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 QQ空间
  • 发帖
  • 回复
  • 收藏
金石 考古学专业人士 发帖时间: 2012-1-27 17:34:17|帖子热度:3427 |关键字: 唐周护碑, 周护碑, 昭陵, 碑石 楼主
考古与文物 1983年第2期

唐周护碑——昭陵新发现碑石介绍之三 孙 迟

  周护碑系1964年冬发现,1974年始出土,现陈列在“昭陵碑林”。周护其人在唐史中无名,他在昭陵陪葬。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九月二十五日史馆奏列功臣姓名中有周护,列第三等,有的资料中误作周仁护或周护仁。因碑出土才得到纠正。
  周护墓在昭陵之南约九公里的平原上。碑在墓南50米处,距地面1.2米。从出土情况看,当在倒扑时从中间断裂。但断裂处还未错开,碑面向南侧卧土中。原先右侧露出地面时间较长,被风雨剥蚀与遭受敲击而残损。其余的一大半,字迹如新刻。碑首六螭和左侧减底蔓草花饰,保存比较完好。

1.png

图一 周护碑拓本(局部)

  碑身连头高3.7、中宽1.07、厚0.33米。座已佚。碑圭篆书“大唐故辅国大将军上柱国襄公之碑”,三行,行五字,碑文共约三十二行,后面约有六行大部分漫漶,不可卒读。前二十六行存字完整,行有八十四字,唯断裂处偶有残缺。碑为许敬宗撰文,王行满正书。立碑年月已不可考,按碑文记周护葬于显庆三年(公元658年)四月,则建碑亦当在高宗当政的中、后期。

  现录碑文于下:

  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上柱国嘉川襄
  公周君碑文并序  侍中太子宾客弘文馆
  学士监修国史上柱国高阳郡开国公许敬宗
  撰    门下录士王行满书   

