么情景?

  中国军队一向讲究所到之处对百姓秋毫无犯,这样的军队才称为王师,称得上正义。霍去病的军队恐怕很难称为王师吧。

  那个“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阴山,是汉的屏障,却也是匈奴的生存根据,我们夺了固然痛快,匈奴失了,却连生活都无所着落,史载“匈奴失阴山之后,过之未尝不哭也”。

  所以在匈奴看来,他们抢夺阴山也是正义战争。

  倒底谁是正义的,还是谁强谁说了算。

  【子曰者】:拜读了!

  君的文章更多的是由军事战略上在论述汉匈之争,对于延绵几十年的战争,更主要的是从战术上在着眼。在这一点上,我只想说一点的就是:汉武帝对于战争本质上的认识,和他对双方力量对比上的准确的把握。从高祖被围,到匈奴单于修书侮辱吕后,甚至于在往前至战国、强秦之时,在战略上,汉族社会对于北方的游牧民族基本是采取守势。而真正改变这一势态的,正是汉武帝。

  当时以及后来,很多人都批评他好大喜功,用力过度,以至造成王朝内部民疲国伤,甚至有很多人说西汉的崩溃,根源就在他的所作所为。这是错误的!如果大家仔细去研究一下,长期产生的北方边患对社会造成的影响,而且这种边患又是一直以来就是在表面上以定居农耕为主的华夏民族处于守势;那么就会知道,当某一个北方欧亚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形成强势的统一趋势,而这种趋势对定居文明产生反复冲击而威胁到根本时,应战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在对匈奴的战争中,汉武帝也许犯下了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他的决策是正确的。

  至于说道,那以后的北方边患依然延绵不断,这不是某一个人应该和能够去承担责任的。因为这里面更多的是自然因素在起着最大的作用。定居文明对游牧文明的蚕食,受着技术和自然环境因素的约束,它的缓慢而坚实的推进脚步,不可能跨越戈壁和沙漠,一旦来到这种对人类而言,是无法逾越的障碍时,两种文明的天生的对抗就进入到拉锯之中。并且由于游牧民族天生所具备的机动特性,以及游牧生产方式的特定性质,所以在历史中很长一个阶段里,战争的战术上的胜利天平往往是倾斜向他们的。

  另外,匈奴的失败和远遁,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一直被人们所忽视的;那就是自然气候的变化。通常情况下,游牧文明对农耕文明的冲击,是一种常态。这是因为游牧这种经济模式,对于自然环境的变化十分敏感,气候的细微的改变,就会造成对这种经济模式巨大的伤害,而每当这样的情况出现时,他们就会发起对更稳定,对环境的影响不是那样敏感的定居文明的冲击,因为他们必须需求自身的生存!而当是时,汉王朝正至经济,军事,国力的顶峰期,匈奴无法突破汉王朝的防御,并一再受到这个强大的王朝的沉重打击,所以就和水一样,很自然地就朝向压力更小的方向流去;这就是跨越广袤的欧亚大草原,把力量和压力转在已经接近自己生命的尾期的罗马帝国身上。所以你不能说一个游牧民族会彻底失败,因为古代世界有足够广阔的空间去让他们游曳。你只能说是赶走了你自己家门口的狼,而不是将狼群消灭了。汉王朝在取得对匈奴的战争胜利的同时,也一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样也已经没有能力去再一次接受同样强大的挑战。

  站在历史的角度,这样的战争并不存在什么正义与非正义的价值取向。匈奴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它的不断对南面的定居社会发起冲击,是它的社会特性所决定了的;而且还必须弄清楚的一点就是:究竟是他们在侵占和蚕食定居社会,还是反过来?他们是在主动攻击,还是在被动还击?这一点在研究历史,尤其是如华夏文明与来自它北方几千年几乎从未间断过的挑战、应战历史时,是非常关键的。

  我还是要说的是:战争永远是实力的对比,是社会经济实力的体现。匈奴对汉的失败,以及后来匈奴王阿提那在对罗马帝国的一次次伟大的胜利,还是要在他死后,他所建立的军事王国便烟消云散,就是最好的证明。当游牧文明在中古时期到来时,对世界定居文明的冲击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同时也正是这种文明模式最终消亡的时候。要么失去自己的民族生理痕迹,要么接受对手的社会模式和经济模式。时至今日,游牧文明所存下的不只是一些残破的点滴化石吗?

  【渔夫20】:子曰

  我觉得你的观点是矛盾的。你不能因为汉武改变了汉民族对匈奴的战争态势,由守入攻,就说他是准确的。你说北方欧亚大草原的强势成统一趋势,会威胁到农耕民族的根本安全。我不否认这一点,后来的历史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汉武帝的进攻能不能改变这一状态呢?

  不能!