  盖闻有道可尊,二八光于帝载;有功可大,四七构于皇业。建国者由之以成务,兴化者凭之以入神。是故元首末肱,事符一体,补天立极,咸资十乱。若乃智协昌运,经著经纶,推毂远图,驭日车而。披榛霸邸,张乾宇而纽星辰。内总五兵,外兼四岳,跨前修于绝代者,其在嘉川公乎!公讳护,字善福,其先汝南人也。昔[炎]行中圮,随运济江。八叶祖思齐,从宋高帝平姚氏于关中,留镇京师。陷于赫连勃勃,因而仁魏,家于华州。缅惟西伯配天,掩荒岐而纪号。北军绾玺,遂安刘而著勋。丘园不拔,变体大易之贞。仁孝兼弘,盘履先王之躅。或有移书介子,□禁火而销讹。托好老生,传清净而敦俗。由兹以降,擅汝颖之多奇。代袭英贤,为中州之贯族矣。曾祖仰,后魏广平郡守、度辽将军。从武帝入关,仍为西渭州刺史。时逢运缺,情笃岁寒。巨猾蛇吞,追皇舆而纵镝。□位鹿走,执戎羁而拥树。扶天驷,幸达神皋,鼎祚少延,君致力。祖庆,周开府仪同三司、许州司马、上蔡县公。茂功华胄,家承宠禄,忠臣遗烈,门济英猷。赞务匹海沂之康,开国协龟蒙之祉。父儒,隋仪同三□□□四骠骑将军、渠州刺史、金紫光禄大夫、乐陵郡开国公。府陷沙漠,牙列从骠之侯。州带星桥,俗咏中和之乐。既而道光遗白,训阐近朱。义方所渐,知高门之可验;闻礼有徵,信后大之无忒。公擢英芳御,发浚灵源。由琬□□丽昆峰,□珠玑之耀清汉。克岐自绮,不弄在髫。控竹为军阵之娱,怀橘作爰书之戏。机神迥秀,风韵早奇,州党兢称,声望俄远。离经辩志,凌蹂佩彘之曹。习艺取睽,含孕吟猿之技。论兵则千里制胜,学剑则万人非抑。前瞻寇耿,每用自方,远鉴崔庞,谓为无愧。交则一时雄杰,谈必四海名流。负佐命之才,怀济时之略。睹麟初泣,悲丧乱之方始,闻鸡起舞,喜风云之可期。故知伊吕降生,非夏殷之器,关许载育,实汉魏之资。兆发冥符,诚不虚矣。仕隋起家□左亲侍,仍迁大都。炀帝亲董戎律,问罪辽东,公执戟前驱,邀功海北。授朝散大夫,除左御卫鹰扬郎将。既乃大盗群飞,中原瓦解,丘墟遍于宇宙,黎庶尽于兵荒。清惊南巡,同苍梧之有去;宸辰北旷,类永嘉之乏主。俄而,圣历龙兴,神兵电发,有次河曲,将定关中。公赴八百之期,膺三杰之运,杖策而谒天子,借箸以算诸候。一见 龙颜,即同鱼水。蒙授正议大夫、行军总管。即从戎麾,先开右地,亲当矢石,首定京都。牧野既清,隆周之命斯集;咸阳先据,大汉之业斯成。上宣天地之功、下预山河之誓,方之自昔,莫之与京,转授银青光禄大夫。太宗光启代藩,肇开莫府,文武寮属,妙选贤能,擢公为左统军。于时薛举久跨汧陇,屡窥畿甸,兵逾齐万,气盛隗嚣。再从元戎,频破凶丑,加授柱国。四年,刘武周北引荤戎,南侵汾晋。既袭韩王之寇,方挻代相之祸。复从讨平,用静氛祲,转授上柱国、内马军总[管]。王充负固嵩洛,拥甲周韩,结援江淮,连纵赵魏。既擅董卓之威,方肆王弥之毒。蓄徒养锐,有志扣关。诏元帅秦王亲致天罚。窦建德以辅车叶契,唇齿共忧。乃罄三晋之兵,越九河之险、凶逾僭石,众等伪燕。将解金[墉]之围,忽至城皋之口。公从干戈,东西奋击,神谋一运,妖寇两擒。大略之勋,允归英勇,封嘉川县开国侯。寻进为公。加位三品,以彰殊绩。九年,太宗御极,迁左千牛将军。栏锜职修,宣条是寄,出为黎州刺史。历徙黔□二府都督。遗爱在甿,去思彰股肱之郡;清风成颂,来墓结巴渝□讴。十□年,又为右武卫大将军。廿一年,奉 敕于洛阳留守。廿二年,转右监门大将军。永徽二年,授右武卫大将军。三年,转右武侯大将军。其年,奉 敕□□职望优隆,体局详正。久参八校,端肃可嘉。兼牧三州,情寄斯在,可检校洛州刺史。四年,徙左领军大将军。又特令检校东宫左右厢宿卫兵事。公拥旄藩翰,冠王赵之能。巡卫禁闱,彰辛李之效。是用风□允洽,眷遇□隆。六年,降诏曰:周室命官,膺爪牙者方邵。汉朝启运,预心腹者良平。命卿之□攸归,御侮之寄斯属。左领军大将军护,体用沈远,操履贞正,宣效出内,绩著艰虞。可迁左骁卫大将军,进封嘉川郡公,食邑二千户。显庆□年,銮驾东幸。公侍卫辇跸,并从储闱。通籍两宫,远届瀍洛。以季□谢□礼及悬车,乃抗疏辞荣,用全止[足]。诏曰:冯异崇让,功披荆棘。田豫知止,情安钟漏。前史称其高致,昔贤以为美谈。左骁卫大将军护,□□强确,体局沈整。府朝初建,早蒙驱策。勤表艰虞,诚著始终。亟剖符于万里,屡□□□□□□及悬车,表求致仁,宜加优秩,遂其雅怀,进位镇军大将军,禄赐等并同京官职事给,仍朔望朝参。于是栖闲素里,养性虚室。释荣利于人间,任逍遥于物外。散黄金而命□,览玄经而纵心。细柳甘棠未(下泐十字)掩桑榆之晖。以其年十一月九日遘疾,薨于私第。春秋七十有五。圣情轸悼,数日辍朝。丧事所须,并令官给。兼赐东园[秘器,吊□殊伦。惟旧思贤,又加追赠。诏曰:□庸会旧□□□规(下泐十三字)厚干□□□委质□霸府,夙属勤诚,入典禁□□□□□□□□外,咸著声绩。奄从化往,有悼于怀。可赠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赙□□七百段、米粟七百石。葬事(下泐廿二字)方监[护]丧事。以显庆三年岁次戊午四月癸丑朔九日辛酉部葬昭]陵。既而□名(下缺十九字)山□□□府纳海量(缺二十字)之外盖□自矣。然蒙轮扛鼎之材□绝彼人类喎喏鹏之翼,历昏季之朝,韬管乐之光,伫会昌之远。及义旗兵起,□□□以若归□□业肇基(下缺十字)草昧□著(下缺六字)五臣(下缺八字)作镇,望四岳以临藩。疏社锡珪,跨五候而建国。宣威禁旅,必以忠信是称。敷政王畿,屡以循良见赏。方图金契,像□云台。岂直一代□臣,(下缺三十九字)期方筑祁连之山,宜旌兰菊之美。□凭实录,勒此丰碑。其词曰:(以下六行全泐)

  碑称周护“家于华州”,却仍以汝南为郡望,这在唐人碑志中是常见的。但是,周碑的此段文字记述、关连着重要的历史事件:碑文追述周护的远祖曾随晋室南渡,即所谓“昔[炎]行中圮,随运济江”。史称晋以火德王,故知所缺一字为“炎”。碑云:“八叶祖思齐,从宋高帝平姚氏于关中,留镇京师,陷于赫连勃勃,因而仁魏,家于华州。”公元417年,宋高帝刘裕克长安,灭了姚氏后秦,以他的儿子刘义真为雍州刺史,并“留腹心将佐以辅之。”周思齐即留镇京师。后来朱龄石代替刘义真,公元418年11月,匈奴族赫连勃勃攻长安,朱龄石焚长安宫殿,奔于潼关,周思齐陷于赫连勃勃即在此时。后来,勃勃的夏政权为北魏于灭,思齐于是仁魏,因而家于“华州”,汝南周氏原为“中州贯族”,从晋室南渡,又从刘裕北上,遂定居华州。在南北朝时期的社会动乱中,贵族尚且如此,平民百姓流离失所之苦,更可想而知。

  碑又云:“曾祖仰,……从武帝入关,仍为西雍州刺史。”系指北魏孝武帝元修太昌元年(公元532年),被斛斯椿胁迫,从邺(今河北省临漳县境)入关一事。(见《魏书·斛斯椿传》)思齐与仰,均不见于史书,但碑文所记与史实相符。从这些记载,可以证明周氏的祖先,虽系“中州贯族”,而在拓拔魏政权中,已属统治阶级上层分子。及至周护的祖父在北周,他的父亲在隋,政治上就已经衰败下来了。