  广袤的欧亚大草原那时的农耕民族是绝没有能力所能控制的。汉武帝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进攻时,所得与所获完全是不成比例的。匈奴依凭着广阔的地域空间,有着极强的再生能力。汉武帝耗尽国力企图一劳永逸根本是一个空想。

  如果汉武帝不作过多的妄想,只是打至阴山(现在的大青山)南麓,扼住那个咽喉,屯兵牢牢地守住。住匈奴失却生存根据地,也必将远遁。所以当时对匈奴的政策,还是应当以守为主。攻也只是为了更好地守。

  汉武帝对战争本质把握没错。但整个的战略思想是错误的。彻底地消灭匈奴是不可能的事,那就只能攻到最佳位置,便进入守势。而不是一二再、再二三地出兵追击匈奴。直至国库空虚,百姓穷困。于是西汉王朝江河日下。

  百多年以后,就是匈奴灭了西晋,入主洛阳。

  还有霍去病的西征,如果是为了配合卫青在正北夺取阴山,牵制匈奴的兵力,那应该说这个战略是对的。但似乎不是这样,他只是独自带兵远征的(我没这方面的资料,谁有查一下。霍去病西征,正北方向是不是另有战争部署。不过就算有,这样的迂回也太大了。)这样单纯的军事行动,我看不出有多少实用价值。更何况,西北一路,由于道路遥远,隔绝沙漠,再加上地势险恶,陕晋地区多山,游牧民族的骑兵发挥不了优势,根本不可能威胁汉的安全。所以从西北一路进兵,有没有必要,真的很难说。

  如果非要挖掘一点汉武帝进攻匈奴、霍去病西征的意义的话,那就是他们的行动对汉民族打了一针强心剂。汉以前,汉民族很少与北方的游牧民族有大规模的作战。直到汉武帝,才建立赫赫武功。民族的自信由此建立起来,直到现在,我们尚在称颂当年的强盛。至于其他的意义,我看不出来。

  而这汉武帝是不会想到的。

  另外,你说,“当游牧文明在中古时期到来时,对世界定居文明的冲击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同时也正是这种文明模式最终消亡的时候。要么失去自己的民族生理痕迹,要么接受对手的社会模式和经济模式。”

  这个例子其实在中国演绎得最多,不必举国外的。

  五胡乱中华,这五胡基本都是游牧民族,到了中原地区,就自觉与不自觉地接受汉民族的文化。其中鲜卑的拓跋氏接受得最多,其统治也最长久。后来的,元明两代也是如此。

  元接受得比较少,虽有耶律楚材尽力推行,但朝庭的体制等只是接纳一部分汉的礼制,且不大肯接纳汉民族的士,最上层的统治完全由蒙古人自据。然而其在中国地区的统治没能超过百年。

  清比较聪明,入关之前就大肆宠络汉的士子,许多地方采用汉制,重用范文程等汉民族的士子。入关以后,又强调满汉一体,逐渐融入汉民族的文化之中,被汉文族同化。所以虽然是满族爱新觉罗氏做皇帝,但统治汉民族的还是汉文化。是汉同化了满,而不是满同化了汉。

  其实这样的例子很多,宋时的辽、西夏、金,都是这样的。这三国后来跟宋的对抗基本是同文化的对抗,加上经济力量相差不远,所以成鼎足平衡之态是很正常的。现在我们说宋弱,其实不过是以宋为正统思想在作怪罢了。

  由此看来,汉对匈奴的进攻有没有必要,更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了。

  汉民族的文化有如此强大的生存力和同化能力,为什么要害怕外来民族的侵入呢?他们来,大多只是给汉文化注入更多新鲜的活力与内容(这就要说到唐了,唐以它的自信与雍容,张开怀抱,接纳四方来客,让自己变得更加丰富博大。)我们要赞美的只是反抗暴力,而不必为那一家一姓的江山惋惜。

  【四倍火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外族入侵时,皇帝当然紧张了,威胁到他的统治了嘛。至于能不能反击,关键要看祖宗给你作好底子了吗,再就是看皇帝自己有没有本事。所以说,对于中国古代这种高度集权的君主制度来说,战争只是皇帝的意愿,胜负与否主要看皇帝的治国能力,卫霍的军事成功关键还是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王朝。国家实力膨胀,必然会扩张,中国疆域从黄河流域扩大到现在的规模,都是历代强盛之时扩张的结果。当年卫霍深入不毛之地追击匈奴,经过的地方不适合农耕,否则也会并入汉王朝。古代中国的生存环境决定,要想立国,经济和军事必须并重。汉唐之所以称雄,经济固然强大,更主要的是军事能力惊人。单纯的所谓同化能力,吸收能力不可能造就四夷来朝的汉唐盛世。而军事能力的强大与否,关键要看皇帝的执政方针。宋朝前期,中国的经济也是空前繁荣,但是宋太祖吸取唐亡的教训,采取重文轻武政策,导致中国从此失去了对抗游牧民族的优势地位,乃至成为被统治者。以古论今,军事现代化乃我中华民族实现复兴必经之路,经济军事都强大了,我们才有资格重复祖先的豪言壮语: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微妙玄通 道监察御史 发帖时间: 2012-2-23 18:59:23|帖子热度:3003
沙发
     汉击匈奴,不能否认和怀疑它的历史功绩,这点在中国古代文人的作品中已有许多阐述。
   而至于“汉民族的文化有如此强大的生存力和同化能力,为什么要害怕外来民族的侵入呢?他们来,大多只是给汉文化注入更多新鲜的活力与内容(这就要说到唐了,唐以它的自信与雍容,张开怀抱,接纳四方来客,让自己变得更加丰富博大。)我们要赞美的只是反抗暴力,而不必为那一家一姓的江山惋惜。”
这样的神论希望还是少一些好点,若依此说是不是二战时也让倭人来注入点新鲜的活力?
tala_bater 独立撰稿人 发帖时间: 2012-5-16 23:49:08|帖子热度:3003
板凳
夏民族即上古蒙古人的祖先,也就是夏朝的建立者夏禹的後代夏後氏的子孫胡人即匈奴的生命力是旺盛的,他們雖然在漢代被種族清洗,但是西征的胡人即匈奴在歐洲建立匈奴帝國,東征的胡人中古時代天之驕子的蒙古人,在成吉思汗的領導下,震驚了世界建立了地跨歐亞大陸的蒙古帝國!

点评

不敢苟同,蒙古人是蒙古人,夏人乃是华夏先民,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 10:23
-菀卿- 白丁 发帖时间: 2012-6-2 10:23:11|帖子热度:3003
地板
tala_bater 发表于 2012-5-16 23:49
夏民族即上古蒙古人的祖先,也就是夏朝的建立者夏禹的後代夏後氏的子孫胡人即匈奴的生命力是旺盛的,他們雖 ...

不敢苟同,蒙古人是蒙古人,夏人乃是华夏先民,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点评

呵呵!世界上還沒有第二個人對此研究如此之深,你當然不敢苟同了!不過你不會也不可能否定司馬遷關於“匈奴是夏后氏的子孫”吧?那就也否定不了我的結論!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2 16:27
-菀卿- 白丁 发帖时间: 2012-6-2 10:29:31|帖子热度:3003
5#
无论卫青霍去病,出兵匈奴均是正义且必要的,阴山脚下的河朔草原本是秦时失地,收复失地自不必说;至于河西,亦并非匈奴人固有,那本是月氏人故土,你说匈奴失却祁连山后六畜不得繁息,却要让头颅被匈奴人做了酒杯的月氏王情何以堪?!再,身为汉人,思考问题不从本民族出发,反倒一味圣母光环普照大地为侵略者唧唧歪歪辩解不停,真不知这种无私无畏又无知的精神是从哪里来的啊!河西地处丝路要冲,乃是连接西域各国必经之途,其地东向更是直冲长安,好像一条长长的手臂伸向汉地腹心,此地掌控在匈奴手中,何异于太阿倒持,以剑柄与人而任其宰割?!所谓霍去病出兵匈奴毫无必要之奇谈,实乃大谬也!

点评

胡人即匈奴是夏后氏的子孫,而夏后氏則是大禹即夏禹的後代,而夏禹是夏朝的建立者,否定匈奴即胡人,就等於否定夏朝,而夏朝曾經統治中國長江黃河流域。那麼,其後人匈奴即胡人,是侵略者嗎?他們只是想重新回到故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7-4 09:33
-菀卿- 白丁 发帖时间: 2012-6-2 10:32:47|帖子热度:3003
6#
愿如此罔顾史实不分善恶之神论,还是越少越好的为妙!

点评

夏人胡(匈奴)人的语言是蒙古语 http://www.kgzg.cn/thread-102589-1-1.html 你如果能推翻就算你能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2-22 21:57
tala_bater 独立撰稿人 发帖时间: 2012-6-2 16:27:44|帖子热度:3003
7#
-菀卿- 发表于 2012-6-2 10:23
不敢苟同,蒙古人是蒙古人,夏人乃是华夏先民,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呵呵!世界上還沒有第二個人對此研究如此之深,你當然不敢苟同了!不過你不會也不可能否定司馬遷關於“匈奴是夏后氏的子孫”吧?那就也否定不了我的結論!
tala_bater 独立撰稿人 发帖时间: 2012-7-4 09:33:04|帖子热度:3003
8#
-菀卿- 发表于 2012-6-2 10:29
无论卫青霍去病,出兵匈奴均是正义且必要的,阴山脚下的河朔草原本是秦时失地,收复失地自不必说;至于河西 ...

胡人即匈奴是夏后氏的子孫,而夏后氏則是大禹即夏禹的後代,而夏禹是夏朝的建立者,否定匈奴即胡人,就等於否定夏朝,而夏朝曾經統治中國長江黃河流域。那麼,其後人匈奴即胡人,是侵略者嗎?他們只是想重新回到故土之上!
tala_bater 独立撰稿人 发帖时间: 2012-12-22 21:57:20|帖子热度:3003
9#
-菀卿- 发表于 2012-6-2 10:32
愿如此罔顾史实不分善恶之神论,还是越少越好的为妙!

夏人胡(匈奴)人的语言是蒙古语
http://www.kgzg.cn/thread-102589-1-1.html
你如果能推翻就算你能耐
nwjuc 书童 发帖时间: 2014-5-22 23:56:09|帖子热度:3003
10#
希望大家踊跃发言,我顶先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