  周护“仁隋起家□左亲侍”,当是因其父的官阶以“门资入仕”的。隋制有卫府,领亲、勋、武三侍。以军功起家的官僚贵族子弟,很多人不因科举入仕,而以“门荫”为“亲侍”或“备身”等进入官场,周护即是一例。又按碑文所记,周护享年为七十五岁,卒年在“显庆□年”,下文曰:“鸾驾东幸”,应是显庆二年(公元657年)。据此推算,应先于北周建德二年(公元573年),及隋炀帝即位之年,周护应是三十二岁。其“起家”时如果是二十岁,则约在隋文帝开皇十七年。碑文又曰:隋炀帝用兵于辽东,“公执戟前驱”,是大业八年(公元612年)以后的事。其时,周护已四十多岁,距其“起家”时,相隔约二十年了。碑文还说周护在辽东战场上“邀功”,始得授朝散大夫(文散官,从五品),除左御卫鹰扬郎将(正五品)。这是周护在隋政权中得到的最高官位。当然,从左亲侍一下子就高升至五品是不可能的,中间必然还有迁转晋升而碑文不载。但是,从周护不能承袭他父亲的郡公爵位这一点来看,已可证明他失去隋炀帝的宠信,因此说,周氏己成了一家破落的官僚贵族。

  周护在唐政权中也算元从功臣,碑文列述官职勋爵比较详细,但从中看不出有什么赫赫战功,炳炳政绩。晚年多在皇宫宿卫,正如碑文所评价的:“宣威禁旅,必以忠信是称。敷政王畿,屡以循良见赏”。唐初功臣中,类似这样的人不少。贞观、永徽之际,虽然给了功臣们优厚的待遇,但却不让他们历台辅而参与朝政要职,即不任行政职务。唐太宗曾说,选贤任能不以资历,择官以才不以亲疏,实在是一个正确的用人政策。此碑为唐代著名文人许敬宗撰文,许曾修国史,长于写碑文。昭陵墓碑中有《程知节碑》、《马周碑》、《李靖碑》、《尉迟敬德碑》等,都是他撰文,而且均收入《全唐文》一书,惟有《周护碑》文未录。又据宋以来各金石学著录均未收此碑目,已可证明此碑早在宋初或更早些时,即已倒扑入土。
  此碑书法精劲秀丽,应列初唐书法上乘,而过去很少有人注意。书碑者王行满,生平事迹不可考。所存书法作品有:《洛阳圣教序》、《韩仲良碑》,均见于清王昶《金石萃编》,加上《周护碑》共有三碑。可异窦众《述书赋》广收同代及前代书法名流佳作,并为之品题,而竟不及行满。晚后一千多年,始有人极誉行满书法曰:“观其用笔端方绵密,俾有姿致,不在遂良之下”。细验周护碑,即可知此说不妄。行满书法能在“端方”之中现出古朴苍劲的功力,给人以庄重大方的感觉;“绵密”之外,又有开朗而不松散,雍容而不板滞的意趣;结体修长,方正得体,字画纤浓疏密适度,可称书法大家。然则,行满为什么名不显于时呢?观其所书三碑皆署衔“门下录士”,从七品上阶而已。很明显,官小职微,故其书法不为当时人所重视。
  此碑雕饰与昭陵其它诸碑相同,惟其形体约与李靖碑相等,竟高于房玄龄、马周、温彦博等碑。唐史中谓尉迟敬德的功劳与李靖相仿佛。唐太宗曾定房玄龄为一等功臣,而马周温彦博等又都身为宰相,又都是贞观名臣。其声望高于周护者远矣,而其墓碑形体却比周碑差小;同时,周护碑比嫡出的长乐公主碑、庶出的清河、兰陵两公主墓碑等,也要高大得多。这在等级禁严的封建时代是不多见的现象。这说明在唐初贞观、永徽年间,功臣们可以享有更多的特权,甚至可以超越朝廷的一些规定,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关于账号】考古中国不开放注册,但您只需发一封账号索取邮件,即可获赠注册码,并附虚拟金币50枚,以便下载资料所需。联系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内容】考古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与有盗墓、文物走私、文物破坏有关的图文,一经发现删除ID,情节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处理。举报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关于版权】考古中国发布的阅读材料、下载文献均系网络整理而来,如果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邮箱:1343997913#qq.com

回复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考古中国网 探索发现之旅
文博文保主题网站 全民文保 珍惜中国

考古中国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